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得相守,云胡不喜

世间万象,光怪陆离,莫笑我以假为真,所有的故事都不过是活在梦里。

宁檬檬一直很奇怪,像何逸那样的人,存在感怎么会那么微弱,他不找她,她就找不到他。

认识何逸已经好多年了,她还是连他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却不管她到哪里都会遇到他。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直在一起,她却连他哪个班的都不知道。

“小柠檬,这里。”

宁檬檬刚到约定好的地方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她转头就看到那个人笑的一脸温柔地看着她。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不纠结不探究,约好了地方就一起吃东西逛街说话,两个小时之后各回各家。

“今天想干嘛?”何逸习惯性的接过她的单肩包,浅蓝色的包背在他的肩上一点也不显得女气。

宁檬檬拢拢头发,笑眯眯的指了个方向,“看电影!昨天室友约我,我跟你在打电话就没有去,今天你要陪我。”

“好。”何逸应了一声,从口袋里取了个皮筋儿递给宁檬檬,“就知道你不会带。走吧,要看什么电影?”

宁檬檬摇摇头,“不知道,昨天她们说时我忘记问名字了。”

何逸失笑的看了她一眼,也不恼,说道:“那就等去了决定吧,不过我还是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电影不能太长。”

听着何逸一如既往温柔的声线,宁檬檬张牙舞爪地向他的脸伸出了魔爪,“喂,你不要这么温柔嘛,想欺负你都找不到理由!”

何逸避开她的手,声音里压不住的笑意,道:“找不到理由你不一样下手吗,干嘛非要逼我变脸。”

“好玩呀!”

宁檬檬蹦蹦跳跳的走在他的身边,“不去看电影了,陪我去书店吧,我买本书,我们还能去喝杯奶茶。”

夕阳的光芒暖暖的,宁檬檬偏头看着何逸,笑的灵动而温婉,少年温润安定的模样仿似穿越时空而来的谦谦君子,相视一笑,就明了什么叫岁月静好。

“又去约会了?”

宁檬檬一回到宿舍就被舍友例行追问,已经习惯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宁檬檬便自觉将自己与何逸定义成了这样的关系。

可他又没有向我表白。

想到这里,宁檬檬孩子气的抿了一下唇,然后才回答室友的问题:“对啊,去约会了。”

“话说你家那位也够神秘呀,我们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见过。”

“对呀对呀,你这恨不得一星期约会七次的节奏,都不介绍给我们见一下的吗?”

“看照片长的蛮不错的,你每次出门带回来的东西也让人感觉他挺细心的,真的好好奇啊,想见!”

室友一人一句的凑趣让宁檬檬有点招架不住,胡乱的应了一句,就回到自己位置上借口看书不再理她们,只是很久也没有翻一页。

室友们凑在一起笑了一会儿,就也各自忙各自的了,而宁檬檬开始认真的想,是不是要介绍何逸给她们认识。

说起来宁檬檬跟室友关系一般,就是那种没有大的矛盾,却也不深交的关系。准确的说,宁檬檬是跟谁都是这个样子, 不曾争吵,会打招呼,却从来不试图去保持一个较好的关系。没有太大戾气,却也不够温柔。

除了跟何逸。

她也想不起来具体跟何逸是如何认识的,只知道所有能想起来的记忆里都有这个人的存在。在女孩子之间盛行交换秘密做好朋友的年纪,她却对拥有一个好朋友完全无感,只是,为什么从来没有想过与何逸疏远?

宁檬檬想不通,也懒得去想。在她看来,很多事情想通想不通于结果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深究太多不过是自找麻烦。

她只纠结了一会儿就去问何逸要不要把他介绍给室友的事情。

听完宁檬檬的询问,何逸安静了两秒,轻微的电流声里他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他笑了一下,温和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宠溺:

“好,只要是你想的。”

只要是你想的,我都可以,我的小柠檬。

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宁檬檬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三点。她放下手机,将被子扯过头顶,夜还长呢,早就是冬天了。

她昏昏沉沉的再次睡去,迷糊之间好像有什么事情渐渐清晰,虽然她并不期待什么真相。

“你是谁?”

“何逸,何、逸,你可以叫我哥哥。”

“何逸哥哥!”

