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雨送来五月花

那些简单的生活影像

在日夜匆忙的行走中

杂糅成细尘

睁眼闭眼间

不由自主地流出那些被叫做微笑的坚强

像那四月的雨后

盛开璀璨的花

送自己一个美好的笑颜

用飘起的嘴角丈量微笑的弧度

昂扬的说服悲伤

暂时离场

就那样

静静的触摸盛开的花

找到的

一种微笑

四月的季节。

阴霾的天气,灰蒙蒙的。雨,一滴,一滴,一滴,落下了。落在了两旁的南洋楹上,落在了道路上,落在了她的身上,一个瘦小的女孩身上,她是雨椛。

她说,她喜欢四月的雨,她喜欢这条南洋楹的路。因为安静,因为可以让自己忧伤的心情寄托在这里,因为可以暂时逃避现实的自己。

“雨椛,就知道你会在这里。走吧,回去吧,别淋雨了。”之兰说道,把伞撑在了雨椛的上方。之兰是雨椛的最好的朋友。

“嗯,好。”雨椛转过身来,撑起了伞,同之兰一同走回了宿舍。

雨椛,之兰,从初中到现在的大学,都同在一所学校。雨椛因为从小到大,身体的情况一直不好,一直处于愈下的情况,她依赖着之兰的关心和照顾。她不懂得哪一天自己会像医生说的那样。她害怕着却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之兰,默默的守护着雨椛,她明白雨椛需要的依靠,她喜欢雨椛的坚持,但也担心着雨椛的承受,她想给雨椛自己那一份的勇敢,一直陪着她走下去,即使那一天真的出现了,她不想她一个人在雨里淋湿了…

【贰】

时间一直在继续着。

拥有现在的时间是幸福的,因为还存在着。雨椛这样想着。

“唉,又是无聊的周末生活。”叁(注:在那宿舍排行第三的舍友,后面以此类推)打破了沉默的宿舍。

“叁,想个法子,干点什么吧。”壹坐在上铺,头朝着叁说道。

“嗯,好嘞。我们打牌吗,看电影,斗地主,怎么样?”果然是叁,一下子又是这些活动。

“来一盘斗地主。”伍开话。

“嘿嘿,好。咱们继续联手嘿。”叁一脸奸笑。

看来,一场早已预谋好的斗地主开始登场,等待着羊入虎口。

“陆,你在做什么?要不要咱们三个来一盘。”叁转向雨椛说道。

“呵呵,好啊。不过貌似我没有下载和安装QQ游戏来着。”雨椛淡淡的说,却一下子把叁给无奈掉了。

“好吧,我和伍找人去,痛下狠手赚一把。”叁,又回到电脑面前。

雨椛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属于自己安静的角落,习惯着这简单的存在。

这宿舍的生活。

低缓起伏的生活节奏,不沉抑,可以刚好盛满一些情绪和低潮般的低语。走在这座城市里,走在这校园里,雨椛就常常那样习惯于喧嚣的人群中,真切的感知自己的存在,不小心跌落人潮中,用力呼吸,学会了不恐慌,让自己的瞳孔有焦点。也常常习惯于在偌大的空间找一个小小的地方,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拿起笔写下忧伤的行文,却也不曾忘记拿起笔在这个地方画满窗,让黑色的眼睛习惯光明。

【叁】

日子或许就这样不经意的让人开始恐慌了。

“陆,你怎么了?”叁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雨椛脸色苍白,那一脸难忍的表情。

“我…我…难受…”呼吸的急促让空气都在颤抖。

叁一把抓住雨椛的手,湿的,手僵硬的流着冷汗,怎么回事,雨椛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应该怎么做?有没有药?”此刻的叁焦急着,第一次看到冷静的雨椛如此无助,如此让人担心。

“没事,别担心。这以前也遇到过的。能帮我打给之兰一下吗…让她过来,她会知道怎么做的…不行的话再送我去医院…”无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拿出手机,一切的动作都显得那么吃力。

叁接过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是之兰吗?你在哪?有时间吗?雨椛生病了,赶紧过来一下,我不知道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怎么做…”叁像是自己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那样的焦急,也许把之兰也吓到了。

“冷静冷静。先倒水给她喝,擦掉她手上的冷汗,握着她的手。不要慌,我马上就过去。”

“嗯,好。”

挂了电话,叁赶紧倒了开水,擦拭着雨椛的手,冷冷的手指触动了叁,她真希望自己可以分担一下雨椛的痛苦,本来瘦小的她,脸色苍白一下,一切显得如此憔悴,活生生的一副黛玉摸样。

“咚咚咚…”

“开门一下。”是之兰的声音,是之兰来了。

叁,赶紧去开门。之兰上气不接下气的冲了进来,奔向了雨椛的位置。

“雨椛,怎么样了?好点了吗?还难受吗?”

