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生日,忘记年龄》

信手辞春,浅夏茵茵。

本是繁茂的季节,本该生机勃勃,本已浪漫的情思,却因挥之不去的疫情搅得心烦意乱。

这个生日,注定是个无趣的回忆。

清晨,还是一如既往的阳光和鸟鸣,心却明媚不起来。煮两个鸡蛋,打两碗面汤,熘个豆包,拌点香椿,越来越喜欢这种清淡的口味。

下楼排队做核酸,这已是连续的第三天。每每看到排起的长队,缓慢地在初夏的阳光里挪动,心也随之变得沉重。在自然面前,疫情让人感到分外的渺小和悲催。

去学校,听几节网课。和同事谈起宠物猫和狗,聊起从排斥到接纳,也有无限的乐趣。

中午,到走廊就闻到烟熏的排骨和鱼块的味道,我挺喜欢这种怪怪的味道。擀的面条筋道又精致,炒的蒜薹豆腐西红柿只看看就有一种餐后的满足感。这顿午饭,简单却丰富。

一晃到了奔五的年纪,知天命的数字,似乎对我来说,没什么概念。好多时候我都忘了自己的年龄,随心随性,随自我。

下午,办公室听了一节课。抬头,窗外的月季肆意地绽放,硕大的花朵在风中摇曳那一池的浅红和深红。

想起抖音里安英曾说,顺境要把握住,逆境要坚持住,窘境要忍得住,困境要扛的住,险境要挺得住。身处即将三年的疫情,尽管生活不再从容,但想想能安然居家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最近迷恋上康震的诗词解读,苏轼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淡然和洒脱,也唯有苏轼能做到“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四季的更迭皆是自然。回首向来,走过懵懂的春,蓬勃的夏,走到这个年龄,恰是澄澈地眺望远方的湛蓝,宁静而美好。

这是立夏的第二天,夏天,就该用火一样的热情,款待生命中最年轻的一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