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10月30日,黄昏,天边墨灰色晚霞肆意铺陈,姿势狂放,仿佛暗夜使者的跋扈。车行于温榆河畔,秋风凛凛,两侧高林呼啸生威,渺小孤独之感又沉重几分,灵魂欲挣扎而去,却不知该去向何处。不过年余时间,作为一个电动车都不敢骑、不会骑的胆小之人,从一个双手死握方向盘、找不到油箱盖、甚至不知道如何开大灯借着城市灯火和别人灯光行路的蹩脚女司机进化到今日之水平,个中不易,只有自己知道。这也着实印证,世间事少有不可能,只是没被逼到山穷水尽。感谢那个硬着头皮上路的自己,像小乔说过的,车的确给了我一双翅膀,亦让我有了铠甲,让我有勇气穿越风雨。

历时两周,终于将惨不忍睹的东阁重新收拾出了模样儿,卫生间重新做了防水,重新贴砖,厨房做了深度保洁,换了新的油烟机,一场大修工程总算告一段落,不用每个周末都绑在它身上了。期待它的下一任代理主人是个体贴和爱整洁的同志。

从2007到2016,我从没想过,命运会是这样曲折起伏,如今回望,也只能一声叹息。如果时光重新回到2004,我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吗?我没有答案。二十二岁理想主义的热望不会相信,我以为的苦和真实经历的苦竟是如此不同。彼时小城郊野散步之时,我玩笑问过HY的事情如今真的发生,才知道当时之问傻的可以。原来所谓成熟,必须经过时间保质保量的发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