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公民高效阅读蜕变营第13期分享《活出生命的意义》

尼采: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便能生存。



在生活中,一些不可控的力量可能会拿走你很多东西,但他唯一无法剥夺的是你自主选择如何应对不同处境的自由。

虽然我们无法控制生命中会发生什么,但可以控制面对这些事情,使自己的情绪和行动。

只要我们拥有自主选择如何应对处境的自由,我们就不会一无所有。

比如:拥有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让很多身患重病者能够承受着这样活着的方式。


不要只想着成功,你越想成功,就越容易失败。

成功是一个人无意识地投身于某一位伟大的事业时产生的衍生品。或者是他为他人奉献时的副产品。



爱是人类终身追求的最高目标。

拯救人类要通过爱与被爱。

天使存在于无比美丽的永恒思念中。

培养幽默感:每天讲一个好笑的故事

幽默是灵魂保存自我的另一种武器,幽默比人性中其他任何成分更能使人陌生痛苦,从任何境遇中超脱出来,哪怕只是几秒钟。

比如有一天你回到手术室,正在做一个大的腹部手术,突然助理跑了进来,反正动起来动起来向大家通报,主任医生驾到。

培养幽默感并一种幽默的态度看待事情,是人在掌握生存艺术时学到的技巧。

比如尽管在集中营中苦难无处不在,但还是有可能运用生存的艺术。

打个比方,一个人苦难就好比毒气,如果像空荡荡的毒气时灌入一定量的毒气气体,将完全而均匀的弥漫开来,不管房间有多大人的苦难也是这样,他完全占据了你的灵魂和意识,不管苦难是大还是小,因此人苦难的量完全是相对的。

这也意味着一件非常琐屑的事情也能够带给人生极大的快乐。


内在自由

即使是在可怕的心理和生理条件下,人也能够保持一定的精神自由和意志独立。

人们一直拥有在任何环境中选择自己的态度和行为方式的自由。

人们也经常会遇到需要抉择的时刻,每天每时你都需要作出决定,这样的决定将使你要么屈从于致命的暴力,要么保持自我内在的自由,同时也将决定你是否成为环境的玩物,是否抛弃自由和尊严而变成标准囚徒。


配得上他们的苦难

忍受痛苦的方式是一种真正的内在升华,就是这种精神的自由,任谁也无法夺走,使生活变得有目的有意义。

如果说生命有意义,那么遭受苦难也有意义,苦难厄运和死亡是生活不可剥离的组成部分,没有苦难和死亡人的生命就不完整。


内在力量:把坏事变好事的能力

人接受命运和所有苦难背负起十字架的方式,为他提供了服务于其生命更深刻含义的巨大机会。

即便在最困难的环境下也是如此,他仍然可以做一个勇敢自尊和无私的人,否则为了活命,他会忘记自己的尊严,变得无异于禽兽。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苦苦环境所提供的,能使人道德完善的机会,有的人会充分利用他,有的人会放弃他,这也决定了他是否配得上自己所遭受的苦难。

正是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下,人才有实现精神升华的机会。

生命最终意味着承担与接受所有的挑战,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这一巨大的责任。

生命的意义不是某种含糊的东西,而是非常实在和具体的它构成人的命运,而每个人的命运都是独特的。

如果经受磨难是命中注定的,那么你就应当把经受磨难作为自己独特的任务。

不管我们经受过多大的苦难,将来那都是一笔财富。

尼采:那没有能杀死我的,会让我更强壮。

你所经历的,世人夺不去。


心理的减压病

当一个人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一旦得到解放反而面临着某种危险。

尤其是在巨大的心理压力突然消失的情况下,这种危险在心理的意义上就是心理的减压病。

正如潜水员突然离开潜水舱会损害他的身体健康一样,犯人突然从高度紧张的集中营得到解放,也可能遭受道德和精神方面的损伤。

在这一心理阶段,资质比较愚钝的人,不太容易摆脱集中营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残忍行为的影响。获得自由以后,他们觉得自己可以随意而轻率的运用自己的自由了,对他们来说,为你改变的是现在他们有被压迫者变成了压迫着他们是暴力和不攻的实施者,而不是接受着他们痛苦的经历成了为所欲为的借口,这种情况在小事中就能很清楚的看出来。。

故事:

比如一个朋友穿过农田,正朝集中营方向走,突然到了一块长着绿油油庄稼的田地,另外一个朋友本能的想绕道走,但是他扯着另一个人的胳膊,径直从地里穿了过去它。被拉着的那个朋友嘀咕了几句,大概是说不该践踏青苗,他便生气了,愤怒的瞪了这位朋友,一眼吼道,你甭说了,他们夺走了我们多少东西。我老婆和孩子都被毒死了,更别说其他了,你却不许我采几根庄稼。