“兰,你来了…”雨椛无奈的表情,声音的微弱,牵动着这个气氛。

“我们去医院,好不好?这么待着,不是办法,耗着时间不是减缓的问题。走吧,我带你去医院。不要担心,我会一直在你身旁的。”

“嗯”

叁,跑到了楼下,拦住了一辆的士。之兰扶着雨椛,一步一步缓缓的走下楼梯。叁和之兰一起带着雨椛坐上的士,奔去医院。

之兰带着雨椛和叁来到了雨椛的主治医生郑医生的办公室。

郑医生一眼看到了雨椛,急忙站起来了,走向雨椛她们,扶着雨椛。

“怎么?又犯病了?先坐下…”

“郑医生,雨椛又发生这样的情况了,是怎么回事?变糟了吗?”之兰问道。

“这个不好说,得等雨椛休息一下,好点了,再观察一下。情况等结果出来再说吧。”

“嗯,好的,谢谢郑医生。”

半个多小时过后,雨椛的面色恢复了一点红润,精神也好了很多。

“医生,我好多了。”雨椛面向郑医生说。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你先去做一下脑部的磁共振。先看看病情到了什么地步了,好吗?那先把你的就医卡给我一下。”郑医生接过卡,写了一张磁共振的证明,“那你们俩先带她去一下,好好照顾她,她还是虚弱着。”

“嗯,好,好。”叁和之兰应着。叁,现在还模糊着雨椛的情况,但明白这感觉不好,至少对雨椛来说是很大的折磨。

她们走向了磁共振的科室。

雨椛躺在了仪器床上,手被绑着,头模糊着带着东西,被推了进去,接着便是很吵很吵的声音。结果,会是怎么样呢?雨椛想着。真的变糟了吗?那我该怎么来面对那样的自己。我不想相信这样的自己是那样的存在,面对,勇气,我够吗?但坚持到现在了,放弃?他们呢,爸爸妈妈呢,我怎么可以放弃还能爱他们的权利呢?坚持,怎么会差这一次呢?也许,结果并没有现想象中的糟糕,不是吗?结果还不知道,我怎么可以乱想呢?好傻的自己,担心这么多呢,还没有到最坏的打算的,不是吗?安静一下,冷静一下,调整好自己,我也很勇敢的。对,坚持,就那么一会就过去了。坚持。

等待着,十几分钟过去了,门外的叁和之兰,等待着雨椛的出来,这时间真的是按情况来判断它的快慢,一秒一秒的沉默等待,徘徊着这门外,真是时间的煎熬。

“兰,叁。”雨椛的声音。

叁,之兰,走上去,拉着雨椛的手。“怎么样?还难受吗?在里面是不是不好受呀。”叁一口问道。

“没有,我很好了现在。我们先等着,医生说过半个多小时就可以拿到刚磁共振的材料。嗯,先坐到那边去吧,我没事的。好了。”雨椛张开双手摆动着,想证明自己又恢复了正常的摸样。

三个人坐在等候间的椅子上,嬉笑的谈话,那幅三个人的背影,如果地点不是医院的话,那样的一幅画是多么美丽快乐的。

“哪位是雨椛,结果出来了,请过来领一下。”一位护士的声音打破属于她们三个的小世界。

“嗯,我是。”雨椛答道,站起来走向护士,接过袋子,装着磁共振材料的袋子,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但还是露出轻松的笑容,说:“谢谢。”

转身同叁和之兰走向郑医生的办公室。

“郑医生,您好。我检查做完了。您看一下。”

雨椛把材料递给了郑医生。

郑医生接过袋子,拿出来,对着灯光看了看,闭上了眼睛,眉头锁着。几秒过后,郑医生睁开双眼,说:“雨椛,你的情况并不乐观,结果显示已经很明显了。”

“医生,您说的这是什么话?”之兰问道。

“医生,您说吧。我想知道结果,不管多坏,已经这样了。我只想知道自己的情况。您告诉我吧。我…我可以接受的。”雨椛抢过了之兰的话。

“嗯。”郑医生拿起了磁共振的片子,指着说道,“你看这里,原本的脑肿瘤已经变大了,压到了一些脑部神经,加上颅内高压影响一下,导致你头痛头晕等症状。而且肿瘤有发展的趋势,你的视网神经有被压到并阻碍的危险。现在想做切除手术,危险系数又高,降低不了手术风险的。”

