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言—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生活感言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一)

爱侣曾经抱怨我,说我总不给她写情书或什么的,她哪里知道我的痛苦啊:我在写情书时,那都是代表我和那位被爱的人的感情已经快结束了。现在,我又开始记载这一切,我多么希望我今后永远都不要写关于个人情感的感言啊,我脆弱的灵魂因为这而痛苦不堪。人生三十多年,失恋的次数太多太多----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我们相识于网络,我因此很珍惜这一切。

我开始认为,这应该是我最后一个了吧?我真心实意地爱她:因为她的善良、正直、朴实、对生活充满了热爱,这一切是我爱她的主要理由。我最怕看她忧郁的照片,那一瞬间,我都希望一切灾难都冲我来好了。我想象得到那时的她,因为对这个茫茫人世的迷茫和困惑而忧郁,因为年轻而容易受伤。我从贫寒和艰苦的环境中一路走来,深知人世的险恶,人情的冷暖,我多么渴望我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给她遮风挡雨啊。

因为网络我们得以更多的接触,用手机发短信,通过电脑耳机说话,甚至直接打电话。这一切都增进了我们的了解和彼此的感情,那时她还不知道,我已经从内心里渴望:如果我能和她一起生活,那将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只是我觉得这些几乎是不可能的———她出生在富裕的江苏无锡,在读书时又看惯了六朝繁华古都南京的风烟迷离,她那么年轻那么漂亮,会看得上我吗?

我在湖北襄樊宜城下乡法律援助的日子正是我从深圳回来后的那段时期,也是我刚从一场感情旋涡里挣扎出来的时期。因为无聊、空虚和我想快速忘掉以前的一切,我很迷恋网络聊天。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到“莹莹缺玉”这个网名,我意识到这可能是借用《诗经》里面的句子作的名字,我想这个女孩应该有一定的文学素养,于是我马上点击加为好友,很幸运对方也回应了我,同意加为好友。

记得那是2006年五月的样子吧。那时的汉江江水很清,明亮的蓝色照得人心里发慌,汉江就是天上银河在人间的倒映,也是牛郎织女和“银汉迢迢星”在人间的原型,这里物产丰富,民风淳朴,我在那里慢慢治疗心灵的创伤。日子就这样宁静、平淡而悠长。因为相识了,所以话特别多,有时我在夜里还能收到她的短信,那个五月我很幸福。我知道因为梦想人类才得以克服生存的恐惧,也因为梦想人们才留恋尘世的一切,那时的我就怀有一个梦想:如果哪一天这个梦中女孩真的出现在我眼前那该多好啊。

从宜城市王集镇回来后,我们继续联系。那时,她在南京工业大学法律专业读书快要毕业了。因为写毕业论文需要有关《正义论》英文版本的情况,她说她在南京很多地方找不到,问我能不能在图书馆找到,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答应了替她找找。我自己有中文版的《正义论》,觉得这本书大学图书馆应该都有其英文版,但是可能因为我们首义校区的图书馆偏重财经类的图书吧,所以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另外,我还到湖北继红法律书店去看过,也没买到。于是,我打算直接到武汉大学去买牛津版的影印英文版寄给她,武汉大学应该有,2005年下半年我在武汉大学外国语言文学院学习德语时曾经在那里的食堂多次看到有许多哲学、法律类的英文影印版书籍,对武汉大学浓郁的学术氛围和优美的环境印象深刻,这样我就去了一趟武汉大学,可惜那天食堂边角里卖书的摊主不在,因而根本没有看到那本影印版的《正义论》。在去买的车上,她打电话说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的同学已经给她找到了,叫我不要去买了,也谢谢我的热心,但是,我依然去了一趟武汉大学。我明白我为什么去的原因:我读过中文版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的廖申白翻译的《正义论》,觉得这本书应该是很多人讨厌看的书,而且这本书是严肃的学术专著,如果她仅仅是因为写论文就必须找到这本书的英文影印版书,至少说明了她对学问的认真态度,因为现在许多毕业生的论文都是在网上抄袭的,而且她还说为了这本书她曾经找过南京很多书店和图书馆,又动员我给她找,最后在北京才找到。这次找书活动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永远清晰地记得,在她毕业前夕,我们在电脑上语音聊天的情形,而且我们互相给对方唱歌,我那天唱的是张雨生的《大海》,她给我唱的是王心凌的《我会好好的》,为了知道这个歌的内容,那天晚上我把这首歌听了十遍以上,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那首歌忧郁的音调,这音调使人一听就知道,她一定被这首歌拨动了心弦。她给我唱, 没有音乐伴奏,她略带清嫩童声的歌声一下子就让我开始从心里疼她,我真的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只知道,如果可能,我愿意用一生去好好爱她,尽一切可能去保护她,给她幸福。

