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3

喜欢马伯庸的文字,喜欢他的大民显微镜。

他的历史从细微处着手,古今对照别有一番风味。

没有史书般荡气回肠,确满是生活的繁琐,于一城一地贯穿整个人情世故,看到的是悲欢亦是离合,看不透的诡计权谋,看得透是大道。凡事不脱利益二字,于己出发透着当事人的悲欢离合,有着只是无奈。

幸好有人记录了下来,有人肯去点滴叙述,再次呈现你我眼前。

历史的每一个小节处,如记录片一样端详与你我的眼前。这样的历史,只是真切起来。


只是突然发现,记录历史的人,总有自己的立场,哪怕尽量保持客观,可依然难免有自己的偏袒。事情并非总有是否黑白,存于灰色间,当我们行走于这个灰色的江湖,亦是感慨万千的。也许我们的祖先也向他们一样,只是若光阴般,有的崛起有的没落,有哪有什么长兴不衰的道理。

只是这正义,公道自在人心。着于笔墨处,又是否会颠倒黑白,是否若你我一般参透不了这古今的道义。


就如昨天记录的人间算计,是大道,亦是小道,没有于细节处的观察入微,又怎么可能,计算的了子丑寅卯。

只是这人心向北,我们低估了这人心。只是简单的相信,并且坚定异常,便有可能做出改变,不妥协于命运,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只是这机会确需不断争取,却有那么一丝可能早已注定。

只是你我执着于本身,给你预知历史,但是正因为知道了历史,你做出的改变,又在改变脱离了原来的计算,本身被改变所改变。

我们无法改变的称其为历史,而努力做出改变的称其为未来,我们时刻改变着将来,也许着历史处能推断未来,但是也有可能自己观自己处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