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过年了

生活,前一刻是岁月静好,后一刻便是一地鸡毛。

这几天,像是过了几年,又像是恍惚之间。

22号夜里母亲又一次摔倒,打120急救入院,一直到昨天晚上大哥回来,这几天在医院陪床,眼睁睁看着母亲在生死线上挣扎,我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痛苦和无奈,非亲身经历无从体会。

股骨颈骨折,被很多医生称为人生的最后一次骨折,其伤痛和危险都远甚于一般的骨折,更何况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身体状况原本就不好,这一次摔倒躺下不仅仅是身体的痛苦,更是彻底摧毁了母亲一贯的骄傲和自尊。

在医院多日,母亲始终不接受自己目前的处境,思维在混乱和清醒之间不定时切换,一会出现幻听,一会出现幻觉,经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且极力抗拒我的照顾。没办法,只好请医生和护士帮忙劝她,经常当面答应,转脸却是依然如故。

母亲一直是个极为自尊和要强的人,或许她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痛苦和不甘。

昨天晚上,千里之外的大哥终于赶回来。当大哥突然出现在母亲眼前时,母亲仔细端详了好久,认出大哥的同时,眼里出现了泪花。我松了一口气,至少,母亲还能认人,还能叫出大哥的名字。

母亲的状况,基本在意料之中。大哥回来之前,还对手术治疗抱有一丝幻想,可是随着各项检查的结束以及和医生的多次交流,手术对母亲已经没有意义,唯愿我们兄妹几个细致周到的照顾能稍微缓解母亲的痛苦。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可能真的是这样,给母亲买护理用品,刚买不久的手机竟然丢了,而且一点也不记得手机是怎么不见的,反正要用的时候,一摸兜里已经没有了。把能想到的地方找了一遍,一无所获。

被困在医院里,又没有了手机,与世隔绝一般。远方的“小棉袄”第一时间买了新的手机寄过来,只可惜,那些旧手机里的图片资料却是再也无法找回了。

守着母亲,看病房里不同病人的各种状况,再次深刻感受"有什么别有病"这一至理名言。很多事情,在别人身上,只能叫做故事。只有轮到自已,才会有痛彻心扉的感受。

23日手机丢失,26日拿到新手机,趴在母亲病床前,这几天断断续续记下这些文字,算是与自己的対话,也算是留下这个寒冬里的一点记忆。

邻床的病人出院了,说是回家过年,忽然惊觉,还有几天就过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