“那后面会怎么样呢?”雨椛问道。

“这还不好说,但如果恶化下去,首先影响到的是你的眼睛,而且会渐渐模糊了你的视野,甚至失明的可能。而且后面还要观察肿瘤的扩散情况而定了。”郑医生又一次无奈的告知病人宣判的结果。

失明?黑暗。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么对待陆呢?”叁看着雨椛,不肯相信这就是结果。

“医生,就没有治疗的方案吗?”之兰向郑医生寻求着希望。

“方案?我会和其他专家尽快确定治疗方案的。现在我开一些药给雨椛吃,但仅仅是缓解。关键还是在于自己,要乐观一点,凡事也没有那么绝对,要勇敢的面对。”郑医生安慰雨椛说道。

雨椛缓过神来说,“谢谢医生。”看看两旁的叁和之兰,又说道:“还没到最坏的结果不是吗?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其实,雨椛心里已经够难受的了,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得了肿瘤这件事,也一直在坚持着。但是她仍然不愿相信这一切来的太快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的自己,又怎么可以讨厌这样的自己呢?

“你们先去取一下药吧,雨椛,你以后每个礼拜都过来一趟。我们再观察观察情况。什么都不好说,没有绝对的事情,希望你可以勇敢的面对。”郑医生说道。

“嗯,好。谢谢您了。那郑医生,我们先走了。”雨椛,叁和之兰一同离开了郑医生的办公室。到了一楼取完药,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的无言,路上的车辆和人群的嘈杂都没有打破这沉寂。三个人,都在思考着问题,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手挽着手,一直回到了学校。

【肆】

走进了学校的大门,两旁的白兰树开的那么灿烂,清香的味道迎风袭来,是那么舒服的享受。

“叁,兰,关于我的事可不可以先帮我向其他人隐瞒着,包括我家人。爸爸妈妈,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讲这一件事,当时我自己选择了沉默,但我不知道一切来得太快了。我不希望他们伤心的时间太长,要和我一样承受着这样负重的悲伤。旁人的眼光,我需要时间来调整,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喜欢这样的自己。给我时间,让我想清楚,先替我保守着,好吗?”雨椛望望天空,心情似重似轻。如果说给时间一点时间来愈合,那么给雨椛的时间该是怎么样呢?结局的悲剧已经写好了,这过程该怎么让时间给雨椛一个更好一点的答案呢。

“嗯,好的。医生不是说没有绝对的说法吗?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奇迹的出现,但我们还是要努力去争取奇迹的机会。我知道你不会放弃的,不会。我一直,一直都是你的朋友。我会一直陪着你走下去的。放心吧,我们一起努力。”之兰早已双眼模糊,她不想在一起这么多年的朋友就有一天那样的离开了,她不敢想象那一天自己会怎么样。

“嗯,兰。”雨椛紧紧握着之兰的手。叁两手紧紧握着她们,说:“还有我,我们一起努力。”

“嗯,好。谢谢你们,我会尽快调节好自己的。谢谢。”

白兰花落,不是花落伤感,不是生命的终结,是带着祝福的祈祷,默默的祈祷一切都会过去的。

【伍】

如果一切回到未觉的日子,就那样简单和大家生活在一起,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这样没有担心的日子。

除了上课,宿舍成了雨椛简简单单的依靠。

“明天是周六,我们一起出去玩吧。待在宿舍,简直快窝傻了。”伍望着大家,寻求大家的意见。

“好啊,我们宿舍很久没有一起出去玩。”在一旁照镜子应和的贰。

“那去哪呢?”肆放下手中的手机,问道。

“对啊,去哪啊。这里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吗?”壹依旧从上铺的床上往下问道。

“这个,叁去网上查查,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玩的。”伍总是喜欢叫叁干这干那的。

