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白海棠》鉴赏——理解林黛玉容易, 理解她不容易

咏白海棠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鉴赏:

此诗是薛宝钗在大观园诗社开社时所作同题诗歌,乃蘅芜君夺魁之作(李纨评),艺术水准很高(不下潇湘妃子)。这首诗不仅昭示了宝钗的性格和命运,暗含一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风流态度,而且特别符合中国古代文人对于诗歌标准的评价,像什么“温柔敦厚”“格调”“肌理”之类的评价似乎都可以用在这首诗身上。仅仅这样似乎也无法说它出色,关键是它还蕴含有一定的哲理意味。细品之,似乎比潇湘之作更耐咀嚼。当然,二者风格不同,如春兰秋菊(林妹妹是春兰烂漫的话,宝姐姐就是秋菊芬芳),各有特色,抛却封建文人的视角,不应该有所谓高下之分。

首先来看第一联“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明明题目是写花,却实为写人,这也是为了突出每个人的不同形象。不过,林妹妹的《咏白海棠》似乎将人花合一得更无痕和彻底,而宝钗的却只是写心迹。即便本人长得娇艳如花,却也不肯轻易抛头露面,故而道得一个“珍重”。这“珍重”里有自重,也有自傲,显而易见一般人是很难有机会窥察到她的内心的。明明是白天,却因“珍重芳姿”而昼“掩门”,这也暗示了宝钗含蓄内敛的性格,不似林妹妹一般锋芒毕露。“自携手瓮灌苔盆”说明她对花儿十分珍爱,又间接照应了前一句的“珍重”(不是珍重如何亲自浇水?)。庚辰双行夹批: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才技为末。纤巧流荡之词、绮靡秾艳之语一洗皆尽,非不能也,屑而不为也。最恨近日小说中一百美人诗词语气只得一个艳稿。我们似乎可以说,这“芳姿”,这浇灌,其实都是为的她自己,指的是她为了培养自身的修养气质才华等等所做的一切。这白海棠,自然也是她自己——一朵盛世“白莲花”(这里用网络义,不过毕竟人家写的是白海棠其实无所谓了,好像这个花儿只要是白色的是哪种无所谓了,《红楼梦》里宝钗抽中的花签实际是牡丹)。)

如果说首联出语平凡,没有过多出彩的地方的话,那么颔联可以说是很好地弥补了这一个缺陷了,通常诗句的布局(元代范德玑的《诗格》:“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水。”)也都是如此。“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转得非常好!正因为“自携手瓮灌苔盆”,所以能够看到“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这里其实是个倒装句,正确的顺序应该是“秋阶洗出胭脂影,露砌招来冰雪魂”。海棠色白,故云“洗出胭脂影”;洗掉涂抹的胭脂而现出本色,这正是宝钗性爱素净雅淡、不事荣华的写照。“露砌”和“秋阶”同指白海棠生长的环境。“冰雪魂”指白海棠精魂如冰雪般洁白,亦是宝钗自写身份——真不愧为“山中高士晶莹雪”,既冷且清。庚辰双行夹批:看他清洁自厉,终不肯作一轻浮语。同样是颔联写白海棠之白,黛玉是要“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宝钗偏偏“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一主动一被动,颦儿性格之俏皮灵动,宝钗性格之稳重沉着,跃然纸上。当然,这句联中的意象也真的是没的说——美则美矣,却冷得让人无法接近。

颈联可以说是此诗的核心——“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更加直接反映了宝钗对于宝黛爱情或者自己爱情的态度,不粉饰,不动情,修身养性,平平淡淡看待一切,哪怕是爱情。是的,她看淡生死、看淡爱情,看淡利益,却唯独看不淡一样东西——名誉。这也是她个人最终悲剧的根源。这让笔者不禁想起了我国古代文人的“三不朽”情结:“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左传》)。在立德方面,她做得很好。她的目标很明确,估计是想当太姒那样辅佐贤王的女人。可惜,她终究只是个出身皇商家庭的女子,没有办法像武则天那样进宫成为才人,却不得不违心(如果她也有心的话)嫁给了像贾宝玉这样的纨绔子弟,未能实现自己的真正抱负(“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只落得个“金簪雪里埋”的结局。

此联上句承“胭脂”句发挥,谓白海棠一洗颜色,淡到极致才更显艳丽,以至于仿佛秋阶都能照出影来,颇合艺术辩证法(庚辰双行夹批:好极!高情巨眼能几人哉!正"鸟鸣山更幽"也。)下句承“冰雪”句开掘,谓白海棠清洁自励,宁静自安,岂如多愁之玉,留下瘢痕。“愁多”句应是以宝黛之多愁善感反衬自己的宁静娴雅。(庚辰双行夹批:看他讽刺林宝二人着手。)从句意来看,确乎有此意味。前面说花之色淡,后面说花之无忧无愁,似乎内外皆修,不食人间烟火。然前面颔联句中有“雪”,明示己志(冰雪招来露砌魂);此处颈联句中有玉,契合巧妙(林黛玉和贾宝玉名字中都有玉,偏偏多愁善感),要说没有所指,却也难自圆其说。不然,为何偏偏用玉而不是别的字来指代此意?

尾联“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白帝”即西方白帝白招拒,是神化传说中的五天帝之一,主管秋事。《晋书·天文志》:“西方白帝,白招矩(矩亦作拒)之神也。”秋天叫素秋、清秋,因为它天高气清,明净无垢,所以说花儿报答白帝雨露化育之恩,全凭自身保持清洁,亦就海棠色白而言。全联的意思是说:白海棠愿以其清洁之身回报自然,她婷婷玉立,默然不语,迎来了又一个黄昏。这实际上是宝钗的内心独白和自我写照。“不语”一词可见宝钗的矜持稳重,“凭清洁”之语更可见她自誉自信的心理状态以及清高精神。庚辰双行夹批:看他收到自己身上来,是何等身份。

此诗有意以白海棠关合自己,以花写人,反映出薛宝钗以稳重、端庄、淡雅、宁静、清洁自诩的内心世界,也表达了宝钗对于爱情和人生的看法,同时间接暗示了宝钗在《红楼梦》中的结局——“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而87版《红楼梦》中,薛宝钗的结局是被卖到了外地,后来又被蒋玉函赎回来了。姑且不说这个结局对不对,但至少应该不会有大错。毕竟,以宝钗的心性以及本诗所反映的内容来说,宝钗最后的结局应该是守着清白之身(以此来报答贾府的厚待),孤独终老。

​分析了这么多,我们似乎又可以做出一些合理的猜测:宝钗的心性和结局其实应该和李纨差不多,所以才能够引起李纨的强烈共鸣而不顾宝玉反对将此诗列为第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