“我会好好的花还香香的

时间一直去回忆真美丽我是想着你一直想着你你在我心底变成了秘密不要说你爱我你想我如果你的心里没有这么做只是勉强的敷衍我我知道了会很难受我要你默默走不回头我会清楚明白你要的是什么无须勉强的安慰我说奇怪的理由到现在还是深深的深深的爱着你是爱情的友情的都可以那是我心中的幸福我知道它苦苦的

----

要给你远方的祝福我知道它苦苦的”

歌声婉转清亮,让人心酸。当时,我隐约感觉这首歌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命运。虽然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命运,因为我相信命运至少有一半以上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我现在慢慢悟出这里面一定有来自天上甚至远古的传说。真是:一夜不成眠,回首百年身;一切皆有缘,莫问前世因。

在你来我往的电话、短信、语音聊天中,炎热而漫长的夏天开始了,她毕业离校的日子也慢慢来临了。



(二)

我曾经多次说过:我最喜欢她给我的第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中的人物青春勃发,灿烂的笑容迎面扑来,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渴望,那个象征胜利的“v”字形手势,给我留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我在宜城之所以要继续和她联系,主要是看了这张照片后决定的,我觉得这个女孩也许就是我要找的那一类女孩。

但是,我发现其实她真的挺忧郁迷茫的。这些都是随着交往的加深慢慢发现的。

下面我引用一篇文章来说明她的迷茫。这篇文章通过她的QQ传给我,请仔细阅读:

写给我的贫穷男友:在我离开的时候请微笑


泡泡:

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泡泡,以后,我将没有资格。因为,我想,在明天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是另个男人身边的宝宝。你知道的,你是我最爱的人,即使我离开,你站在阳光下回头看我的样子,我会一直存在那里,很安全,不会有别人能碰到。我离开你,只是因为那个可耻的理由。你眼里的宝贝,原来一样的俗气,其实我并没有多么与众不同。我不想请求你的原谅,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可以一直自己洗衣服,我可以一直努力地骑车去上班,我可以永远的不喜欢名牌。但是,泡泡,我希望有个我自己的家。这个家,不是一个租来的房间就可以代替的。我不要那么卑微的活着,还假装自己很快乐。我要的,除了爱情,还有实际的幸福。而你,起码在未来的五年内,给不了我。泡泡,我也是美丽的,在我的美丽还新鲜的时候,我也会希望有那么一场虚荣的盛宴,热热闹闹的走过一场。不止为我,还为我的家人。谁都是虚荣的,泡泡,你也是。我没有打算解释的,可是,还是忍不住解释了,解释了其实更丑陋,我也知道。所以,还是不说的好。你这个星期的衣服,我还没有洗,放在紫色的袋子里了,就在阳台上,不要拖太久,你的臭袜子在里面。小区外面的菜场有两个,记得后门走的那家比较便宜,还有你很喜欢的栗子,在那家菜场有卖。你冬天的棉鞋,没有地方放,我一起收在橱顶上了,别忘记。泡泡,我没有要流眼泪,可是再这样说下去,我会忍不住的,所以,还是不说的好。我们都相信爱情,但是强悍的是生活。泡泡,在我离开你的时候,请微笑,我是一个没有通过考验的过客,放弃你了,也应该被你放弃。为我有任何多余的感情,都是浪费。把你的爱,留给下一个叫你泡泡的宝宝。