“乖,小柠檬。”

两个小孩在夕阳下的花园里仿似完成了一个契约一样,一个伸出手,一个抬手抓住,从此命运的线就缠绕在了一起,再难分离。

这个每天只出现两个小时的玩伴,好像只有名为小柠檬的女孩自己能够看到。

女孩儿的爷爷是一个神鬼的信奉者,相信万物有灵,偶尔会尝试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法术,来试图证明一些非科学性的存在,虽然被人背后说精神不正常,但他却自得其乐,乐得像个老小孩一样躲在在家胡闹,和四岁半的小孙女一起。

小柠檬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对于玩伴两个小时就必须要离开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追究的想法,她爷爷也只放她在花园玩到太阳完全落山,大人们总是这么麻烦,爷爷也是。

时光如水,不经意间春去秋来,越平静安逸的日子过得越快。

落叶在流水中打了个旋,厚重的乌云压的人心里阴沉沉的,这时的小柠檬正在经历人生第一次重大的悲伤——爷爷,去世了。

虽然柠檬还是个孩子,可她在爷爷的神话中已经对死亡有了模糊的认知。她知道她再也不能见到爷爷了,这种见不到跟在花园玩的时候的见不到不一样。因为在花园的时候哪怕她一直不抬头,却知道只要她一抬头就能透过打开的窗看到正在读读写写的爷爷。

浓重的悲伤包围着她,可正在忙碌的大人注意不到。

人声嘈杂,小柠檬一个人缩在书房的柜子里,在黑暗中回忆着爷爷陪她玩过的游戏、讲过的故事。

当何逸在光芒中向她伸出双手的时候,小柠檬不懂那种情感波动,只是一直惶恐悲伤流不出眼泪的她突然大哭着扑进他的怀里。

两个小时过去,何逸像往常一样不得不离开,一年半以来都表现的乖乖巧巧的小柠檬第一次抱着他嚎啕大哭不让他离去。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小柠檬茫然的看着她穿过被她强留下来不久的何逸的手掌的手,抬头看到何逸惊慌的向门外跑去,虚幻的透明的身体在接触到雨的一瞬间消散。她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却一点也找不到何逸的踪迹。

七天之后,面色苍白的何逸出现的时候宁檬檬正在睡觉,她的父母守在床头低声交谈。

“檬檬烧退了,只是之前的事情要是再也想不起来怎么办?”

“唉,忘了就忘了吧,也不知道她在雨里哭了多久,人没事就好了。”

“她爷爷那么宠她,一场高烧全忘了,唉!”

“没事,以后还长呢,慢慢跟她说,就当她是从六岁才开始记事的好了。等檬檬好了就带她回家,这里先空着吧。”

……

全都忘了吗?何逸苍白的脸色又白了两分,忘了也好,她当时哭的那么伤心,忘了,也好……

“何、逸?”操场上小女孩歪着头思索后犹疑的唤道。

小男孩用力的点点头,长长的睫毛遮挡了情绪,他笑着伸出手,“小柠檬,一起玩吗?”

“好啊。”

一牵手就是一辈子,你忘了没关系,我会一直记得的。小柠檬,我是何逸,你的,何逸哥哥。

在又一年春天快要过去的时候,随着由嫩青变得浓重的绿意,宁檬檬梦里的模糊渐渐褪去,所有她遗忘的都想起来了。

“何、逸、哥、哥?”

宁檬檬托着腮,歪头看着何逸,一字一顿地问道。

何逸瞬间瞪圆了眼睛,连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板正了一点,“你,你想起来了?”

“对啊,我想起来了。”宁檬檬笑眯眯的喝了口奶茶,好像刚刚吓到对方的不是自己。

“那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何逸微微垂眸,掩去了眼里的苦涩,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平和。

宁檬檬抬手捏了一下他的脸,“不开心就说嘛,干嘛装的这么无所谓,反正你一直都是你呀。”

对上何逸诧异而感动的眼神,宁檬檬心疼的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难得羞赧地抬手遮住对方的眼睛,“你要跟我说你为什么出现的,会不会走,不许瞒着我!”

她语气中带着恃宠生娇的娇蛮,听的何逸不由得笑出声来,这副样子一点都不像她。

“好,告诉你。”

入冬的第一场雪,入春的第一场雨,还有露水,花瓣,干荷叶,加上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残破符文,于月圆之夜埋于花园东南角。

宁檬檬的爷爷以为他又一次失败了,可是这次没有,他只是差了一步。宁檬檬第二天在花园玩的时候不小心被东南角栅栏上的钉子划伤了手指,一滴血被牵引着落到了地上,指尖血结了契约,何逸出现了。

可这个契约符文是残缺的,所以何逸只能在宁檬檬身边待两个小时,其他时间要回去自己原来的世界。

“那你会走吗?”

