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文/南坪人

你 终于可以平躺着休息了

可你却感不到丝毫的安宁

在云端炸响的礼炮

幽幽噎噎的唢呐声

撕心裂肺的痛哭抑或

无心无肺的干嚎

多么壮观的送行队伍


这一程,千山万水

这一程,无法回首


那个地穴多么方正

人们点燃草秸

温暖大地的胸膛

一锨一镢的挖成


地埂上的野草甚至

一株无名的野菊

尽管枯萎成标本的模样

可他们依旧在西风里拼命的招手

欢迎你呀,最后的回归

那是早去的父母

还有捻熟的邻人


喧嚣过后,一片死寂

你和所有的土丘一样

灰头土脸


你卑微来,喧闹的去

用一生的时光侍弄

身下的土坷垃

像地埂上的一株狗尾巴草

低贱的活过一生

也渴望挺胸昂首的一季

2020年12月23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