谁也没有权利为非作歹,哪怕别人曾经这样对待你。

我们必须努力让他们回归正道,否则所造成的损失远远大于几株青苗。


努力发现生命的意义正是人最主要的动力。

生命的意义是独特的,因为知识并且只能是有特定的某个人来完成。

人能够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价值而活,甚至为此付出生命。


追求意义

法国人曾做过一项民意检验显示结果,89%的被访人承认,人需要某种东西才能活下去。

.另有61%的人承认自己的生活中确有某种东西,或者某个人是自己愿意为之献出生命的。


存在之挫折

一定程度的冲突是正常的健康的,人对生命价值的担心,乃至绝望是一种存在之焦虑,而绝非心理疾病。

心理动力

人实际需要的不是没有紧张的状态,而是为了追求某个自由选择的、有价值的目标,而付出的努力和奋斗。

她需要的不是不问代价的去消除紧张,而是某个有带他去完成的潜在意义的召唤,人所需要的不是“内稳定”而是我所谓的“精神动力”。


存在之虚无

传统思想和无思想

在最近时期,人类还遭受到一种丧失,那就是原本作为其行为根基的传统,迅速的削减,丧失了告诉他必须做什么的本能,丧失了告诉他应该做什么的传统。

有时人甚至连自己想做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他要么去做别人所做的事(随大流),要么做别人希望他做的事情(集权主义)。

存在之虚无的主要表现是厌倦。现在我们能够理解叔本华的话:人注定要徘徊在焦虑和厌倦这两极事之间。

事实上对精神病学家来说厌倦所带来的问题

要比焦虑带来的多,而且这些问题日益严重,

因为自动化可能导致普通工人的闲暇时间越来越多,而许多工人不知道该如何利用这些大量的闲暇时间。

比如我们来看看“星期日神经官能症”,人们在忙碌了一周后,突然觉得生活没有了内容,其内心的空虚感凸显出来,类似抑郁暴躁和药物依赖这样的普遍现象,除非我们承认其背后的存在之虚无否则是难易理解的。

领养老金的人和年长者容易出现这样的危机,也是因为同样的道理。

比如2020年疫情期间很多人在家没办法出去在家呆的时间很久,没有事情可做,很多人也会感觉很空虚,出现抑郁和暴躁。

存在着虚无,还带着各种各样的面具和伪装出现。

比如有时遭遇挫折的人对意义的追求,会通过追求权利。(包括追求权利是最原始的形态及金钱。)得到替代性补偿。

还有一些时候遇到挫折的人对意义的追求,会被追求享乐所替代。


负责任是人类存在之根本

生命的意义在每个人每一天每一刻都是不同的,所以重要的不是生命之意义的普遍性,而是在特定时刻每个人特殊的生命意义。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使命,这个使命是他人无法替代的,并且你的生命也不可能重来一次,这样每个人生命的任务就是特定的,完成这些任务的机会也是特定的。


存在之本质

人越是忘记自己,投身于某种事业或献身于所爱的人,他就越有人性,越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责任感的重要性。我们要明白自己

为什么负责

对什么负责

以及对谁负责。

首先,他要求你设想是在经历第二次生命,仿佛你已经获得重生,再不要像过去那样一定要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首先他要求你设想现在就是过去,

其次,过去能够被改变和修补,这就是人能够直面生命的有限性及自身生命的终结者。


三种不同方式来发现生命之意义

一、通过创立某项工作或者从事某种事业。

二、通过体验某种事情或面对某个人。

三、在忍受不可避免的苦难时,采取某种态度。

第1种方法就是成就或成功,其意义显而易见。

第2种方法是通过体验某种事情,如真善美。

通过体验自然和文化或者体验另一个人的独特性,就是说去爱某个人。

爱的意义:爱是直达另一个人内心深处的唯一途径。只有在深爱另一个人,是你才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的本质。

苦难的意义:即使在看似毫无希望的境地,即使面对无可改变的恶语,人们也能找到生命之意义。

那时重要的是能够见证人类潜能之极致,

既人能够将个人的灾难转化为胜利,将个人的厄运转化为人类之成就。

当我们无法改变客观现实时,比如患了不可治愈的癌症,我们就面临着自我转变的挑战。

改变对待不可改变着命运的态度。

对痛苦赋予意义。

人主要关注的不是获得快乐或者避免痛苦,而是看到其生命的意义,这也是人们为什么甚至准备着去受苦,在这个意义上他的痛苦有了意义。

如果痛苦已经发生是不可避免的了,那就去找到痛苦的意义。

如果有些痛苦是可以避免的,那么有意义的事就是去消除痛苦的根源。

《圣经》:上帝保存着你所有的眼泪。

你所有的痛苦未必都是没有意义的。


任何时候人都必须决定哪些可能性将成为它存在的纪念碑,一旦实现了,它就会变成了时间驿站中不朽的印记。

生命之短暂:悲观主义和积极向上

悲观主义者好比一个恐惧而悲伤地看着墙上的挂历,每天都被撕掉一张挂历,越变越薄的人。

而积极地应对生活问题的人,好比一个每撕掉一张,就把它整整齐齐的摞在一起,还要在背面记几行日记的人,他可以自豪而快乐的回忆,日记中所记下来的所有充实的日子,那些他曾经有过的全部生活。


