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哭诉:咱俩都结婚了,你娘家房子为啥不能给我爸当婚房

《傲慢与偏见》里说:“只谈钱的婚姻是荒谬的,不谈钱的婚姻是愚蠢的”。好的婚姻,真的一半是钱,一半是爱。图网络。

说白了,没有一段美满的婚姻是单纯谈感情的。换句话说,再恩爱的夫妻,其实在婚姻中,一定程度上也是利益共同体。也就是说,生活是好是坏,都是两个人自己的。婚姻中,利益的受惠者,就应该是夫妻双方本人。

如果夫妻中的一方,为了自己的原生家庭,而去瓜分属于双方的共同利益,甚至是对方原生家庭的利益。势必会引起对方的不满,如果你还是无动无衷,觉得自己没有错,我的是我自己的,你的也是我的。那么就直接影响了夫妻感情,最后影响了婚姻。

陈悦和李亮原本是一对恩爱夫妻,但目前,李亮已经一周没有和妻子说过话了。今天下午,陈悦看着消失了几天的公公回了家,进门的一瞬间变了脸色。因为陈悦正好坐在对着门的沙发上。他黑着脸,喊上李亮,在阳台上嘀嘀咕咕,李亮的眼神时不时飘向陈悦。

陈悦心中冷笑,不用去听都知道父子在说些什么。无非是商量如何让陈悦妥协,好让公公不久之后的婚礼顺利进行。不过父子俩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周的冷战中,陈悦已经拟好了离婚协议书,就等着李亮拿离婚当威胁呢。

陈悦和李亮,不管是从家庭条件还是个人条件来说,都算不上门当户对,陈悦的条件远远好于李亮。不过两人自由恋爱,在一开始自然不会去考虑这些在年轻人看来很俗气的物质条件。陈悦追求感情至上,觉得感情到位了,别的什么都没问题

不过这段婚事倒是没有遭到陈悦家人的反对,陈悦妈妈甚至很支持,因为李亮有一个很好的母亲。曾经在婆媳矛盾中吃过不少哑巴亏的陈悦妈妈,同意女儿这段婚事,真的是冲着未来亲家母的为人。她和女儿说:“婚姻中,有个好婆婆,比你有个奢侈的婚礼,高额彩礼这些要重要。”

在婚姻中,陈悦母亲这番话无疑是正确的。结婚后,陈悦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婆婆对自己的疼爱和包容。婆婆对儿媳妇的口味和喜好一清二楚,一日三餐,都是儿媳喜欢的,还尽量不重复。不管儿媳妇忙还是不忙,一点家务活都不让儿媳沾手。一直感慨,儿媳妇没有嫌弃婆家的条件,接受简单的婚礼,只要了1万1的彩礼,自己怎么能委屈了儿媳。

陈悦面对婆婆对自己亲如女儿般的疼爱,也在心里暗暗决定,自己也要对婆婆更好一点。等以后婆婆需要自己照顾了,自己也要当成亲生母亲一般照料。但很遗憾,陈悦没能等到这一天,婚后一年半,婆婆生了重病。

陈悦压根就没照顾几天病床上的婆婆,她就去世了。婆婆苦了一辈子,还没来得及享清福,就这么走了,这让陈悦很悲伤。婆婆离开的那一天,陈悦一直在哭,不认识的人,真的以为是亲生女儿。当时,公公也很悲伤,一直流泪。

陈悦以为公公是因为不舍,因为心疼才哭泣,虽然平常他在家啥也不干,还一个劲使唤婆婆,各种挑剔。但老伴就这么没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终究还是会不舍得的。但后来,她才意识到,公公的眼泪确实是心疼,但不是心疼婆婆的离开,而是心疼自己没人照顾了,这再找一个对象还要花钱呢。

李亮告诉陈悦,自己父亲要再婚的消息,距离婆婆去世也才3个月,这让陈悦很诧异。她忽然意识到到了公公当天的眼泪,心中一片悲凉。自己老婆去世才3个月,她这个作为儿媳妇的都没走出悲伤,他们相伴了33年,居然这么快就有心思找“真爱”,还要再婚了。

但公公现在不到60岁,身子骨也健朗,他妻子去世了,想再找老伴,作为晚辈也不能阻止。少来夫妻老来伴,子女再孝顺,有些时候也比不上身边有个人知冷知热。陈悦即使心寒,但也不想多说什么,当时就和老公表示:“随他自己,这事情我不掺和。”

作为儿媳妇,陈悦的回答应该是很得体了,她本来以为这事也就这样了。结果李亮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开口说话了。他说:“王阿姨说,她和我爸年龄都不算大,希望结婚后能过过两人世界,不愿意和我们同个屋檐下。”

陈悦心中隐隐不安,她抬头迎上了李亮的眼睛,果然,她听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自己老公说:“你家不是还空着一套房子吗,你家就你一个孩子,这些就都是你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装修一下给我爸当婚房吧。”说完之后,他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就好像这件事情很正常一样。

可是陈悦目瞪口呆了好一会,才算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她气笑了。说:“老公,我没有嫌弃你爸爸冷血,妻子离世三个月,他就迫不及待再找。现在居然还惦记上我娘家的房子,这脸还要不要了?还有你,你还有没有良心,一口一个王阿姨,你妈妈对你多好啊,这才没了3个月,你不仅没有阻止你爸爸再找,居然还这么待见你爸爸的真爱?还帮着你爸爸一起打起老婆娘家房子的主意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你妈妈要是知道这一切,该有多心寒……”

陈悦这话一出,李亮生气了,打断陈悦的话说:“我都答应我爸了,你怎么这样啊。再说了,咱俩结婚了,你的就是我的呀,你说话这么难听是要干嘛。”

“难听吗?”陈悦直接怼了他,“我不觉得难听啊,怎么,你现在连实话都听不得了吗?”看着自己老公这张熟悉的脸,她一阵恍惚,忽然就觉得很陌生,自己到底是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丈夫。

见陈悦真的生气了,李亮努力缓和了语气,开始哄着自己老婆说话,说:“你就答应吧,你家又不缺这套房子。咱爸开心了,我就开心了,我开心,难道你不乐意吗?咱俩可是夫妻呀。”陈悦很心寒,笑着说:“公公这么短时间就再娶,你这个当儿子的没意见,我就更不会有啥意见了。但我娘家的房子,你和你爸谁都别惦记。现在不属于你们的,以后也不会属于你们。”

李亮终于没有忍住火气,用脚踹了椅子,摔门而出,丢下一句话:我看你是好好的日子不想过,想离婚了。当天晚上,他回来很晚,并且开始不理陈悦。陈悦也没上赶着没话找话,她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这样冷血凉薄自私的男人,离婚,及时止损才是好的选择。她目前就是在等,等李亮自己提出来。

结语:“适可而止”真的适用任何一种情感关系中,这一段已经知道结果的婚姻,其实很明显就是因为文中的丈夫没有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他没有意识到,在这段婚姻中,自己已经占了妻子娘家不少“便宜”,虽然妻子及原生家庭是心甘情愿的,因为两人是夫妻。

但就是因为是夫妻,就要知道,有些时候,占了便宜,要见好就收。如果不知感恩,觉得理所当然,甚至是得寸进尺。连对方原生家庭的东西,也一并认为是自己所有。那你的婚姻终将走向尽头。

要知道,一味索取,不懂适可而止的人,是很难拥有幸福的,因为“贪欲”没有尽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