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共,音拱,亦作拱。政之为言正也,所以正人之不正也。德之为言得也,得于心而不失也。北辰,北极,天之枢也。居其所,不动也。共,向也,言众星四面旋绕而归向之也。为政以德,则无为而天下归之,其象如此。
程子曰:“为政以德,然后无为。”
范氏曰:“为政以德,则不动而化、不言而信、无为而成。所守者至简而能御烦,所处者至静而能制动,所务者至寡而能服众。”

比兴的论证方式

儒家有自然科学理论,周易、天象、历法、气、太极、两仪等等都出现在历代大儒的思想体系中。
自然界的现象,与政治领域的伦理,是如何联系上的呢?这便是比兴。
比兴在诗歌中最常应用,朱熹认为:“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 通俗地讲,“比”就是比喻,是对人或物加以形象的比喻,使其特征更加鲜明突出。“兴”就是起兴,即借助其他事物作为诗歌发端,以引起所要歌咏的内容。“比”与“兴”常常连用。
“比”、“兴”既是创作修辞方法,也是思维形式。“比”具有更多的文学因素,是借外物以明人事,具有更多的伦理功能。“兴”具有更多的艺术因素而超越了出伦理的范畴,它直接连接了万物与人类自我,而在自我与自然之间,也存在着“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两种观照。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明明是要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却要先说一下“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明明是“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却要先说说“参差荇菜,左右流之”,这便是比兴。
法国著名人类学家列维·布留尔的《原始思维》把它称为“神秘的、原逻辑的思维”。他认为,原始人的思维是“以互渗律作为最高的指导与分配的原则”,这种“互渗也是图腾信仰的基础”。所谓“互渗律”是指“在原始人的思维的集体表象中,客体、存在物、现象能够以我们不可思议的方式同时是它们自身,又是其它的什么东西。互渗律“包括人类情感意志向两个方面的投射:人向物的参与或渗透,人将自己的思想情感投射到对象世界,使对象物和人一样享有情感、灵性和德性。物向人的渗透,人将自己同化于对象之中,认为自己具有对象的某种特性。”
比兴可以制造天人合一的美学体验,但这种思维方式并不适于作因果分析。
中国传统哲学思想所谓的天人合一,便是使用比兴手法用自然现象比兴社会现象。如天尊地卑与君尊臣卑,天地关系是自然现象,其实本没有高下尊卑,但以天喻君,以地喻臣,天地关系在这里又成为君臣关系的依据。
比兴给人以情感的力量,但并非全是理性的逻辑。其实今天的社会科学还在用大量的比兴论证。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所以人类也需要一个领袖。今天各家的社会科学大概也都是这个套路。从这个意义上,原始思维与现代思维也没有什么太本质的区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