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4

啤酒的味道在我喝起来总是苦的,苦涩得难以下咽,即使用辣去刺激味蕾,也难以抵消它的苦。我不喜欢喝啤酒,冰的,不冰的,一直都不喜欢。但我又很早就开始有酗的倾向,酗酒、暴饮暴食,夸大和强撑的行为就是一种发泄。自从上大学以来,我的酒量直线下降,长期不接触酒精让我的感官变得更为敏感。啤酒更苦了,也更容易喝醉。不只是啤酒,一杯小度数的果酒都能让我头晕。我实在是不喜欢喝酒了,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坚定这个想法。

我第一次喝酒是初中和飘一起,在周五晚上借着做作业为由溜出校门,因为想和RIO,所以让当时的“男朋友”从城里买了送来。结果他忘买开瓶器,自己用牙齿咬开了。我们坐在公园的长椅喝酒,他和我们保持着距离。结果我喝得扔了钱包,他喝得上树,我用手机拍下了那个画面。现在想想,那时候也很有意思。

后来还有一件关于喝酒的事,其中的一个情节被我写进了小说里。

也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学校和他聊天,见他那头的QQ显示方式还是2G在线,心想这么晚了他还在外面。出于不放心,我问他在哪里,他起初还装作自己在家,被我识破后发来一张黑漆漆的照片,只有一点亮光。我就抱着手机双眼紧紧盯着照片,脑海里不断闪过街道,猜测他在哪里。他说,就在我的附近,喝了酒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了。我立马从学校出来,先去了学府花园找一圈没有人,在快放弃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朝着学校食堂后门的方向走去,我一个人走了一公里,才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果然是他,我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被我吓了一跳,我披散着头发。我让他快点回去,他不动,我就拽他的衣角,他还是不动。我就使劲拉他的胳膊。那是我们少有的肢体接触,走到一个路灯下,他忽然又耍赖不走。盯着路灯里的飞蛾,嘴里嘀咕着,好多虫啊,它们怎么都飞在这里头?

再往后记忆深刻的一次,是初三晚上一个人买了三罐啤酒,在学校操场的看台上买醉。已经忘了是为什么事情伤心,那时就觉得啤酒很苦,还是强忍着喝完了。回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着的,但我还有意识。回去后,他们都睡了,给我留了门。没有人发现我的异常,我忍着头痛洗漱完,钻进被子里无声地哭。

昨天晚上他问我,知不知道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不敢哭出声是什么感觉。我太清楚了,此不多言。

还有一次喝酒是去年暑假陪我妈,她因为我的生活费和叔叔微信上吵架。大晚上拉着我去吃烧烤喝啤酒,那天我一瓶下肚,我整个额头和下巴都起了暗红的疹子,看起来很可怖。喝到一半我妈叫来了她朋友,我也就回去了。我一个人哭了很久,我的存在太过于尴尬,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其实我现在也是,一直都是。喝酒的时候不开心,喝完了一样不开心。只是现在的不开心更为复杂了,夹杂了太多的现实因素,是如何也消散不了的不快。

以后还是不要喝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