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亡》(三)

文/书小棠

烫嘴的话语快被我握出了汗腥味,

终是寻了某个深秋的夜里洒了出去,

这夜幕与黎明的交界处,

我早已走的如履薄冰,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解了这心头的余毒

并在这来回途中,

找到一条通往海角的路,

只单单想扶起那苟活了太久的目光。


忙碌总像个影子跟在生活的身后,

但生活这东西它却总是捂住我的口鼻,

直到带走满嘴的血腥和粗重的呼吸,

冰凉的天也赶来凑着热闹围着我,

兴奋的欲望加深了这低温的程度,

我看见自己一步步从温情爬向炼狱,

漫天的字语燃烧着却不曾给我带来一丝热度


我开始任由这供世人评论的躯壳倒下,

盖满被误杀的符号,

让夙愿也了结在这冰冷的国度里,

可我不知道,

这快溢出来的祈求,

哪一个是你的心头好?

那遍布泪痕的脸庞,

哪一行能解得了未眠人的祈祷。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句话,我乍听到,一惊,仔细琢磨又觉得,哎呀,太特么有道理了。这句话的大意是,人们在描述一种气味的时候,都只能是尽...
    刘颖好富有啊阅读 408评论 4 3
  • 你是否也是肉肉的重度爱好者?你是否也养着各种肉肉?你是否也想让大家一睹你肉肉的风采?如果是,那么快来加入我们美肉评...
    乐安呀阅读 17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