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琅琊令之梦|阿贵大侠

文|小门门

阿Q?大侠

01

那年夏,毒辣的夏。

未庄热闹依旧,连天气都来凑上一个份子,表示祝贺。

地上冒着烟气儿,混着尘土味,吱吱恼人的蝉都有些中了暑,撑着树叶子回屋歇息去了。阿贵散着膀子,在打谷场上扎着马步。

02

阿贵,未庄人士,本姓赵?又或者不是。

癞疮疤刻在前额上,膈应。脑袋上拖着一个瓢大的发盘,由粗到细一直延伸到了腰间。他那腰却算得有些特别,顺着胸,看到跨,沿途没有波澜,就像那直筒裤一般,似乎都是腰。要说带些“五花肉”那也没得说,反观他全身是排骨模样,丝毫没有油腻的地方。体长倒也说的过去,可偏偏一副受人差事的下贱命,恨不得把脸钻到土里。

这不,热的冒烟儿的天儿,这厮还在蹲着扎马步。

阿贵脖颈处,戴着一长条,大概麻布材质,黑不溜秋,散着一股发馊的味道。他的腿开始微微抽搐着,膝盖骨骄傲的挺着大肚子,没有肉的附着,显得腿就像两根烧火棍,很是可笑。

他咧着嘴,一边念叨着:“妈妈的”几个字,一边收着右手,拖着那长条,在脸上画着圆的样子,就算是把汗擦了。

“呦,阿贵蹲着步子,也想成了一代宗师了?”从大槐树的阴凉下,传来这句话。只见说这话的人,是小同。

小同,阿贵的死党,没事总要来和阿贵干一架,他也就敢在阿贵面儿前耍耍威风,遇了王胡,都得装孙子。他也不知从那个长毛嘴里得知,这阿贵居然顶着当午暴晒,在打谷场扎起了马步,饭没顾得上吃,一路小跑,生怕错过了这场好戏。

话刚说罢,那带着挑衅的笑声,便飘到了阿贵耳朵里来。

阿贵的心里还在念着,已经数到九了,还有八个数,今儿的任务就完成了,便强忍着,权当黄鼠狼放了个屁,啥事没有。

小同一瞧,今儿的阿贵面不改色,气不大出,倒还充起了大爷来,便猛的咳出一口痰来,啐在了地上。“老子不招呼你几下,你倒还当起了大爷来。爷爷的......”手攥着柴火棍,朝着阿贵边走边骂。

03

阿贵心里的数已经归了零,半掩着的眼,艰难的撑开,合着刚刚犯了困,打瞌睡在。眼瞅着小同狼狗般模样走来,估摸着下一刻就要被撕咬的血肉模糊了。想溜,腿不停使唤,蹲的久,麻了。他索性想着:老子往地上一坐,这孙子打老子,爱咋咋地吧。这样一合计,心里畅快的很呐。顺势便坐了下来,屁股刚落地,他隐约间闻到了糊味儿,火辣辣的疼。

“小鬼,你想咋?我劝你今天别来犯我。”阿贵压着疼痛的呻吟声,一本正经的装着冷酷。

小同定住了脚步,把他浑身瞅了个遍,没发现什么兵器,仅仅脖颈处挂着那一长条。心里又犯着嘀咕,“难道那长条?武器?不,不能轻举妄动。”阿贵一看这阵势,小同被唬住了,于是放开了胆,开始了他的拿手好戏。

“小鬼,爷爷这儿肩疼,你来给揉揉呗。怎么,不敢?”阿贵用着枯枝一样的手指捅着鼻孔,仰着脸,悠闲的挖着污垢。

“你,你......”小同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来不来?”说着话的功夫,阿贵从鼻孔里挖出那泥一般的东西来,小指一弹,沿着抛物线居然落到了小同的脸上。他有些慌了神,这一场他可没有预料到。

小同人格仿佛遭到了猥亵一般,操起了柴火棍朝着阿贵抡去,那棍中积满了愤怒,那愤怒居然让棍子有了温度。

阿贵身形单薄,速度敏捷,腰带着劲,身子一侧,听得闷的一响,让小同的棍子打在地上,一折两半,落了空。他趁着小同没缓过神来,来了一个鲤鱼打挺,连滚带爬的站起。这招他不熟,没成功在意料之中。

