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儿子五岁,我给家人说,所有的兴趣爱好都可以随他选择,唯有英语和跆拳道不行,一定要学。最初选择跆拳道作为儿子的必修课,一方面是希望能强身健体,另一方面也有出于妈妈的私心。我们都不能随时陪伴儿子,如果他有强健的体魄和实战技术,那么就具备了基本的自我保护能力。

儿子六岁,和他一起走进跆拳道的道馆,开始认真去了解这项运动,我最认同一句话,习练跆拳道不是为了去战胜别人,而是要不断去超越自己。就如同我们的人生一样。儿子穿上了洁白的道服,系上了一根白色的腰带,代表他如一张白纸,还一无所有。

儿子七岁,第一次参考白黄带,我们也同时被科普了跆拳道的腰带和段位,从低到高依次为:白黄带(从一无所有到黄带的过渡)、黄带(黄色代表土壤,是种子打下根基的阶段)、黄绿带(从土壤到萌芽)、绿带(绿色代表植物,像一棵树苗经过孕育后终于破土而出)、绿蓝带(慢慢向天空发展)、蓝带(蓝色代表天空,意味着越长越高)、蓝红带(从自我修为到有战斗力的过渡)、红带(红色代表血液,这个阶段已具备实战能力)、红黑带(从1到1到1打4的能力过渡)、黑带(黑色代表大杀伤力,这个阶段在实战中能以1对4)。在这一轮的考试中,我们看到了好多高段位的大哥哥大姐姐,一个个英姿飒爽,英姿勃勃。我们也和儿子一起许下小小心愿:12岁小学毕业时能拿到蓝腰带。

儿子八岁,第一次参加四川省大众跆拳道竞标赛。小小的他穿着道服在体育馆外面跑来跑去,还没有比赛就因为和师兄弟们疯玩时,把道服弄的脏兮兮的。我和羽爸也被气个半死。这次的比赛,他在第一轮预赛就被淘汰了。他很伤心,我们也很失望。发现来自全川各个武馆、体校的对手都很强,我们都曾一度想过再也不参加类似的比赛了。是儿子的教练鼓励我们,以赛养练,发现差距,积极补足。坦诚的说,儿子并不属于特别有天赋的类型,而且身形偏壮,比赛时不占优势。好在他肯学肯练。我们也调整好心态,不断和教练沟通,更合理的安排他训练的时间,从心理上和技术上同时对他培育。

儿子九岁,第二次参加四川省竞标赛,这一次他终于打入决赛,拿到了个人单项第三名的成绩;同年暑假,又和几个师兄弟代表道馆一起出战昆明,参加云南省的邀请赛。在去云南前,儿子在一次玩双杠的时候不幸摔跤,身体破了好大一块皮,一度无法洗澡。但是他一直安慰我们说不疼,就带着涂了药的纱布坚持训练。让我们和教练都非常的感动。就在这一季的比赛中,儿子带伤拿下了云南省竞标赛的团体金牌和个人银牌。这对他和我们都是莫大的鼓励。

儿子十岁,由于出国留学,无法像以前那样系统的接受训练,只能利用每一次假期回国的时间强化集训。因为平时的训练少,每一次回来身体素质和体能都无法比肩正常训练的队友,他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才能获得点滴进步。炎热的暑假,他都是天天去道馆报到训练,晚饭也常常是在道馆对付一顿,一度由于汗水长时间不干长了一身的痱子。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我更希望通过这项运动,让他真正的了解什么是坚韧和坚持,什么是付出就有汇报。

儿子十一岁,一次学校的假期他回到成都,恰逢又一年度的省锦标赛。但是从恢复训练到比赛只有短短的13天的时间。儿子刚开始信心不足,觉得训练时间太短,完全没有把握。我再次鼓励他积极训练,认真参赛。输赢的结果并不重要,而为目标去努力奋斗的过程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儿子的教练再一次给予了他最用心的培育和指导,看到他喜欢一件运动服,就给他说:“如果这次你拿下参赛的两块金牌,我就为你订做一件运动服送给你。“比赛那天,熟悉的场馆,人头攒动。由于突然下暴雨,所有参赛运动员和陪同的家长都挤到了运动场,几乎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儿子让我找个地方坐下来,他自己就在一小块空地上一遍遍的反复练习动作,以保持身体的热度和柔韧性,确保比赛时能有最佳表现。那一刻,我觉得他真的长大了,开始明白自己要为目标而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一轮的比赛里,他报了两个个人项目,第一次在大赛上收获了属于他的个人金牌,而且一次就是两块。全程陪赛是一件很苦很累的事情,那一天风大雨大,我的心里却是晴空万里。

2019年,儿子十二岁,今年暑假他以优秀的成绩通过了红黑赛的考级测试。回过头去看我们当年定下的目标,此时的我们心里满满都是自豪和骄傲。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羽爸曾问我,有没有想过也许儿子并不具备练习跆拳道的天赋,如果把同样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他有天赋的运动上,会不会更好?我说:“有可能我们的儿子在运动方面都没有天赋,那又如何。首先我接受他就是一个资质普通的孩子(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天赋异禀的奇才啊?),但是我们仍然可以不断鼓励他前进,并为他的成就而全心全意的付出。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错误的选择,只有错误的执行。无论我们选择了什么,坚守初心,持续付出,你的汗水洒在哪里,哪里就能开出最娇艳的花。而儿子最大的收获,是这一路走来,他会慢慢明白,有的事情即使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擅长,只要我付出更多的努力,只要我能一直坚持不懈,我就一定能收获成功!

谢谢上帝赐予了我这样一只小蜗牛,他也许刚开始走得很慢,但是他带着我看到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