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欢记 ‖ 两难全的承欢,只好“不孝”自保

这个年,被讨论最多的大概就是回和不回这件事。仿若去年讨论着被亲戚邻里逼婚生子问收入的人们终于在鸡年的春节大战中败下阵来,于是纷纷加入了“今年过年不回家的”狗年探讨大军中。

是什么让那些在异乡打拼的新一代年轻人们一边声泪俱下的探讨了一年的孤独感和无归属感后,一边却选择了在春节的大团圆里遁走远方,独自迎春?

《承欢传》用简单文字,一个麦家的变化将子女那一份归于不归的矛盾内心赤条条的展现了出来,父母总希望我们能够承欢膝下,却最终又“亲口”将我们越赶越远。

从小享受到政府健全成熟的制度,自小学读到大学学费全免,毕业後,名正言顺考进政府机关做事的麦承欢在即将结婚的当口忽然发现慈爱可人的母亲变成了另外陌生的模样:斤斤计较、攀比、自卑和对麦承欢人生无休止的过界干扰。

明明是想要承欢膝下与父母为伴,却最后被那些催促、干涉、攀比等等来自父母自我无法完成便寄生子女身上的期望压得喘不过气来。

带着唏嘘开始只在乎自己的感受,终是前功尽弃从乖乖好承欢变成了“不孝”的孩子。


《承欢记》亦舒

1/ 

子女成长以后觉得脱离父母人生便是自己的,父母以为这是我生下的孩子不论年纪都是应受我控制。两种矛盾交互在一起,像杂乱混卷在一起的线球,非要用一些尖锐的物品为手段才能梳理清楚。

承欢与未婚夫原本计划旅行结婚,不办酒宴。其母却在双方家长见面之际不顾承欢意见直接提出酒席在何处举行、邀约人数等,新人尴尬不已,父母见面不欢而散。

母亲返家后涕泪如下言自己从未有过体面婚礼,女儿必不可没有。究竟是为谁而举办?麦承欢交涉不成只能躲到朋友家中。最终婚事告吹,承欢无奈言:你可以举办酒宴了,只是不必写喜宴了,那是你的酒宴不是我的。

有些父母更是早早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她的生命已融入子女的体内,子女好即等于他们自己好,已无分彼此。

可惜,终究是不同的个体,带着来自不同生活习惯和对人生追求的期望,父母仗着自然赋予的权利步步逼近,安营扎寨终是将子女逼出这片土地,另辟新径,开垦全新的世界。

早上在微博看,春节你经历最可笑的事情。有人回复:我已经28岁,父母还会问你更喜欢爸爸做的饭菜还是妈妈做的饭菜。非要将成年人当成8岁幼童,以为事事不能亲自决断,故要帮忙安排妥帖。小到饭菜大到终身大事。

2./

承欢最终购买新居极少回家。其弟承早来传达父亲盼其回家的想法。

承早回答:“子女总会长大,哪里还可以陪他看球赛吃热狗。”

“偶尔... ...”

“是,偶尔,可是,忙得不可开支,想休息,怕问长问短。”

都以为只是七天春节时间,忍一忍便过去了。可是,总是想要休息的。现代生活压力巨大,在职场顶着面具做人已是辛苦万分,只是那个偶尔,想做回真正的自己。太多口惠、太多街坊组长,太多约束,明明已经是疲惫的身心返家,却依旧要斗智斗勇。非得在公众号里学的千般武艺才能勉强度完这“偶尔”的假期。

原以为父母只求子女平安健康,后来才恍然明白他们还有更多所求。成绩不能比邻居家的孩子低、工作需是要体面、伴侣能拿的出手、甚至何时做在哪儿做怎么做均得事事汇报,受其牵制。

生活对年轻人也很残酷,在外头碰得鼻青眼肿,好不容易苟且偷生,还得对挑剔的老人不住的致歉:对不起,我不如王伯母女儿争气,不好意思我没有嫁入豪门,真亏欠我想留下这三千元做自己零用....

朋友小N传简讯说去了外婆家,亲戚攀比不休。表弟进入大公司月薪丰厚,表妹成了体制内人员安稳体面,问及她只能笑笑。其实小N正在做着自己热爱的事业,不过刚起步,虽然坎坷却是对梦想的勇敢追逐。明明是春节的欢乐时光,却不得不面对亲戚们的眼神和父母的不理解,得到一堆奚落,淡淡坐在角落传简讯熬日子。

哪怕只是偶尔,也想要轻松的喘息一下,重新积蓄力量,让自己还能在这复杂艰苦的世道上继续战斗下去。哪怕是偶尔,这宝贵的力量并不想用来在与父母的无休止纠缠中消耗殆尽。

3./

母亲寂寞了那么多年,生活枯燥得一如荒原,看到子女的生活丰盛新奇鲜蹦活跳,巴不得事事加一脚,最想做子女生活中的导演,这样方可弥补她心中不足。

麦承欢不是活在戏中,她不需要任何人教她下一次约会该如何,当然,母亲会把她这种行为归咎于不孝。

被逼生育下一代的时候常见话语之一:“趁我还年轻,能够帮你们带孩子”。职场里年长的女性员工也乐于说道:反正子女还没有生孩子,在家闲着多没意思。

下一代像是老年父母无所事事的玩具:喂,我们要没事情做了,你得赶紧生一个出来我们才能有事可做。更让人惊恐的是,明明催促的是父母,明明想要带的是父母,最终一堆数落仿佛再次承受巨大恩惠,不得不感激涕零承受一切后续的故事。

最怕如果不合心意,还得被逼再来一次。朋友大C就是如此,初生女儿落地,母亲立刻啧啧做声:怎么是个女儿,要是儿子我才愿意抱呢。从产房一出,便是下一句:生的女儿得抓紧生下一个。大C暴怒,碍于新生产的身体承受不住只好闭口不言。这是自家母亲,还好婆婆碍于亲疏尚留口德,让大C能够喘口气享受做母亲的快乐。

一些父母,对子女要求过苛。

父母晚年卸下责任,工作完成,仿佛无所事事,憋着一股子劲专门折腾上了自家子女。小A在都市新买了房子,年纪轻轻靠自己购房已是十分不容易,一套小公寓两夫妻住虽不宽敞却是刚好。

父母一上门便是一通指挥,床铺朝向不对,碗柜怎么不多设计几个,沙发太小人多怎么坐,娃娃太多怎么不送亲戚小孩,床不够大夫妻怎么睡得舒服。

一周下来,小A精疲力尽,新屋喜悦消失殆尽,胆战心惊不知下一刻会有何等要求。小A痛下决心将父母请回老家,总算和新婚丈夫重新有了笑容。两人顿觉房屋阳光充沛,样样舒服。

办不到,只好避而不见。

4./

父母怨言不绝,但这是他们给予你生命后的特权。基本上你觉得他们爱你便行。

接纳这对絮叨干涉的妙人儿是自己的父母,而后拒绝他们便轻松与快乐了许多。

我想明年再结婚、我暂时没有生育打算、我足以养活自己、我很快乐... ... 无需对不起,这是我们自己的人生。对长辈要客气,宁可他失礼,不可我失态。微笑即可。

5./

写在结尾:

亦舒的文有时总让人觉得坚强却又总是在阅读后产生淡淡的忧伤。文中感悟些许忧伤,但总有人享受幸福与尊重的家庭生活。

这个新年,祝愿这样美好的相处也能与你一起。父母不论如何,总是爱我们的。有了力量后就多多珍惜那所剩无几的“偶尔”时光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