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鹿晗张艺兴想演“变态”,突破自我能让小鲜肉们华丽转身吗

上周,“建国三部曲”系列之《建军大业》曝光了一组人物剧照,不仅中生代实力演员云集,还出现了李易峰、马天宇、刘昊然、张艺兴、欧豪、等一系列“小鲜肉”。在这些流量巨咖的影响下,短时间内转发破突破8万,评论几乎被“期待体”霸占——“期待李易峰”、“期待张艺兴”……

对于让小鲜肉们去饰演革命年代正气凛然的历史人物,导演刘伟强表示,希望用这些演员中的“新鲜血液”去贴近这些历史人物青年时代的风采。然而这些“新鲜血液”自“两会”以来却一直处于被批评的风口浪尖:

宋丹丹批小鲜肉攀比心重 一夜成名不懂做人。

陈道明再质疑小鲜肉职业观:手破了就是敬业?

李雪健公开痛骂某些演员无耻:做了演员,就别糟蹋这个名字!

张光北告诫小鲜肉:想演好戏,先学会做好人。

从陈道明老师的“再”可以看出,这显然不是小鲜肉们第一次被质疑了。面对质疑,“小鲜肉”们的回应也颇耐人寻味:集体拒绝这个称号。

他们似乎有了统一的认知——“小鲜肉”不是个好词,代表的是只能靠脸蛋的空架子。有趣的是,在对演艺事业上的追求上,所谓的“小鲜肉们”也有着惊人的相似:

那么,鲜肉时代的口碑危机能够通过突破自我去“演变态”来化解吗?

小鲜肉们到底看上了“变态”的什么?

在笔者看来,演变态不一定和奖项挂钩,但绝对能展现演技。这对于深陷口碑危机的小鲜肉来说是一个绝佳的翻身机会,放眼好莱坞,还真有不少通过出演“变态”而获奖的例子:

安东尼·霍普金斯凭借《沉默的羔羊》获得第64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查理兹·塞隆凭借《女魔头》获得第76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凯文·史派西凭借《非常嫌疑犯》获得第68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爱德华·诺顿凭借《一级恐惧》获得第54届美国金球奖最佳男配角;

哈维尔·巴登凭借《老无所依》获得第80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希斯·莱杰凭借《蝙蝠侠:黑暗骑士》获得第81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以上的角色或灭绝人性,或玩弄人性,或没有人性,性格和行为上有极其突出的记忆点,人物形象也显得十分浓重。而演员们通过突破自我奉上了与本人平常完全不同的形象,精准地撩拨到了观众的神经,给人带来的冲击感历久弥新。

爱德华·诺顿《一级恐惧》,精神病中的“特仑苏”

但演技受到赞美的同时,还可能受到舆论的诋毁,欧美观众在“出戏“这一点上比我们强一些,中国的演员却曾因为“角色太坏”吃过不少苦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安嘉和的扮演者冯远征,因为这部电视剧红遍大江南北,但“家暴”的标签也从未远离——他的朋友曾发短信威胁他“最近别让我看到你,看见你小心我打你!”;他的轮胎曾经被人扎爆;逛超市时被入戏太深的剧迷指着鼻子骂,小孩子看到他就会哭;甚至十几年后,社会新闻有家庭暴力的新闻配图,用的都是冯远征的剧照。

冯远的妻子梁丹妮曾透露,在这部电视剧播出后,朋友曾经对她说:“丹妮,快把衣服脱了我们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伤?”可见安嘉和的变态多么深入人心,从皮相坏到了骨子里。

李明启老师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相较于李明启,她更为人熟知的是名字是——“容嬷嬷”。除去电视剧的影响,现实中很难将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跟《还珠格格》里那个爱扎人、爱扇耳光、坏到极致的“容嬷嬷”联系起来。电视剧播出后,李明启老师带着笑容走到街上都会被人骂,出去买菜还吓哭过小孩,真是“演员已出戏,观众却还在戏中”。

由此可见,小鲜肉们显然承担不起“演变态”的负面影响。对于他们来说,突破自我的梦想太过伟大也太过违和。违和的地方在于,与人民艺术家积累演技的方式不同,小鲜肉们习惯以一种跨越式的思维引导他们的“演员”生涯,彰显演技的野心也随着人气不断膨胀,反正不管演技好坏,粉丝都会买账。

是什么阻碍了鲜肉们想突破自我的满腔热忱?

在新人辈出的娱乐圈,迷妹们换“老公”的速度比换口红色号的速度还要快。今天她们还高喊着“要为黄轩生猴子”,明天就哭闹着“为李达康守护GDP”了。对于正在上升期的鲜肉们来说,想要维持和巩固人气的方法除了不断推出新作品,保持市场曝光率外,突破自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加上自全国“两会”以来,国内“小鲜肉”们的演技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于是他们都在努力寻找一个机会来为自己正名,突破自我饰演“反派”似乎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那么,到底是什么阻碍了鲜肉们满腔想突破自我的热忱呢?