“好咧,这就查,等等啊。”叁乐意的接受了伍的差遣。

“嗯,我们是要去哪呢?爬山,公园,KTV,还是其他呢?我也好缩小范围一下呀。”叁唠叨着。

“嗯,去爬山吧,很久没爬了不是,整个身体都懒散着。”雨椛微笑的说着。

“可陆,你可以吗?”叁转头担心着。

“当然可以呀。”雨椛摇摇头示意叁不要再往下说了。

“好吧,那大家觉得怎么样呢?”叁问道。

“我都没问题,你们讨论完了,再告诉我一下。”壹淡淡说了一句,又回到了她的电脑面前。

“可以,可以…”早想离开宿舍出去溜一圈的伍满口答应了。贰和肆也应和着可以。

“那就决定了。明天我们去爬山了。大家没有意见吧。明天早上八点出发吧,大家记得准备一下咯。”叁说着,望望雨椛,还是担心着雨椛。

周六的拂晓早早来到,一宿舍早早就热闹起来准备东西。出玩的兴奋代替惺忪的睡眼,各种东西应带俱带,还真有一番气势呀。

山上胜迹众多,林壑幽美,一到山脚,仰头一望路上行人颇多。那花岗岩经长期剥蚀、风化、崩塌、堆积而成,千姿百态,构成蟠桃林、刘海钓蟾、玉笋峰、八仙岩和喝水岩等自然景观,真是吸引人前往呀。

“嗯,大家开始努力咯。”

征程开始了。

一路上的嘻哈,一路上的拍照,一路上的观玩,其乐融融。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仍朝着目的地前行。通红的脸,步伐慢慢变慢了,停下的次数也多了。这一群人肯定在想,下次别来了,这么累人的活,一群没有太多锻炼的人呀,真不该来这地方受累了,苦死了。坚持坚持,既然来了,不到目的地不是太可惜了。

这时,雨椛的步子停下来了,抓住了旁边的一棵树。就慢慢的,雨椛觉得像有朦朦胧胧的白纱遮住眼前一样,模糊的双眼,模糊的世界。所有的事物变得苍白,像失去了所有的颜色一样,碎成了雨椛遍地的忐忑。揉着双眼,再看,又变回了原来的世界。然道,我的病恶化了吗?已经影响到眼睛了吗?雨椛想着。不会的,应该是今天早上没睡好吧。自己乱想了不是。

“陆,你在干什么?”肆打破了雨椛的沉思,“赶快走咯,大家都在前面了。”

“嗯,好。这就来了。”雨椛晃了一下神,也加快了步伐,融入了这欢乐的群体中。

时间还没有告诉终结,何必先妥协呢?何必当一个远视眼,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呢?有这样的存在是幸福的,奢侈一点,把快乐留下来,即使背后住着悲伤。

【陆】

我们像遮蔽午夜之间的云彩

它一刻不停的奔跑,闪耀,颤栗

向黑暗放出灿烂的光辉——但很快

夜幕合拢了,它就永远隐去

又像被忘却的琴,不调和的弦

每次拨弄都发出不同的音响

在那纤弱的乐器上每次重唱

情调和音节都不会和前次一样

我们睡下:一场梦能毒戈安息

我们起来:游思又会玷污白天

我们感觉,思索,想象,笑或哭泣

无论抱住悲伤还是脱忧烦

终归是一样!——因为呵

在这世间,无论是喜悦或者悲伤都会溜走

我们的明日不再像昨天

唉,除了“无常”,一切都不肯停留

——珀西·雪莱《无常》

病魔一次次的重唱音调,身体却不会和昨日相同的动作,缓了节拍,乱了步伐。

结束了宿舍的游玩以后,始终有点担心的雨椛还是决定去医院问问郑医生。

走进了医院,各样的病人,各样人的心情,各样人的动作,唯一不变的白色,白的让人害怕。如果不是人类会生病了,真不想有医院这个地方的存在。

“郑医生,您好。我是雨椛,您现在有空吗?”雨椛问道,“有点情况我想和您谈谈。”

“嗯,可以。”郑医生放下手中的笔,抬起了头说。

“郑医生,我的眼睛好像受到了点影响。之前我和舍友出去玩,眼睛出现过像被一层薄纱蒙着一样,模糊了眼前得事物。我不知道是不是累着的原因还是因为已经影响到的原因,我想还是慎重点比较好,弄清楚了,自己也会比较安心。”

“这确实不好说,弄清楚,总是好的。来,靠近一点,我看看你的眼睛。”

“嗯,好的。”

郑医生在眼前套上了诊器,在雨椛的眼睛看了看。

“这…”

“怎么了吗,郑医生?”

