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

          一年一次的假期总会让人很期待。假期开始前,便开始计划着干很多事情:旅游,约会,和朋友喝酒。。。。。

       假期开始,才发现心情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递减的。内心充满浮躁,想干的事情不能如愿完成,自己满心期待的各类计划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完美。大部分时间还是同父母一块度过。假期过半,甚至想着去逃离。假期快要结束前,毫不犹豫地背着行李离开了家。虽然对回到工作岗位不是很期待,但也让自己轻松不少。

         回单位第三天,手机突然看到下午五个未接来电,是母亲打过来的,想着确实从出门都还没给家里打电话。当时手头里有点活,就盘算着晚点回过去。手机塞抽屉里,再掏出手机已是晚上九点,看到未接来电又多了五个,还是母亲打过来的。因为工作特殊性,家里一般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总担心着打电话时机不当会影响我工作,像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电话拨过去,接通后,话筒里立马传来母亲哽咽的声线:仔啊!你倒是还想到起这个家,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出门一个星期了,再不喜欢在家里住,也要报个平安啊。问你爸,你姐都说你出去到现在没打个电话,你把我急死了。

        手里拿着手机,眼睛一酸,突然控制不住地淌下了泪水,思绪万千。26岁,应该是结婚成家,事业小成,有主见,有责任,能够让父母慢慢安享晚年的年纪。而我的26岁,抱怨工作,抱怨生活,没有勇气去爱,没有勇气去承担,敏感,懦弱,自负。。。。

         参加工作后,每次休假在家,母亲见我精神状态不好,总会及其委婉地安慰我:“慢慢来,慢慢来,官可以不当,官可以不当的。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早点回来,不行花点钱回家吧”。26岁,本应该是接过家里的顶梁,成为家里核心的年纪。可是我总会把自己懦弱和慵懒造成的一切,习惯性推脱给了家人,我今天的不如意,都是因为你们,都是因为你们!我把休假在家的享受当成了理所当然,心理还琢磨着这是你们欠我的!不干活,到点吃饭,不干活,到点睡觉,有时候腻烦了还会抱怨下饭菜不合口。是的,26岁的我,一个本科毕业三年的啃老族,选择了懦弱地逃避一切。我知道父母亲年纪大了,血压高,血糖高,很有可能有一天他们中一个或两个突然会病倒,让我措手不及;我知道父母省吃俭用,努力积攒每一分钱,都是为了我,我应该跟他们说,爸妈你们够了,不用为我再操心了;我知道,26岁的年纪应该多关心父母饮食健康,多督促提醒他们,让他们感受儿子的爱。

        所有一切,自己都选择了懦弱地逃避。恐惧来临,选择忽略,选择沉默,不会沟通,不会交流。

       渐渐意识到:父母亲,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栋旧房子,我住在里面,它为你遮风挡雨,给了我温暖和安全。但房子就是房子,我不会和房子去去说话去沟通去体贴它讨好它。搬家具时碰破一个墙角,你也不会说“对不起”。

  我料想,难道要等足足20年以后,我才会慢慢回过头来,开端注目这座没有声音的老屋,发现它已残败虚弱。

       史铁生先生在《我与地坛》里说:你所有的痛苦,在父母亲那里,都是双倍的。

         我在想,26岁的我,何时能不再懦弱,不再沉默,能勇敢承担父母的爱,真真切切去好好看看这所老房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