小同心里一盘算,赤手空拳,阿贵肯定不是对手,虽然那个长条也不足惧。猛地张开了膀子和阿贵扭打到了一起,阿贵失了神没躲开,被小同一下子扑到。双方张牙舞爪,手口并用,像两条疯狗一般,厮打着。叫骂声,骨骼碰撞声,此起彼伏,尘土飞扬。

小同突然大叫一声,捂着鼻子干呕了起来。对着阿贵说道:“你这孙子居然出阴招,你这长布条有毒,有毒。”

这二人的战斗,以阿贵的胜利画上了个句号。这消息像绽开的烟花,在未庄传开了,因为阿贵和小同打架,这是阿贵的首胜。

04

王胡听了这个消息,脚一跺,眉毛一挑,破口大骂:“这孙子还想上天不成?”王胡脚下生风,直奔阿贵而去,一袋烟的功夫,打谷场上尘土又飘了起来,王胡来了,杀气腾腾。

“你敢打我孙子,你可真是胆儿肥呀?”王胡对着阿贵咆哮了起来。

“就他,王哥,你要给我报仇,小心他手里的那个长步条。”小同一看到王胡的这个气势,居然真的像看到了爷爷一样,连忙摇着尾巴讨好。

阿贵心虚了,王胡他可打不过。陪着笑脸说道:“胡爷,要不我拿着刮刀给您修修面?”

这几日不见,王胡又像从泥坑里爬出来一般,脏的彻头彻脑。那虱子都不愿意在他身上多呆片刻。他光着膀子,一副屠户模样,那引以为傲与关公一样的络腮胡都打起了卷来,懒洋洋的,无精打采。

王胡一听阿贵要给他修面,刮了那“美髯须”,顿时像吃了火药,两只像螃蟹一样的大钳子,把阿贵提溜起来。阿贵知道自己不敌他,便紧紧地抓着他,可不敢放手,一松手,估计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祭日了。王胡手中像粘着一张狗皮膏药,怎么甩都无法甩脱。随即便把他搁置地上,他骑着阿贵的身子,手不停地朝着阿贵的脸上招呼。

“孙子,胡爷今天来教你怎么当好一个孙子。”王胡脸上笑的像一朵菊花,丑陋,就像他说的话一样丑陋。

“哇,胡爷你当过孙子呀,不然怎么教我当孙子。”阿贵心里想着。他绷着脸,缩着头,就差一个龟壳了。耳朵被扇的通红,脸上却丝毫不见红印,看来保护的好。阿贵的手也不闲着,胡乱挥舞着,隐约之中抓住了一把稻草,用力一薅,那把稻草像战利品稳稳的攥在手中。

王胡扯着嗓子眼哀嚎着,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只见阿贵手中的那把稻草是王胡的胡子,这是,战利品。

阿贵连败未庄两大高手,这消息在未庄里传的底朝天,妇孺皆知,阿贵已然不是阿贵了。

05

未庄赵太爷得知此消息后,说了句“朽木也可雕也,阿贵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榜样,不愧我赵氏男儿”。

未庄不大,消息却能像瘟疫一样传播。

人见了阿贵,都称之为赵大侠,赵太爷钦封。阿贵有点飘飘然了,嘴里骂人都不骂“妈妈的”了,改骂“孙子的”。

正得意时,“行刑”二字,将阿贵强行拖回了刑场,刑场周围布满了人,他有些怕。

“小同呢?王胡呢?我死之前都不来瞅我一眼,妈妈的......”阿贵心里怒骂着。

随后,他耳朵里嗡的一声,觉得全身仿佛微尘似的迸散了。



(阿贵:阿Q        小同:小D)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三十期: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3,011评论 1 12
  • 如果他是耀眼的阳光,那我就是追寻阳光的树儿;如果他是耀眼的灯塔,那我就是海上的海浪; 他与我,相识于一棵大树下,他...
    夏陌染作者阅读 110评论 0 0
  • 06.1 开启语法标亮 06.2 设置自己的颜色 06.3 不同的颜色主题 06.4关闭部分配色 06.5 ...
    zklvyy阅读 261评论 0 0
  • 前段时间微信上有一则新闻在朋友圈广泛转发,一位副区长辞职开了一家3W咖啡馆,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恰巧这家...
    深海鱼111阅读 841评论 0 0
  • 夜,那幽幽的夜,那漫长的夜,那叫人遐想翩翩的夜啊!每当夜澜人静时,总爱想起小时候,想起童年的那些小伙伴们。那段时光...
    水之亦云阅读 1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