(1)缺少作为演员的基本素养

想要出演“变态”、“反派”这类突破性的角色,如果不是天赋型选手,至少需要对生活、对艺术、对人情有一定的阅历,而稚嫩的“小鲜肉”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他们最大的特点是高颜值和大长腿,呈现在荧幕上的画面也多是为了配合这两大要素:用大景别拍摄小鲜肉的脸,捕捉他们的招牌微笑;远景逆光慢动作,只为展现优越的身高。

对于这点,把“变态”演到了极致的冯远征同样有话要说。在之前《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选角环节中,冯远征表示当时有五个候选人,他是其中最丑的的一个,也只有他没有包袱可言。“张建栋导演本来想找一个大帅哥演打老婆,营造这种反差。结果很不幸的是那几个大帅哥都不愿意破坏自己的形象,觉得‘我怎么能当坏人呢’?”

但不突破自我、解放天性又如何获得更多可能性呢?尽管“小鲜肉们”自走红之日就在头条上过着酷炫人生,不仅引流能力超群,还是粉丝梦想的KOL,粉丝们爱的就是他们荧屏中无死角的完美颜值。所以,让他们放下身段、破坏精心包装的面相去饰演“变态”,即使是自身意愿所趋亦或是演技达标,粉丝也有可能不买账。

(2)没有融入事业的决心,态度不正

放眼国际影坛,为戏献身的例子数不胜数:克里斯蒂安·贝尔曾为了饰演一名失眠、焦虑症患者,把自己的强壮体格减了27公斤,从壮汉瘦到只剩排骨,造成他减肥的原因,竟然只是剧本“写错字”误打误撞所产生的结果,但贝尔那饥渴的艺术家气质刺激他这样试一试,于是他将《机械师》剧本里那个活着的皮包骨展现了出来,无论外貌还是精神状态完全与现实中的那些失眠、焦虑症患者无异。

左图为《机械师》,右图为一年后出演《蝙蝠侠》

在《蝙蝠侠:黑暗骑士》中饰演“Joker”的希斯·莱杰则入戏得更彻底。电影开拍前,希斯·莱杰甚至把自己关在在伦敦的饭店房间里一个月,来试验角色的各种可能性,并将嘴角割裂用真实的刀伤感受着这个变态序列上里程碑式的人物。为了人戏合一,希斯莱杰从外表到灵魂完完全全变成另一个人,不也是一种“变态”吗?

缅怀逝世九年的希斯莱杰

反观国内,小鲜肉不仅没有高超的演技,更没有哪一个人有劳筋骨、饿体肤的决心,在表演的时候以燃烧自己为代价,手破了、哭晕了、反季节拍戏成了敬业的标配。而且,滥用替身也是一大诟病。拍打戏用替身情有可原,文戏也用替身是因为自己“当时在别的组拍戏,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上的节约”,新晋百花奖最佳男配角李易峰如是说,与此同时他还呼吁“小鲜肉们要做到敬业”。

比起演什么像什么的老艺术家们,这些“演什么都像自己”和“演什么都不是自己演”的小鲜肉们,光有颜值没有演技,用面瘫、轧戏、抠图、替身去完成之前的表演,谁能保证在“变态”角色到来的时候,他们能突破自我抓住机会呢?

要知道,演技是一种流动的本质,不断变换但仍会保持着辨识度,“变态”演技更是如此。《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冯远征谈安嘉和自杀那一幕时透露自己设计了四种截然不同的表演方式,有深情的、泪流满面的、还有相对冷静的。

冯远征表示,“作为一个演员,在演关键戏的时候,一定要设计出几种方案。当导演否定你的时候,你如果找不到其他的方案,这是很可怕的。”

结语

笔者看来,无论是安嘉和、Joker或是其他任何一个“变态”角色,他们的共性是——人。只有人才会在喜悦、惊讶、悲伤、愤怒等不同的情绪时刻表现出不同的律动,不只流于表面的凶狠才能展现出变态之外的真实感,真实到让观众害怕,又浮夸得合情合理。

小鲜肉们在忙着追逐“演员”远大前程同时,却忘了一个朴素的道理:那些通过饰演“变态”获得认知、获得奖项的演员,并不是因为演了变态演技才变好,而是他们本身就具备了诠释角色的能力。2005年希斯·莱杰就凭借《断背山》中的表演获得第78届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凯文·史派西也因为舞台剧《迷失在扬克斯》获得美国托尼奖最佳男演员。

小鲜肉们若是单纯想通过“演变态”来自证演技、提升口碑,已构成一种本末倒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