恐惧本身是引起恐惧的事实之父

比如害怕脸红的人在走进大厅面对众人屎,实际上更容易脸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将愿望是思想之父的说法修改为恐惧,本身是引起恐惧的事实之父。

恐惧能带来你所害怕之事,强迫性的愿望反而使你极为盼望的事情变得不可能,这种过度渴望在性神经管能症患者身上最为常见。

快乐是(而且一直是)一种附加品,如果这种附加品本身成了目的,反而会受到减损。

矛盾意义法:

借助人类特有的幽默感进行自我审视,降低对预期焦虑的关注。

学会自嘲:以嘲弄的方式去取笑他。

矛盾意义法的技术基础源于以下两个方面的事实:

第一正是恐惧导致了所害怕的事情的出现

第二过度渴望使其所希望的事情变得不可能。

解决办法:让患恐惧症的人关注他所害怕的事情,哪怕只是一小会

举个例子,一名年轻的医生犹豫害怕出汗,他一想到会出汗,马上就会大汗淋漓,为了切断这种恶性循环。医生建议他在将要出汗时下决心,让大家看看他是多能出汗。

一星期后她来告诉我一声,只要他遇到引发他预期焦虑的人,他就对自己说,以前我只出过12公斤的汗,这次我至少要在他面前输上120公斤的汗,结果遭受这种恐惧症折磨4年之久的,他只用了一个疗程,也就一周的时间就彻底摆脱了这种病症。

这个过程实际上是逆转患者心态的过程,直到他以相反的愿望取代原来的害怕。这样的治疗有效的降低了焦虑脂肪上的分泌。

矛盾意义法,还可以用来治疗睡眠障碍。

对于失眠的恐惧,对入睡的过度关注,反倒让患者更加难以入睡,要口服这一恐惧,建议患者不要试图入睡,而是试着做相反的事,就是尽可能晚点上床睡觉,换句话说对入室的过度关注,会产生一种不能入睡的预期焦虑,因此必须应用矛盾聊吧,你不睡觉来代替他,这样很快就会入睡了。


每个人都有随时改变自己决定的自由

人最终决定着自己的命运,人不是简单的活着,而是时时需要对自己的前途作出判断,决定下一个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自由是人的生命消极的一面,而其积极的一面就是责任。

如果人不能负责任的生活,那自由会堕落为放任,这就为什么

我要说东海岸的自由女神像应该配上西海岸的责任女神像的原因。


人最终是自我决定的

他成为什么,在天赋与环境的限度内,是他自己决定的结果。

比如在集中营,我们亲眼目睹有的人像猪猡,有人向圣人人的内心里,这两种可能都有,最终表现出哪一种是决定的结果,而不是环境的产物。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是人发明出来的,但是心中默默祈祷着上帝而进入那些毒气室的也是人。


如何充分利用任何的给定的环境,面对灾难而保持乐观。

人类总是有能力

一、将人生的苦难转化为成就

二、从罪过中提炼改过自新的机会

三、从短暂的生命中获取负责任的行为的动力。

乐观不能通过命令获得,信任和爱也一样,幸福也不是能够强求的,他只能是结果。

人一定要有理由才能幸福起来,一单找到了那个理由,他自然而然会感到幸福。

就比如你想要让某个人笑,那你需要给她一个笑的理由,比如讲个笑话。


无意义感

有人会说,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生活目标却没有了。

失业型神经官能症的年轻抑郁症患者,

这一病症是由两方面错误的认知而导致的,

一是错误地把失业和没用等同起来,

二是把没用跟生活没有意义等同起来,

结果只要说服患者加入青年志愿者组织,接受成人教育,或者访问公共图书馆等等,换句话说只要他们能用不花钱但有意义的活动填补大量空闲时间,他们的抑郁症就消失了,虽然经济状况毫无改善,肚子仍然挨饿,的确人不光是靠福利活着。

残疾不是杰里郎选择的,但他选择了不让厄运摧垮自己。

个人的价值不仅仅源于他当下是否有用。存在本身就有价值。

弗兰克尔:生命的意义在于帮助他人找到他们生命的意义。

关注芒果M,一个热爱成长,喂饱好奇的宇宙公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