 老实说,在我看完后,我的内心终于知道这段时间她为什么更加忧郁的更深一层的原因了。套用她母亲的话说:我是因为贫穷习惯了,所以麻木了。我的内心受到了剧烈的震撼。我不能不为我辩护了,我必须反击这些对我三十年人生的轻蔑看法。

 我看完这篇文章后,与她进行了历时对话:

自己:“这个作者估计不满三十岁。 我可以肯定。 你查下, 合乎情理的文章 。 我将来要写的, 会比这些文章要深刻些 。 呵呵。”

爱侣:“千万别。”

自己:“我本来会写的 ,这是我的使命。 我还要写我自己的心路历程 。 呵呵 , 我有对人生和世界的真实体验做基础, 是有信念的人 ,不会很做作和肤浅 。我也喜欢金钱, 我从来不讳言这一点。”

爱侣:“算了。”

自己:“这篇文章会被我引用进入我要写的东西。”

爱侣:“你是不是抽的慌?”

自己:“呵呵 , 我很害怕你有这些思想 。 真的 , 很害怕。 我一直以来就希望你有自己的价值观 , 不希望你被这些观念所左右。”

爱侣:“你应该知道我已经开始有了。”

自己:“对 , 所以我会针对这些思想陆续写一些文章, 来说说你的迷茫和忧郁。我有这个责任:把我的感受和对社会、对人生、对生活的看法写出来,我还要把这些送给你, 因为我爱你。”

 爱侣去年刚满24岁,这是我的文章继续下去的最大动力。

 对于人生的大幕,她一切才刚刚开始。我的文章能否说服她,坦率说,我的心里也没有底。因为在这个高度商业化和表演的时代,金钱和商品交易规则几乎主宰了我们的时代的每一个角落。我们,如果哪一天也有和我一样拥有一些自己独立思想的同行的话,是被别人嘲笑、轻蔑的一群人。但是,韩愈可以“文起八代之衰”,“别人怀宝剑”,我难道就不能“我有笔如刀”吗?

甘阳先生在《通三统》里面这样说,“我对一些朋友提出了一个建议:在全球化时代,要勇于做反动派,中国文化最大的问题是没人敢做反动派。所以整个20世纪很少有反动派,都是现代派。我觉得如果有一大批人敢于做反动派,那么中国文明可能还有点儿希望,还有点儿救。”我可以说,我的爱侣是很反感我看这些书,也是很反感我“不务正业”,不去赚钱的。但是,我必须明确说,我是希望自己能过上好日子的,而且我非常渴望自己能幸福生活。

在这里,我已经切入了人生的意义、生活的无奈、理想的追求、现实的迷茫等等一切青年人必须思考也正在思考的主题了。


(三)

昨夜,我做了个梦。梦中的情景是这样的:爱侣脸上有颗比较大的痣(其实没有那么大),这时有个年轻英俊帅气的男人走到她身边,去轻轻抚摩那颗痣,爱侣似乎很欢喜,我心里很不舒服,想冲过去阻止这一切,但总是迈不开脚步,只有大声对爱侣说:“这不对、这不对”。可惜地是,爱侣却很生我的气,说我小题大做,这位男士很有风度,只是好奇我脸上为什么有这么大一颗痣,而且只是好奇地用手抚摩了一下,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吗?我很气愤,无语。正在这时候,我隐约又看到那个男人吻了爱侣的头发一下就迅速抬起头,我问一个朋友他看到那男人吻爱侣的头发没有,朋友称他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我愤怒地要去打那个男人,朋友阻止了我,劝我冷静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再说。我很快醒了,以前做的梦,我一般会忘记,只是这个梦很清晰,很奇怪。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呢?

