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和袭人为何都生在花神日?神魔同体:黛玉沦落成一床破席?

林黛玉是花中君子,为何和袭人都生在花神日?神魔同体:细思极恐

林黛玉和花袭人,一个是花中君子——千百竿翠竹,一个是追求似桂如兰为己任的丫头。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人品学识都天差地别的两个人,生日却偏偏都在同一天——花朝节。

第62回,人人都忘记了黛玉的生日,只有宝玉和袭人记得,二月十二日,是黛玉和袭人共同的生日。

二月十二日,是明清时期的花朝节,又称“花神节”、“百花生日”。《红楼梦》中每个女子都有花名,带刺玫瑰的探春、红似石榴花的元春、花王牡丹的宝钗……而曹翁偏偏安排黛玉和袭人生在百花节,是不是对她们最高的赞扬呢?

黛玉身份高贵,有才有貌,人品高贵洁净,被称百花之神还情有可原,可是袭人,论容貌不及晴雯,私底下经常干结党营私、蝇营狗苟的事,为何也有资格出生在花神节?这点笔者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重读第19回,才恍然大悟,原来袭人的娘家——花家,才真正的是百花之族,难怪曹翁送袭人“花”姓。

第19回,袭人被母亲接回家吃年茶,茗烟带宝玉去花家找袭人,一进门,宝玉就“见房中三五个女孩儿,见他进来,都低了头,羞惭惭的……”

花家为何有这么多女孩?《红楼梦》中,待字闺中的女孩,都有花名,都是花,而花家恰恰也有这么多花,袭人被称百花之神,也算名至实归。

但既然是花神,就该品德高尚,万不该如袭人般搏上位、拉帮结派,也就是说,花袭人这个人,看似百花之神,但实际上却是假的花神!

太虚幻境的牌坊两旁,有一副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里的真和假混在一处,真假难辨,这是非常可怕的。

黛玉和袭人这两位真假花神的存在,到底有何深意?黛玉如何从一位花之君子,沦落为一床破席,19回里其实是留下了重要线索的。

黛玉变袭人:美人画轴变身丫头卍儿,为的是五色富贵不断头。

第19回,宝玉在宁国府看戏,因忍受不了贾珍等的吵闹,独自一人去宁国府后宅看望一幅美人画轴:

“这里素日有个小书房,内曾挂着一轴美人,极画得传神。今日这般热闹,想那里那美人也自然是寂寞的,得我去望慰她一回。”

画里的美人,自然是高洁而尊贵的,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宝玉在这小书房里看到的不是什么美人画轴,而是撞见“茗烟按着一个女孩子,也干那警幻所训之事。”

一个画上美人,竟变成了行人间最俗之事的丫头卍儿。

画上之美人,从地位上说,一定不是丫头,从人品才貌上来说,画中之人一定是高贵、高洁的。而丫头卍儿,只是“到还白净,些微有动人处”,这样的卍儿,为何会让宝玉以为“敢是美人活了不成?”

曹翁到底为何写这美人变卍儿的桥段?笔者认为答案就在宝玉去的一个地方——花家。

茗烟为了掩饰自己的这件丑事,如宝玉所愿,领他去花家看望花袭人。

袭人只是一个丫头,她已经和宝玉有了云雨之情,无论从身份还是地位上看,她都很像卍儿。

既然袭人是卍儿,那画中美人是谁呢?

宝玉在花家碰到三五个女孩儿,其中有一个红衣女孩,宝玉直到回到怡红院,还一直惦记着问袭人:“今儿那个穿红的是你什么人?”并表示“我因为见她实在好得很……正配生在这深宅大院里……”

这个好得很的红衣女孩是谁?笔者认为,她就是黛玉,也是画中美人,在宝玉心目中,只有黛玉才配得上穿红衣。

花气袭人:一股幽香,让黛玉沦落为下贱丫头。

宝玉从花家回来后,曹翁紧接着写了耗子精的故事。

扬州黛山林子洞的一窝耗子精,为过腊八节做腊八粥,就去庙里偷豆果,其中有一个小耗子最聪明,她不直接偷,而是巧取。具体怎么个巧取法呢?

“我虽年小身弱,却是法术无边,口齿伶俐,机谋深远。此去管比他们偷的还巧呢……我不学他们直偷,我只摇身一变,也变成个香芋,滚在香芋堆里……暗暗地用分身法搬运。渐渐地就搬运尽了。”

这小耗子精怎么变身呢?