“没,没事。可能你是累着了吧。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出现。”郑医生退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真的吗?这就好了,我就说是我想太多了…”雨椛如释重负一样,放下了心中的石头,舒了一口气。

“嗯,有什么情况,记得尽快和我联系,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什么事都可以联系我。回去好好休息。”郑医生在纸上写了一个号码,递给了雨椛。

“谢谢郑医生。那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

郑医生点了下头,目送了雨椛走出了门,陷入了沉思。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预计,我们制定出来的方案早已阻止不了恶性肿瘤的蔓延,眼睛已经开始发生了病变,再下去,谁也无法预料病魔什么时候夺走这个女孩的光明。我该怎么告诉她呢?她可以在这么短时间接受吗?她可以接受以后黑暗的日子吗?甚至不止是黑暗的日子呢?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的帮助成了那么无力,那么不济,那么无奈…

世事无常,世事难料,这些词是用来表示这些的吗?等到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会不会残忍了点…

【柒】

雨天,是哭泣的时间,因为在雨中,雨容易浇湿了眼泪。

从医院回来后的几天,雨椛断断续续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眼睛的模糊,让她不安,她相信不了这只是累着的原因。可是不这样安慰自己,然道把自己也推向了那样的世界吗?那样推向对生命的终结的距离吗?

图书馆前的那棵榕树依旧那样风采,古老而不失韵味。风袭来,凉爽,沁人心脾。这天,雨椛抱着几本借的书来到图书馆还书。雨椛走出图书馆,看到之兰坐在榕树底下,正准备朝之兰走去。眼前忽然又被薄纱蒙住一样,脚刚踩下的台阶,错了,那不是下一个台阶,雨椛就那么自然的踩下去,倒了,狠狠的崴到了另外一只脚了。

“啊…”同学们朝着这声音转过来。之兰一见,雨椛!之兰站了起来,冲了过来。

“怎么了,疼不疼?”之兰看着眼泪在雨椛的眼里打滚,她明白那一下肯定很疼。

“能站起来吗?我帮你揉揉。”之兰揉着已经红肿的脚踝。

“我,我先坐一下吧,现在很疼,站不了。”雨椛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但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也许不只是疼,还有那一份感动在。

几分钟后,之兰扶着雨椛慢慢的站起来,试着一步一步的朝前迈。雨椛还能走着,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伤到经脉。之兰庆幸着,不幸中的万幸。

她们在榕树底下坐了下来。

“兰,我有点害怕。”雨椛顿了一下说,“刚才我会崴到脚,是因为我眼前突然模糊了。我的眼睛,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了,最近出现了很多次了。我害怕着。”

面对这样的消息,之兰心里很难受,可她知道现在不能难过,雨椛需要她。“现在,我们先把脚养好了。其他的先放下,好吗?”

那样的脸庞,是瘦小的,却要努力的撅起微笑,是那样的那人心疼呢。

天暗下来了,风大了,雨也来了。

“兰,你先走吧,可以去拿伞再接我。我现在这样是走不快的,两个人一起走肯定都淋了雨的。”雨椛说道。

“嗯,也好。你先到图书馆里面等我,我去去就来。”

之兰站起来走回宿舍去了。雨椛慢慢的走向图书馆。雨滴打在了镜片上,模糊了双眼。雨椛拿下了眼镜擦拭了一下,模糊的,没有擦好吧。不,再擦,还是,模糊的。怎么,不只是模糊,暗了的光线。

雨椛走了,反着图书馆的方向走了,借着微弱的光线走着,一步一步带着疼痛走着。

雨大了,路上的人少了,来往奔跑的几个人冲向了避雨的地方。雨椛狼狈的走着,在放逐自己吗?是吧,突然要消失的光线,昏暗的世界,怎么都点亮不了的世界,该怎么喜欢上这样只有黑色的世界?盲人的心境,没有这样的豁达,没有这样的审美世界,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接受。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跌倒了,跌落的世界,站不起的勇敢。眼里的泪水和雨水掺和着,湿了所有的心情。

“雨椛,你在哪?”之兰在图书馆找了找,都不见雨椛的踪影。她沿着图书馆四周又找了找,她想着雨椛脚疼应该走不远的,在找找,会找到的。她沿着各条路走去,寻找着。

那,那不是雨椛吗?之兰看到了雨椛蹲坐在路旁,怎么回事了。之兰跑了过去,把伞遮在了雨椛的上方。

“雨椛,雨椛!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呀,瞧你全身都湿了,为什么不等着我呢?”

