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淋过的最大的雨,是你在烈日下的不回头”

图片源自纹字锁屏

(一)

如果说相逢是一种缘分,那我的幸运大概是从与你相遇开始的,直到你转身离去的前一秒,我仍然坚信我短暂拥有的美好无与伦比。

恰逢梅雨季,魔都的天气阴雨连绵,对于所有曾有所耳闻亦或亲历过的孩子来说,这是最司空见惯,也是最熟悉的天气。在这个季节里,大家的袜子和衣服永远是湿漉漉的,潮湿的天气配上沉闷的心情,空气里也裹藏着一丝躁动。

林澍和裴佳颖的邂逅在那个简单却不平凡的小岁月里,虽然不是梦幻里公主和王子的绝妙相逢,却也享受着独特的浪漫。

大一暑假来临,刚结束期末考的林澍只身踏上了杭州前往上海的高铁,一个小时的行程也因此打开了他的奇幻旅程。

七月份正式入职实习,也算抓住了六月梅雨季的尾巴,开始投奔好朋友的怀抱。不巧的是,一向靠谱的好基友因为某些课业项目爽了约,徒留林澍一人踏上“寻友之路”。汹猛的雨势似乎从来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有所眷顾,反而更猛烈了些。

沿着好基友的“千叮万嘱”,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淹没在拥挤的人群,终于辗转反侧到达了目的地,还要循着路线找到精确位置。

裴佳颖刚从市区回来,巧的是她跟林澍搭了同一班公交车,两人一前一后下车,都驻足在站牌旁的避雨处。看着来往的人群一波接着一波地离开,每次都只剩下落单的两个人,一边叹息着这场来势汹汹的大雨,一边不时偷瞄着旁边的这位,内心os道“同是天涯沦落人”。

两人相互寒暄了几句,也大致了解了各自的具体情况,彼此更多了同情+同情。

最后,不得已而终,只能不顾雨水的冲蚀和洗刷,两人开始在雨中狂奔,佳颖在前面带路,林澍紧随其后,他们一路飞驰。这场景,好似两个调皮的孩子,既豪情万丈,又中规中矩,可爱中透漏着一点点甜蜜。

林澍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又很亲近的环境,如果说,这里的天气对于每一个初来乍到的人都意味着来自这个世界一丝“恶意”的话,那他所遇见的这场奇缘会是他最喜乐的旅程,或许永生难忘,或许历历在目,“耿耿于怀”。

带着林澍找到了好基友做项目的实验室外,他们互加了微信,说是方便之后亲自道谢以示诚意。

佳颖道别之后就冒着大雨直奔寝室而去,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林澍只有一个感觉:这女孩真酷!

(二)

喝过很多鸡汤,悟过些许道理,却仍旧没能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包括爱情。

小经验经常讲:女孩子千万不要经常和一个人聊天,因为你很容易爱上那个一直陪你聊天的人。

敏感脆弱的心灵,很容易被细小的温暖感动,也往往沉浸在甜言蜜语的滋润里不想挣脱,不要让习惯蒙蔽了双眼,也麻痹了心灵。

每天晚上,佳颖都会收到林澍的消息,一般都是嘘寒问暖的言语。这对于佳颖来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而她也欣喜这段关系的存在。至少在她的生命里,又多了一个关心她的人,有着情侣似的暧昧,超越情侣,却恋爱未满。

九月份,林澍的实习期满,为了等佳颖返校,他特地在上海多停留了一周。

一面之缘的网友终于有了再次见面的机会,这次的见面不同寻常,他们俨然已经成了熟络的朋友,上得起台面,也开得起玩笑。

那天,林澍去机场接佳颖前,特地在花店挑选了一束玫瑰花,当佳颖缓缓地向他走来的时候,内心的忐忑全现于脸上,些许不解和激动,她不知道接下来的场景是否可控,或者是自己想多了。

捧着一束鲜花,当说出那句“我喜欢你”的时候,林澍那双渴求的眼神一直盯着久久不能平复聒噪内心的佳颖,仿佛时间定格在那短暂却漫长的五秒钟,一个拥抱加上耳语,从林澍的表情就能看出,他这段时间的陪伴换得了佳颖的真情。

玫瑰花是一份持久的爱,一份值得珍惜的爱。

而12朵玫瑰,如同我们对爱的憧憬,全部的爱给最爱的你,baby你才是我的全部。

(三)

时间、空间虽不曾永恒,却绝对炽热。

两个城市的距离,显而易见。但我愿克服显性的距离,来缩小这内心的隔阂,我们赢出了空间。

同一个时区,不同的分厘;同一个季节,不同的温度;同一片天空,不一样的心情。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路程里,我们也抓住了时间的节点。

三年异地恋,几百张来往车票,几千分钟通话记录,几万小时的思念,再加上偶尔几次的冷战和争吵,一同构成了暂且的爱情和澎湃的青春。

说好的爱情,说好的永远,没有人说放弃,没有人先放开手,我们要一直走!

不要无疾而终的爱情,却始终逃脱不了这个魔咒,乍见之欢,相处之甜,都不抵再见之痛。

曾经林澍说过陪她一起等夏天,等那个明媚的季节,没有阵阵冷雨拍打,没有瓢泼大雨侵袭,可他带来的全都是最汹猛的雨势,让人猝不及防。

分手那天,阳光正好,烈日当空,再见是个分别,也是他转身的最后一个理由。

十几年前,当《六月的雨》伴随着《仙剑奇侠传》的热播传遍大街小巷,当时还听不太懂歌词,只觉得在一个雨季,我们曾分离,所以才更想念。

慢慢地,后来才发现,并不是只有雨天才会淋雨,也并不是只有雨天才有刻骨铭心的思恋。

很多年后,看到张嘉佳的一句:我淋过的最大的雨,是你那一天在烈日下的不回头。

我们才明白,什么是晴天霹雳,什么是乐极生悲,该有的浓情都已化为无声的信号,随时光而逝,随岁月长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