宁檬檬沉默着听何逸说完问道。

何逸笑着伸手揉揉她的发,说:“我走不走要看小柠檬呀,这个契约是平等的,但它的成立跟解除是单方面的。所以,主动权在你手里呀,我的小柠檬。”

“那就不要走了。”宁檬檬脸红着推开他的手,偏过头低声说道。

作为一个非人的存在,何逸将自己归于妖怪一类,他把自己仅有的感情全都给了眼前这个姑娘。他不知道这能不能定义成人类的爱情,可他知道,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小柠檬了,无论在哪个世界里。

“好。”他说。

人总是得寸进尺的存在,有了一总想要二。

从那次说开之后,宁檬檬发现自己越来越贪心,越来越不知足每天两个小时的陪伴,却又知道不可能改变。她有时会想为什么何逸不是人呢,如果何逸是人是不是就可以多陪陪自己,而不是在她想要见他时只能等。而现在,她这样想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她有些惊慌,当她又一次因此出神之后。

多少年了呢?从四岁半到现在她已经大四了,时间真的过得好快啊,如果突然没有何逸了的话,生活一定会被打乱的吧?

宁檬檬走在路上想着突然笑出了声,接着又忍不住叹气,好想何逸啊,想和他像普通情侣。

天气开始变热的时候宁檬檬拍了她人生中最后一张毕业照,从学校离开她回了老家,那个爷爷去世后就没有人再住进去的家,那个她第一次见到何逸的地方。

何逸陪她一起去了花园,里面早已经没有花了,杂草丛生,破败的样子完全不似她的记忆。

“我毕业了,要开始工作了。”宁檬檬拉着何逸走到花园东南角,找了找当初划伤自己的钉子,一无所获后低头看着交握的手说道。何逸好像猜到了什么,脸上没了常见的笑意,沉默的听着。

“何逸你回去吧,回你自己的世界,和你的同伴在一起。人类的一生太短暂了,一天两个小时的必须陪伴,在我看来再开心对你来说也像囚牢一样。

我真的好想你陪我到终老啊,可是我好害怕。我害怕我有一天会变坏,会变的贪心,会无理由的怨怪,害怕有一天我会怨恨是你的出现让我没办法过正常的生活。

虽然一直是我在留你,可未来谁说的清楚呢,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在哪个想见你却只能等的瞬间就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那种人,蛮不讲理的把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

何逸哥哥,我是个太普通的女孩,不够优秀,也不够努力。我不想这么美好的你被这样平庸的我困着,还要承担被怨怪的风险。

何逸,你知道吗,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爱上了就会变得胆怯。也许你想不通我为什么要以这么可笑的理由来让你离开,可,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我不想冒险,尤其当那个冒险的人是你。”

何逸伸手抱住她,对上她伤恸的眼神心口一疼,抬手将她的头也按进怀里,“不必说了,我懂,让我抱抱你。”

感受到宁檬檬也抱住了他,何逸勾起了一个微笑,只是没能盖过浓重的悲伤。

让我抱抱你,抱抱就好了,只要你开心怎样都好,我是你的啊,一直都是。

“你跟我说这些不怕我吃醋吗?”

听了一个漫长的故事后,男人问女人。

长大了的宁檬檬不再是小柠檬了,可她笑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

“不怕呀,因为你是你嘛。

那些关于过去的人与爱,我会放在心里,不去忘记也不去怀念,因为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你啊。

我们隔了漫长岁月才遇见,而温柔了这些岁月的人我只想感激。如果有一天再见到他的话,我想跟他说句谢谢,谢谢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温柔而惊艳,让我能够变成现在的样子遇见你。”

男人并不出众的脸上笑意却格外温柔,手掌放到她的头上暖暖的,“你呀,我说一句话你总有十句等着我。”

“那也要你愿意听呀!”宁檬檬得意的冲他做了个鬼脸,笑着跑开了。

他无奈的跟在后面,眼中却全是宠溺的放任,“愿意,从来没有不愿意过。”

愿意啊,小柠檬,你说的我都是愿意听的,只要你开心就好。

亲爱的小柠檬,虽然嫉妒自己是一件很傻的事情,可我还是有点嫉妒那个被你说温柔惊艳的自己,嫉妒他陪了你那么久,嫉妒他占据了你的心。

失去了一些东西,我不再是当初的何逸,可能够陪伴你,于我就已是最美好的事情。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呀,我最爱的小柠檬,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