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了!

1

“妈妈,我讨厌你,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了”,我听到儿子这样跟我说心里好是激动,喜悦万分!

源起,昨晚我做好所有事情后看看时间已经11点了,这个万年坎“紧张焦虑的11点”。明天要去秋游,早起。我更早,要在写作营里分享。不早点睡起不来啊,起来了也累,还得在外跑一天,各种遐想,焦虑膨胀。

儿子呢,还上蹦下跳,抓着绘本要讲,我一下烦躁升起,心跳加快,说:“刚才玩了游戏,绘本就暂时不讲了,赶紧过来睡,明天早起!尽是到这个时候就哆哆嗦嗦!”声量不大却强硬高压。

儿子不情不愿红着眼睛来到床上,我正想发话,他突然大哭大吼:“呀!我打死你这个臭妈妈!”扑向我,我心想:坏了,没管住嘴。可是我的情绪还在,和儿子僵持了一会儿,我挡着他的时候理智渐渐游回来。拿起手帕递给儿子,说:“妈妈的意思是不看绘本,我们关灯听故事,你是想听我讲,还是听手机上的故事?”

儿子也缓和一些擦着眼泪说听手机上的故事,还好选了手机故事,我刚刚一肚子气,脑子里也没有故事,只有情绪澎湃后的余韵,心猛烈跳动后的余震。

听着故事,我们母子俩各自安静地躺着,听到搞笑的部分我和儿子说这一段好好笑。

儿子一番身,用后背和屁股堵住我的嘴:“哼!我最讨厌你了!”我一听,呀,原来还在生气。我说:“你讨厌我,我也永远爱你。”

儿子:“我不想再和你做朋友!”

我娇气说:“呜呜,不要嘛,我们还是好朋友嘛。”

哇,我又惊又喜啊,惊是有点担心他生气了有情绪了。喜是儿子不知不觉变得那么有力量,向妈妈说讨厌,不和我做朋友这些话是需要勇气的,内在力量不充足是不敢说出来。

回忆我小时候,被妈妈骂打都不敢说狠话,老憋着,只敢在心里暗暗呐喊,这呐喊却是无法释放的,压缩于身体里藏着,憋内伤啊。很高兴儿子能流动起自己的怒气。

可是之前的小心翼翼,害怕儿子受伤的心还是有,我凑过去问:“妈妈可以抱你吗?”

儿子:“不可以!”

我:“那什么时候可以?你告诉我”

儿子:“以后都不抱!不可以抱!”

我安静了一会,觉察到自己太紧张了,又陷入以前的过度保护的模式:一定要把儿子的开心不开心弄明白,试图把儿子从情绪里拉出来,各种不放心,不相信儿子能自己处理好情绪。

如同我小时候有情绪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可怜,我把这种感受投给儿子,觉得他也可怜。

及时觉察到后我马上喊自己停,把伸出去一半的手收回来,把嘴巴闭上,把紧张的心通过一次次深呼吸尽量放松下来,对自己说:儿子能自己消化情绪,给他时间和空间就好。

我便用被子盖住自己和手机,回看陪伴群的信息,写写分享。

一个五分钟的故事完了,儿子说:“我不听这个,要听下一个。”他头和身子都没有转向我,只把一只手伸向我的方向,我把手机塞到他手上。换了一个故事后,继续用他的后背对着我,我继续回复陪伴群的讨论。

这样换了大概三个故事后儿子问:“怎么风扇发出唰唰唰的声音?”

我说:“是呢,为什么呢?”

我开灯看了一下,原来风扇正好吹着他的一个玩具,玩具有个零件会动,发出声响。

儿子起来去把风扇和玩具调整了一下,声音没了,圆嘟嘟的眼睛笑成两轮弯月,扑向我说:“我弄好啦”。我抱着他又链接上了。他的情绪烟消云散,飘向千里之外了。

早在两个月前唐老师带我看见我对儿子的情绪过度保护,没能让儿子有机会去体验自己任何的沮丧,失落,生气,愤怒……以至于儿子一有情绪就冲我发,拳打脚踢,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还可以独处慢慢消化,我干扰太多,没能给机会他体验。

体验到儿子这的改变后,我更有信心去面对儿子的情绪,他是有这个能力去管理自己。真的很庆幸,这个弯拐得及时,虽然说任何时候都不晚,于我的体验越晚需要的耐心更多,和做功更大。

感恩一切来得刚刚好的遇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