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农村地区的人越来越少,农村为何只剩下少数老年人留守?

 今天,我们要讲述一个秦岭山区的山村。这个秦岭深山中的小山村它的经济或许让人感觉到很落后、很原始,但是这里的风景却很优美,这里空气清新,民风淳朴。这个小山村位于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石门镇的秦岭大山腹地。

现在城市里的有钱人厌倦了灯红酒绿的生活,向往回归自然、回归乡野,而这里的人们却迫于生计,常年流浪异乡。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农村的青年人和中年人都奔向了城市,农村失去了它的生机,一片死寂。十年前左右,我们的社会还会关注农村留守儿童。而现在,那些农村留守儿童也已经长大涌向城市,80后、90后这一代人的子女也大都随父母在城市漂泊,如今的农村只剩下一些无法融入城市的老年人留守,这些留守农村的老年人是被社会遗忘的一个群体,他们不会像留守儿童一样被媒体关注,只能孤零零坚守农村。

在陕西省洛南县很多农村地区,近千人的村子,现在只剩下不足百人留守,而且这些留守的人群都是老年人。同时,秦岭山区的农村地广人稀,山岭阻隔,形成大散居小聚居的形态。小则两三户、大则五六户形成一个村落,村落与村落又因岭丘相隔,所以一个村落里的留守老人更是屈指可数,甚至一个村落里平常只有一、两人也很常见。

下面我们就以实例也看看农村人口的现状,虽然这不具普遍性,不能代表中国所有农村地区的现状,但是在中国中西部地区的偏远及山区等欠发达地区的农村很有代表性。

上图这户人家有3口人,全家人常年在渭南市潼关县做一些小本生意,数年不曾回家,甚至在过年时,也是匆匆赶回家放一串鞭炮,未曾过夜又匆匆离开了。

上图这一家也是3口人,全家人20多年前去了新疆谋生后再也没有回来,现在的房屋已经几乎废墟。应该他们已经在新疆落地生根,再也不会回到大山里来了。

上图的这户人家同样也是3口人,儿子常年在咸阳市彬州市工作,女主人平常在家务烟(烟草种植),闲暇是去西安打零工。男主人因患有耳疾,近乎聋子,平时在家务烟,闲暇是留守看家。

上图为已经废弃的猪圈和圈养牛的房子。十几年以前,这个村子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饲养猪和牛,以此作为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后来随着封山育林,现在农村已经基本看不到饲养猪的农户了,饲养牛的农户也少之又少。这本身就是社会发展的结果,封山育林让农村的荒山披上了绿衣,不再有风吹黄土扬的情况了,农村的自然环境也越来越美了。

现在这个村子的留守人群绝大多数以务烟(种植烟草)为生。在外界看来,烟草是一种暴利行业,殊不知烟农作为该产业链的最末端,很多“环环相扣”导致烟农其实也赚不了多少钱,但是比种植农作物要强很多。

务烟(种植烟草)是一个费时费力的事,一年十二个月,烟农忙碌十一个月,这里的烟农户均10亩地,行情好的时候一年纯收入五万左右,行情不好的时候纯收入两万左右,甚至还会出现亏本的现象,所以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暴利,暴利只是出现在产业链的其它环节。

上图的这户人家总共有4口人,儿子常年在北京工作,其余人平常在家务烟(烟草种植),闲暇时间去西安或北京打零工。今年过年儿子和父亲在北京打工也没有回家,女儿和母亲过年在家待了六、七天也匆忙赶往西安打零工。

上图这户人家有2口人,儿子常年在上海市工作,就连过年也少有回家。父亲因为要照看家、同时也因为年龄大的原因,只能在本县一个钼矿上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动,除了过年在家住几天,平常也是很少回家。

上图左侧的这户人家有4口人,男主人的儿女常年不在家,男主人和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在家务烟(烟草种植)。

上图树丛遮挡住的这户人家有5口人,儿子、儿媳常年在外地工作,老两口在家以务烟(烟草种植)为主,同时兼顾照顾孙子。

上图这户人家有3口人,儿子常年在上海工作,就连过年也很少回家。女主人常年在西安打零工,因为50多岁的年龄和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在饭店做一些洗碗等简单的工作,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因为这一片区不适合务烟(烟草种植),家中养了两头牛,男主人在家放养牛为生。

这里的人看似一切都是为了钱而生存,实则也是无奈,现代社会一切都需要金钱维持,没有基本的收入,生计都难以维持。这就是我走访过的秦岭深山中的一个小山村,城市中的人向往原生态的“世外桃源”,但是城市里的人永远想象不到落后山区人的生活现状。由于没有培育和提前规划适合发展的产业,一旦山区的小农种植业凋敝,百姓只能漂泊出大山寻找生存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