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灵异的失踪

当我们回到院子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10点了。看着大人们焦急的表情,我们都默不作声,在一串责备质问声中,小伙伴们一个个的跟随自己的家长回家了。来接我的,是我的父亲。他一脸严肃的问我:“怎么跑那么远去玩了?不是说过不能出院子吗?”我只能狡辩道:“大家都去了...”然后低下了头。

父亲没有多说什么,准备领着我回家。这时,一个阿姨焦急的问我:“看到我家华华了没?”我回头指着那条小路说:“她和我们一起的,刚才还看见了的。”但此时,我却看不到任何人在那里。

其他的孩子也都回家了,就剩下父亲和我,还有华华的妈妈。

这个叫华华的小姑娘,住在我家楼下,和我年龄差不多大,也准备上幼儿园。虽说是小姑娘,却天生的匪气大,一旦玩起来和男生无异。只有在不熟的时候,才会表现的比较乖巧安静。

父亲问我,最近一次看到华华是什么时候?我便一五一十的把这一段晚上的“探险”经历讲给了父亲,在讲的时候,我突然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于是重点说明了一下:当时,其他人都没有听到那个叫“王丫丫”的女孩说话,好像只有华华听到了。

华华的母亲听完经过后,脸色马上变了。她说,这院子后面的小路通向的是部队的菜地和菜窖,再往后就是杂草丛生的荒地了。这种地方,大晚上的怎么可能有什么小女孩?而且,院子里也没有叫“王丫丫”的女孩。

父亲发觉事情不对,便马上向上级领导汇报了情况。上级领导紧急调动了勤运队两个班的战士,打着手电筒随华华的母亲去寻找孩子。

父亲带我回家的时候,路过锅炉房的宿舍,我看到王师傅用一种威胁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看,吓得我马上抱紧父亲紧闭双眼。

父亲将我送回家,让奶奶看着我洗漱睡觉。他则拿着手电筒,加入到了找华华的队伍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