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对手

教会人工智能折纸。

飞机码头原创科幻小说《高次曲面》,讨论折纸和人工智能的关系。

4、对手

机器人三大定律是一个细思级恐的逻辑。马山想。

不存在"人",只有"人类"。"智商"与日俱增的AI在围棋上打败人类的时候,我们终于有了害怕的理由,围棋无疑是表征人类"计算能力"的一项重要行为。

但是该害怕吗?谁知道呢?

有些人害怕,有些人不害怕,可不会有"人类害怕了"的说法。况且,害怕的人害怕的不是事实,而是趋势,是不确定性,不知道人工智能未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这么来说,这叫人害怕的不是人工智能。任何时候,叫人恐慌的,都是一个叫"不知道"的东西,除了拉普拉斯魔,谁都不知道该害怕的是什么,吊诡的是,我们不知道我们该害怕什么,这恰恰就是叫人害怕的原因。

马山反而不感到害怕,什么都不太懂,就不会害怕。何况,一直有个叫做"未来"的东西,没有办法感官知觉到,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最多有点担心,到不了害怕的程度。

人工智能并不可怕,造出一个程序、机器、APP或者无论什么怪物,在智力游戏上打败人类,没有什么稀奇的,人类在体能项目上,落后机器太久了,以至于没有人害怕机器比人类更坚硬、高大,有力量。

为什么智力游戏胜过人类就叫人害怕呢?大家讨论的人工智能,根本算不算什么。直接说吧,就是那个被叫做阿尔法的狗东西,或者大家怎么叫来着,阿尔法狗的东西。

既然是人造的,干嘛不造个两台,自己和自己下围棋。你猜会下成什么样子?两个一模一样的机器,读过一模一样的世界上能够找到的所有棋谱,采用一模一样的算法逻辑,一样的研究团队和制造者。总之,完全一模一样。然后下围棋,下棋过程中,人类不参与任何决策,AI全自动化运行,绝不要像阿尔法狗一样,观察过几千万棋谱后,就自己和自己下棋。

他俩是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还是不一样的东西。

马山想:这就和自己与自己下棋是一模一样的事情。这么无聊的事情,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自己和自己玩下去。要么,阿尔法狗起码也是双重人格,自己和自己玩。

两年时间了,除了写写日记,他没什么事情可以干,可以和任何人对话,但并不能见到已经生产出来的人工智能,按照数学家奥树的说法,马山可以干任何事情,但不会见到人工智能,除非他可以见到的时候。

马山当时就说,我的任务是教育人工智能折纸,没有见到我怎么教会它们?他们?

奥树说,你可以继续折纸,或者看看我们这里,机器人可以干什么?

马山说,"在阿西莫夫的小说中,机器人心理学家这个角色不是为了研究机器人的心理问题,反过来,是为了研究人类的心智模式。我知道你们找我的原因,正是因为我什么都不懂。不过我得提一个要求,这里需要一个女汉子。"

为什么?

因为女性的感受力更强,不需要理解概念,只需要感受就够了。

还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