只见这小耗子变成了一个最标致的小姐,并说:“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看到了吗?小耗子精变身成黛玉,就能渐渐搬运尽果品了。

其实,宝钗就是那个小耗子精,袭人也是耗子精。

既然宝钗这个耗子精变成了黛玉,那相应的黛玉也变成了宝钗。她是怎么变成宝钗的?

在宝玉讲这个耗子精的故事前,宝玉从黛玉身上闻到了一股幽香。

一股幽香,其实正是“花气袭人”。黛玉本是高贵的翠竹,也是只有美颜,没有“香味触法”的美人画卷,但如今宝玉却从她身上闻到了幽香,这是为什么?

宝玉去探望宝钗时,宝钗和丫头莺儿一唱一和,向宝玉透露出“金玉良缘”,宝钗托着金项圈让宝玉看时,宝玉闻到了“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

其实,正是宝钗引逗得宝玉,闻到了暧昧而世俗的幽香,宝钗正是以花袭人,引诱宝玉,又放出金玉良缘,跟黛玉竞争。

因众人都说宝钗“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也正是这悒郁不忿之意,让黛玉有了和宝钗攀比的举动。

因此黛玉在此后几次出现了争风吃醋的表现:与宝玉当众互相投喂,在元春省亲时,“安心今夜大展奇才”,让脂砚斋都侧批:“这却何必?然尤物方如此。”

黛玉在宝钗的刺激下,行为逐渐向尤物靠近,等于是自降身份。从一个尊贵的侯门千金,在众人眼中成为下贱的丫头。

这就是《红楼梦》里的真和假、有和无的恐怖之处:在宝钗这花气袭人的拉拢下,真的花神,成了下贱的丫头,而假的花神装模作样,成了大家闺秀。

卍儿上位:宝钗摇身一变成黛玉,过程细思极恐。

宝钗的真实面目是什么?贾母在清虚观打醮一回,已经暗暗地指出,宝钗不过是几两银子买来的丫头。

薛家来到贾家时已经没钱了,她其实和袭人一样,都是“没饭吃,老子娘快饿死了,就我还值几两银子”的丫头,偏偏装成大富之家,谋求与宝玉的婚姻。

宝钗装成大家闺秀,和黛玉这个世代书香后门小姐竞争宝玉。

她是怎么摇身一变,变成黛玉的呢?

首先就是花气袭人。在梨香院借看金项圈的机会,接近宝玉。

宝玉让宝钗看通灵宝玉,都知道“从项上摘了下来,递与宝钗手内”,让她看。而宝钗让宝玉看金项圈,直接就在脖子上挂着,让宝玉凑近了看,这段写得极传神:

“(宝钗)一面说,一面解排扣,从里面大红袄上,将那珠宝晶莹、黄金灿烂的璎珞掏将出来。宝玉忙托了锁,看时……”

宝钗此举,明显就是卍儿的举动,引诱着宝玉行那警幻所训之事。

可惜,宝钗马上就要袭人成功时,黛玉突然到来,棒打鸳鸯,坏了好事。因此宝钗生出更恶毒之计。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实际就是黛玉如待价而沽的商品,被宝钗和贾雨村(字时飞)合力卖了。

黛玉冰清玉洁,最后却成了通买卖的丫头,虽“质本洁来还洁去”,但是名声已经被如卍儿、宝钗、袭人一样的污秽之人所影响,死后依然落了臭名。

刘姥姥讲的茗玉小姐的故事里,茗玉小姐死后,却变成了雪下抽柴的标致小姑娘。

因为一碗燕窝粥,黛玉和宝钗成了结拜姐妹, 既然黛玉和宝钗是姊妹,在那个女子足不出户的年代,宝钗也可以说是林家的姑娘,而黛玉也可以说是薛家的姑娘。

宝钗和黛玉互换了身份,也就是宝钗顶着黛玉的身份,嫁给了宝玉,而黛玉则被以薛家女儿的身份,被卖了出去,黛玉不堪受辱而死。

假的卍儿和画上美人,一个是真美人,一个是假美人,但混合在一起,已经真假难辨了。就像同出生在花神节的黛玉和袭人,黛玉如竹子一样高洁,最后可能如袭人一样,死后落个一簇鲜花,一床破席的下场。

开卷有益,原创不易。

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用心写成,感谢大家阅读完整内容。如果喜欢,欢迎转发和评论,留言或私信互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