“兰,对不起。”雨椛抱住了之兰,用哽咽的声音说道,“我眼睛看不清东西了,不只是模糊,连光线都暗淡了。”

啊?怎么会?之兰用手在雨椛眼前晃了晃,“这都看不清了吗?”

“我见到的只是那影子的晃过。我想冷静一下,好好的冷静一下。”

之兰现在的眼泪已经流满了脸,她不想雨椛一个人在雨里淋湿了,可雨椛已经全部湿透了,她想要给雨椛的保护在哪呢?

雨椛听出了之兰的哭泣的声音,手轻轻的擦掉了之兰的眼泪,说:“兰,没事的。送我回去吧,你看我全身都湿了,再不回去会感冒的对不对?”说着雨椛站了起来,拉着之兰的手想离开这地方,回到宿舍。

雨继续下着,那雨停的时候,能不能见到彩虹呢?

【捌】

断续的曲子,最美或最温柔的

夜,带着一天的星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

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无名的展开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湖上风吹过,头发乱了,或是

水面皱起像鱼鳞的锦

四面里的辽阔,如同梦

荡漾着中心彷徨的过往

不着痕迹,谁都

认识那图画

沉在水底的记忆的倒影!

——林徽因《记忆》

当这到来的时刻,这里的一切都将成为记忆。

之兰送雨椛回到宿舍,换了衣服,雨椛静静的一个人坐在床铺上,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

舍友们都朝着之兰看来,寻求着答案。之兰只是摇着头,也静静的坐下了。叁,似乎也猜到了点什么,也默默不语。此刻的宿舍,别样的安静着。

一刻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大家,我想跟你说件事。”雨椛打破了安静。之兰和舍友们都朝了过来。

“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很担心我。对不起了,原谅我之前的脆弱。这里除了之兰和叁知道我的病之外,其他人并不清楚。我得了恶性脑肿瘤了,从一开始我就在问为什么病魔选择了我?我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已经在承受这个事实了,那样增加的负重,总让我喘不过气来。可我一直在要求着自己喜欢上这样的自己。曾经,刚被告知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爸爸妈妈的眼泪,我不知道这样的自己其实更让别人伤心,我不想要我身边的人伤心。我开始学着假装不知道生病的事,幻想可以简简单单的存在,可以和我身边的一直那样的生活着。这样简单的要求对我来说是最奢侈的要求,已经不可能了,上帝已经把我的梦摔成了碎片。我的眼睛很快就见不到一丝光线了,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是不是就是告诉我终结了,是不是我的生命要结束了?淋着雨,我一次次问着自己。我有黑色的眼睛,我以后都寻找不到光明了,为什么要给我黑色的世界?但触摸到兰的眼泪,我知道还不是结束,还不是黑色的世界,有你们的存在,我很幸福,你们依旧在我的身边,关心着我,这样的日子很珍贵,我只是换了另外一种生活的方式罢了。我想要喜欢上这样的自己。但我想我是时候离开这里了,离开这个充满记忆的地方。爸爸妈妈,我想也是时候告诉他们了。以后的日子也许就在医院度过了。我会勇敢的面对着黑色,但请你们习惯我不在的日子,我会想念你们的,我会一直一直为你们祈祷一切都好。”雨椛始终忍着眼泪,她明白明天开始自己就要在不同的地方过不同的生活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消息,大家或许是那样的不可接受,泪水模糊了双眼。这个宿舍,不,这个家,少了一个陆,它始终会是不完整的。习惯?怎么去习惯?

又是别样的安静,只是还可以听到雨的哭泣声。

第二天,匆忙赶来的爸爸妈妈接走了雨椛,住进了医院。

离开了,离开了曾走过种着南洋楹,芒果树,垂柳,白兰树,羊蹄甲的条条道路,离开了那平静的湖,离开了那湖心小岛,离开了那开满花的一片,离开了那些人儿,离开了这里的一切。

把或深或浅的记忆画面留在心底,静静的想念。

【玖】

摔倒的同时,想想心里存放的天空,无论天气怎么变化,那天空始终微笑着。摔倒了又有什么呢?再站起来就行了。

现在的雨椛,摄取不到一丝光线了。每想去一处地方都在别人的搀扶下进行。自由的身体约束着,总让雨椛不习惯。

“妈,我想出去走走。”躺了半天的雨椛,不想压抑的呆在这房间,即使里边和外边没有什么差别了。

“嗯,好。出去走走也好,活动下身体。”妈妈,掀开盖在雨椛身上的被单,扶着雨椛走下床,走了出去。

外面流动的空气,来往人群的脚步声,夹杂的声音,还是让人舒服着。和风气爽,早该多出来走走啦,雨椛这样想着。其实,没有颜色的世界,依旧能感受到很多东西,声音,味道,气味,还是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在呵。雨椛微笑的脸庞,舒心的享有这一切。妈妈看到雨椛愉悦的心情,心情也舒坦多了,但依旧夹杂着伤悲,因为妈妈清楚雨椛以后的日子会更加艰难,能简简单单的享受这一切都会是另外的问题了。

