我与你的爱在围城

牵手(网络图)

1.

太阳像个火球,呼哧哧地燃烧着天空,热的厉害。

赵粥粥小姐戴着口罩,打着伞,趟在热浪中。不是汗津津的热,空气中干干的,燥燥的,烫烫的。

这个城市还是一如往常地令人欢喜不起来。打开天气预报,天气晴朗有蓝天白云必定是轻度污染,如果看起来雾蒙蒙那肯定是中度污染,偶尔还有像染了毒的重度污染,全国倒数十以内的空气质量差真是名副其实。出门必堵,百米之内不是修路就是盖房,再加上乌压压的人群和车辆,想必在卫星云图看应该是满目疮痍的城市。

那天在公交站,看着川流的人群,赵粥粥脑海中突然冒出了围城两个字。

赵粥粥没有看过钱钟书的《围城》,可就是执拗地开始觉得自己脚底下的这个城市越来越像围城。

越来越多的人想进来,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想出去,大家不停地冲啊冲,却始终在城之外。

那天吃饭聊天,朋友讲了个真实的笑话,说他的一个朋友,毕业了想来这找工作,斗志昂扬地来这面试,可是第一天结束就回去了,问原因,答这里的公交车太挤了,挤得人受不了便回去了。

大家笑,为这个奇葩的理由笑的痒不可支。却又从内心里觉得悲哀,我们天天挤,天天挤,却依旧在这里。

赵粥粥小姐与杨饼饼先生半开玩笑地说,我们逃离这个城市吧,房租又贵物价又高空气质量又差到极点,工资又低。

好啊,我们回家吧。

回家干嘛,你愿意回去么。

愿意啊,回家种地吧。

这样的对话总是在某个顿点出现,可是又总也是说说。

2.

在这三五年的时间里,这座城市的城中村已经全部拆迁完毕,与之而来便是他们这些外来人口不得不付出更多来寻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迁入小区居住环境却并未改善多少,反而发现比以前更没有安全感,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扫地出门。

昨天同事她租房的价格,赵粥粥问是房租到期了?答房东要把房子卖掉,赵粥粥摇摇头一脸同情。介绍自己所住小区的情况,安置房,房子多可人流量也大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房租也不便宜,房东不愿意签长期合同,每过一年每月房租都会涨好几百。

同事听了摇摇头,便说想搬西边,偏远点,只要离地铁近一些就会,房租也会便宜些。

赵粥粥点头,并答应问下其他西边的朋友,看看行情及房源。

毕业时间不长的我们,工资不如农民工高,一半甚至更多的工资都拿来交房租,除去其他开支,手里剩下的了了可怜。每月累成狗,却不过为房东打工。

赵粥粥有时候想到这儿,会免不了的心灰意冷。想给自己找点希望,问说会不会再奋斗十年会好一些?

可是跟朋友聊天,又不得不承认这有些妄想,看看自己前面的前辈们,他们恰恰是奋斗十年之后的自己,又不觉得他们的生活要好一点,有一些甚至更差。

就像是一个找不到出口的迷宫,彻彻底底的围城。

赵粥粥小姐握着杨饼饼的手,却依旧在这里生活着,忍受着一切,并开始成为习惯。

3.

有年夏天,赵粥粥失业,每天顶着大太阳出门,那时候赵粥粥小姐和杨饼饼先生还没有如此要好,赵粥粥小姐口袋剩的钱不多,要剩下房租的钱,每天早上出门拿个杯子灌一杯凉白开,在外奔波一上午中午回到住的地方做饭吃,为了省钱而已。失业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直至冬天来临,身上晒黑的地方还没有完全复原。

永远记得有天面试路上,不小心崴了脚,还要忍着痛面试完搭着公交回家用凉水冲脚,脚肿得惨不忍睹。

但再痛也会淡忘,因为永远有更痛的事再眼前。

有时候想也许是自己太过矫情与脆弱,才会如此吧。

其实赵粥粥现在的生活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上学时学了一个所谓管理的专业,毕业之后才觉得瞎。天天上班,管什么?管仓库里那些文件筐签字笔便利贴,管办公室里的每一件桌椅打印机,管门口的打卡机,管桌子上那台电话转接,偶尔站起身复印文件倒水,一件件琐碎的事情便是工作的全部。