我仔细回想这个梦,觉得有必要反思梦的根源。爱侣几乎每天都要说:“我要跟你分手、我要跟你分手。”同时,她今年似乎很想和我分手,理由很简单:我几乎不能提供给她需要的生活,她不想过苦日子,她不想当房奴,不想重复父母以前艰难的日子。我明白这些想法真的很正常。我扪心自问也想过幸福的生活:有房子有部不错的轿车,还有体面的工作,有不算少的存款。我觉得,人生不能太悲苦,否则人生真的没有意思。因此,我并不觉得她的要求过分,相反觉得很正常。只是,我刚重新参加工作(以前的工作现在放弃了,因为读书、不恰当的交往、不该花的冤枉钱和不得已花出去的费用,多年来自己的工资竟然没有一点节余,至今还负债),不能轻易许诺美好的将来,而且目前的困境是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改变的,我工作的单位一年给我所有收入也就四万左右,真的是没有底气跟她说大话啊。所以,我多次跟她说:从感情上来讲,我不想你离开我;但是从理性上讲,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比我有钱的男人过日子。我说这话内心其实很痛苦,世事艰难啊,可是谁叫我是个男人呢?是个男人就意味着任何时候都不得不面对真实的世界,而且许多时候还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能。尽管男人一向崇尚的是男儿流血不流泪,可是我却为自己的无能有时流下羞愧的泪水。

我为什么会无能呢?我经常深思这个问题。因为自己没有努力学习,很多时候没有抓住机遇,一句话,没有真才实学从而没有过人的本领,所以会无能。这是痛切检讨之言。另外,我也必须说明的是:我们的时代也给我们这些农家子弟构筑了数不清的障碍,常常一些成就的取得我们往往比那些来自城市或者出自官宦富贵人家的子弟要多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

我不是没有志气的人,从小就渴望自己能像古代英雄豪杰那样建功立业,报效祖国。可是在我读高中后,尤其是高考连续两次失败后,就有亲戚开始说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了。高考后经过父母和二舅的 努力,我进了一所很不起眼的学校,在那里我得以继续学业。大学(也许是大学吧)毕业后我又经历了近半年的煎熬,总算在一个乡镇工作,而且还是所谓的公务员。公务员很稳定,基本上不用担心饿死,照理说,我应该很满足这样的生活了。可是在中国中部省份的乡镇工作过的人就会知道,那里的工资基本上只能刚刚养活自己,而且如果没有额外收入的话,公务员的生活其实也会很拮据。另外,乡镇文化生活是极其贫乏的,你很难看到有什么书店或者文化设施(即使有,也是摆设)。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依然在那里呆了六年半的时间才决定离开。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光,我基本及格,因为我没有丧失信念。

贫穷、挫折、困难、失败,这些我都经历过,我在生命的早期基本接受了这样一个思想: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自强不息、豁达乐观。我从来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结论:你是不行的,你只有接受命运的安排和摆布。我始终相信: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命运必须由自己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我基本上践行了这个信念。

我崇尚那些英雄豪杰,尤其是那些为了国家和民族的事业或者为了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而英勇献身的人们,他们的献身精神永远是我心向往之的人生境界。

然而,我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平常的人。我需要金钱,为了生活,必须去努力工作和赚钱。这些,我认为都是很正常的生活。我深知:今天拥有的一切,必须好好珍惜,尤其是健康的身体,宁静的生活,这些和我们的生命一样都是值得我们好好珍惜的东西。

爱侣还太年轻,她也有自己的梦想,只是她现在阅历尚浅,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我很希望她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希望她像我那样经受那么多打击。生活,应该轻松一点,不是吗?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我们的人生本身已经够艰辛和变幻难测了,难道我们还非得把生活弄得那么沉重和灰色吗?我总觉得,我们应该有平常心。

孟子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是啊,“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即使我再有钱再有地位,我依然希望自己不为金钱或物欲而迷茫,也希望自己不为权力或权威而折腰。我多么渴望自己这一生能过得精彩一点,同时也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尽量宁静一些啊。

可是,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这个国家、能让我们这些平常人实现这个其实再正常不过的愿望吗?我陷入回忆和沉思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