这时,妈妈看到爸爸在前面示意她过去,妈妈把雨椛扶到了椅子上,嘱咐着:“雨椛,乖乖的坐在这里,不要乱走。妈妈突然有件事,先离开一下。”

“明白,妈妈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雨椛答应着。

妈妈走向了爸爸。

“我刚从郑医生那边过来,郑医生跟我谈了关于女儿的病情,我们都需要做好心理准备了。”爸爸接着说,“郑医生说,脑肿瘤一旦开始蔓延,就是开始疯狂的肆虐,从检查的报告上来看,确实不容乐观。雨椛的身体会逐渐的虚弱下去,到后面活动的能力都没有,需要忍受着各种疼痛,甚至很快只能靠药物来维持着赋给她的时间。这对我们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但雨椛一直在坚持着,我们怎么可以输给了雨椛了呢?我们能做的好好的陪着雨椛,这么艰难的过程来的那么快,雨椛不知道能不能挺着过去…”爸爸抱着小声哭泣的妈妈,心里这滋味比自己得了脑肿瘤还难受。

“呜哇呜呜…”

雨椛听到了在自己前面有一个小男孩哭了,他爸爸妈妈呢?雨椛站起来,一步步小心走着,循声来到了小男孩的前面蹲下了,问道:“小弟弟,怎么了?不哭不哭,告诉姐姐怎么了?”

“疼,刚摔倒了。”小男孩抬起头,回答道。小男孩看了看雨椛,注意到了雨椛的眼睛,小手在雨椛晃了一下,没反应,姐姐的眼睛看不见?“姐姐,你的眼睛?”小男孩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哦,姐姐现在算是盲人。”雨椛淡淡的回答道,似乎坦然的接受了别人的眼光。“还疼吗?摔倒哪里?姐姐帮你揉揉。”

“这里。”小男孩的小手拉起雨椛的手,往膝盖破了皮的地方放下。

雨椛轻轻的揉着,说着:“好点了吗?以后要勇敢一点哦,摔倒了又有什么呢,站起来就行了,以后还要保护好爸爸妈妈的,对不对?”在对小男孩说的时候,未尝不是对自己说呢?可以摔倒,但要记得站起来。

“嗯,谢谢姐姐。姐姐一个人吗?我没事了,姐姐要去哪吗?我可以先保护姐姐,带着姐姐走。”小孩子的世界是那么纯真的世界。

“不用了,待会姐姐的妈妈会来接姐姐的。你可以找到爸爸妈妈吗?晚点姐姐送你回去好吗?”雨椛想自己还是可以做到很多事的,存在的时候,能够证明自己对于别人的意义,是幸福的事。

“嗯,好。”

“那我们去那边的椅子坐坐哈。”雨椛拉起小男孩的手,在小男孩的带领下,走向原来那边的椅子。

爸爸擦掉了妈妈的眼泪,说:“别伤心了,我们去看看雨椛,别让雨椛发觉了。”

爸爸妈妈来到雨椛旁边,发现雨椛正和一小男孩谈的正高兴,诧异着,问清了来龙去脉,把小男孩送回他的爸爸妈妈身边了。

天空依旧湛蓝色,依旧广阔无边的微笑着。

【拾】

如果忧伤后还是忧伤,那么微笑的寻找下一个不可能的自己。

慢慢的,雨椛的身体开始疲软,出去散散心,呼吸点新空气,已经被轮椅取代了双脚的作用。坐着轮椅上,接受着别人或多或少同情的目光,眼睛看不清或许刚好可以不用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可以减少雨椛心里的承受,妈妈这样想着。但很快,妈妈想错了。

这一天,雨椛又让妈妈推她出去走走,晒晒阳光。走在路上,很多自动让出了一条道来,并且不少人回过头来看看雨椛,看这一个坐在轮椅上且失明的女孩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妈妈,觉得旁人目光都集中着,热量迅高,像要燃烧了自己一样。