赵粥粥有时候下班后会跟杨饼饼说,这样的工作好没劲,而且一旦想到自己混得再好也不过像公司那个廖总一样,看着她就觉得累。廖总是公司的一个中心总,负责行政人事工作,事无巨细,天天加班,只要不是业务上的事都是她的事,领导一个话下去饶是前面做了百分之九十九,也要翻牌重来,而且几乎所有的同事都不喜欢她。更何况赵粥粥觉得自己再过二十年也未必能混成廖总,这样想想更觉得生活无望。

杨饼饼面对赵粥粥的抱怨,偶尔会在等红灯的间隙,说,不想干就别干了,我养你。

赵粥粥两眼一瞪,将他打回现实,就你那点工资,一个人生活还紧巴巴,两个人喝西北风呀。

杨饼饼比赵粥粥稍微好一点,工资高那么一点点,可是面对不停上涨的物价与房价,仍是捉襟见肘。

不过虽然抱怨,可是谁也没想过真得要逃离。

4.

赵粥粥跟杨饼饼租的房子是城中村改造的,一层有十几户人家,后来两个人庆幸没租到高层,因为天天挤不进永远超重的电梯,有时候楼梯灯又坏掉,两个人拿着手机开手电筒,一圈又一圈,上上下下。

为了省钱,两个人几乎都是在家做饭,家常饭虽然简单,虽然平淡,但是有时候一瓶老干妈足以欢欣雀跃。

赵粥粥偶尔会抱怨,天天都是面条稀饭青菜,连肉都没有。

杨饼饼就好捏着赵粥粥的鼻子说,我家妹子想吃肉了吧,来,哥哥给你买肉去。赵粥粥喜欢吃楼下一家的鸭架,其实赵粥粥最喜欢的周黑鸭,但是贵呀,便退而求其次选择楼下那家的,恩,其实还挺不错的,还便宜。每次杨饼饼都会买3个鸭架或者鸭翅,他吃一个,赵粥粥吃两个。

那天做饭,杨饼饼刚拿着锅盖走到厨房门口,就听见“啪啪啪”的几声巨响,杨饼饼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厨房那个煤气灶面板炸裂的。赶紧关了火。本来在客厅的赵粥粥也吓坏了,赶紧跑过来抱着杨饼饼,吓得泪都下来了,又翻来覆去地看,生怕他哪受了伤。

两个人都后怕,如果不是当时杨饼饼正好打算出来,而是站在煤气灶前面,就没有这么幸运。

直到这时两个人才知道原来自己用了一年的煤气灶是房东贪便宜买的劣质煤气灶,打电话给房东,房东倒是不以为然,最终只是给换了一个煤气灶面板。两个人却有了阴影,还是重新买了一个新的煤气灶给换了。

赵粥粥最后跟杨饼饼说,等以后我们买房子了,煤气灶一定要金属面板的,而且要最好的。

杨饼饼回答说,好,所有的都要最好的。

5.

赵粥粥跟杨饼饼还真要买房子了。虽然觉得这个城市不好,可是纵有千般万般不好,还是想为将来做打算。

手里并没有太多钱,首付是两家凑的,买的是郊区的房子,小两居室。开车离市区要一个多小时,第一次去看房子的时候真是觉得这里偏远,可是两个人又互相安慰,至少这里空气比市中心好,车也少人也少,其实也不错。

为什么一定要买房子,赵粥粥记得以前看过报道,说国外的人都是一辈子租房,只有中国人喜欢买房。

赵粥粥在心里默默说,那是因为国外不用担心天天涨房租,天天房东要卖房,或者要拆迁。

房子买了,身上的重担也就更重了,赵粥粥与杨饼饼要算着每个月还贷款的时间。赵粥粥每次都会提前问,贷款钱存上没有?信用卡还上没有。

日子就是这样,不好不坏。

想到自己的名下终于有房子了,虽然辛苦,也没什么不好。

赵粥粥跟杨饼饼有时候会在周末穿过大半个城市,去工地上看,虽然进不去,可是杨饼饼就会远远指着一栋房子,你看那栋就是我们房子。

每次看,看到房子一点点地起来,就会觉得欢喜,到终于可以指着那栋房子17层中间那个窗户说,那个窗户就是我们的家。

赵粥粥跟杨饼饼就是这个城市很渺小的两个人,就像那个小小的窗户,不使劲看就看不到。

围城再大,又有什么关系,关上门,这个城市,只有你与我。

赵粥粥与杨饼饼决定明年就结婚,恩,不拍婚纱照,没有钻戒,无所谓,礼金多少也无所谓。

生活中那么琐碎的,不如意的事,其实都无所谓,赵粥粥觉得只要跟杨饼饼在一起都无所谓,他们在一起,把生活过得越来越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在一起(网络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