“啊!”妈妈这时手一滑,轮椅脱离了手,滑走了。下坡?雨椛随着轮椅下滑了。天啊,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妈妈边追着轮椅边喊着:“谁帮帮忙一下,挡住前面的轮椅啊…”

毕竟速度快了,行人望而退步,没能止住轮椅前进的冲劲。妈妈拼命的奔跑着,快了,再快点,就能抓住了。妈妈终于,终于抓住了轮椅的手柄,但要知道这在下坡呀,轮椅停了,雨椛向前倾,手没有用力抓紧或者已经没力气了,滚下了坡了。

一位行人眼看雨椛快撞上了,赶紧冲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雨椛。还好,还好来得及时,雨椛只是破了点皮,没有什么大碍。妈妈跑到了雨椛,手紧紧抓着雨椛的肩膀,生怕又出了什么事似的。

“谢谢您,谢谢!”妈妈连忙向那位行人道谢。

“不用谢,以后都注意点,这事开不起玩笑啊。”行人站起来走了。

妈妈把雨椛抱在怀里,轻轻的摸着雨椛的头,“孩子,吓着了吗?都是妈妈不好,都怪妈妈。妈妈晃神了,妈妈太注意别人了,所以…”

“没事的,妈妈。”雨椛抬起头,“我不是好好的吗?妈妈注意什么了吗?别人的眼光吗?雨椛并没有在意了,他们对我的同情,是因为他们对我的处境的感同身受。我想我应该习惯这样的自己。是悲剧,加上时间也成不了喜剧,那为什么不改变一下自己的心态呢?”

“嗯,是妈妈想太多了。”妈妈紧紧的抱着雨椛。

很多事情的本身,不是人可以改变的,那为什么不改变自己呢?

【拾壹】

在雨后的花,开的怎么样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病魔不曾放缓脚步,一次次的打击着雨椛。雨椛的身体现在只能依靠着打点滴来维持着,脸是那么憔悴,加上白色的床,一切显得是那么苍白呢。也许雨椛的命运已经基本写好了,只是等待着死神来叩门罢了。

“雨椛,我来了…”之兰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小雏菊。自从雨椛住院后,之兰总是隔三差五的来看雨椛。之前带着雨椛出去走走,后来雨椛身体运动不了了,之兰总是每次带不同的花来,像雏菊,郁金香,百合,石竹花,蝴蝶兰,星辰花,三色堇等等。

“兰,你来了呀。花呢,我来猜猜。”雨椛喜欢之兰带来的花,每次去触摸花都能猜出花的名字,这样带来的快乐不只是花的快乐。

之兰稍微把雨椛扶起了一点,把手中的花递给了雨椛。雨椛握着花,闻了一下,多么清香的味道,手触摸着小小的花瓣,然后在脑袋里想象着。

“是小雏菊吗?”

“唉,真是没难倒你呀。以后我带难猜一点的给你。”之兰接过雨椛的雏菊,插进了花瓶。

“嘿嘿,你得看是谁在猜呀。”雨椛得意的表情还是逗乐了爸爸妈妈。虽然现在的雨椛做任何的表情都耗费着很大的力气似的。

瓶里的花在微风下轻轻的摇曳着。欢乐的调子,并没有像是一个即将要离去的孩子的诉说。从生病开始,或长或短的一个历程,从黑云压头,到浑身湿透,到盛开的花儿,成长的代价背负着痛苦,迎面的微笑,从此刻在在脸上。

活着的意义,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

微笑,活着的状态,应该是如此。

花,在开出自己的美丽。

【拾贰】

谁讲过无言死的故事?

谁揭开过死后景象的帷幕?

谁到过曲折广阔的墓穴里

把它下面的阴影向人描述?

或者把现世的爱和恐惧

和未来的希望连在一起?

———珀西·雪莱《咏死》

花,慢慢的谢了。

时间放弃了雨椛,雨椛带着微笑同死神一起走了,在那开满盛花的季节,离开了。

爸爸妈妈悲伤的表情,眼里却是透着微笑,他们明白雨椛的离去并没有带走全部,微笑是送走女儿最好的礼物,微笑也是女儿留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之兰,舍友们,同学们,朋友们,注目着照片中微笑的雨椛,曾经留下的影子,都是笑脸,曾经有过悲伤的日子在阳光下也变得温暖了,曾经有过的欢乐还是会继续延续着。

墓碑堆满着鲜花,一朵朵都在风中绽放,都在雨中轻唱,都在阳光下微笑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