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最重要的事(6)——人世间的幻想与幻象

我穿着流金花纹的长袍,手中拿着发光的龙首权杖,安然地坐在由整块绿宝石打造的宝座上。这里是海中的一处宫殿。宫殿所在的位置并不深,它处于一大片珊瑚礁环绕之中。没事的时候,我很喜欢欣赏珊瑚礁的风景,看着漂亮的鱼群游来游去,看着海龟悠然地划水。就像我喜欢贡嘎神山的风景一样。

看,我不能生活在海底,可是我却可以随意地幻想。无数的小说、电影、电视剧,都是幻想的结果。

幻想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就像这样,大脑把外界的影像,和学习到的抽象知识,存储起来后,还会把它们分解成积木,在幻想的时候,用这些积木,再拼成新的影像或内容。我们应该幻想不出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幻,就是不真实。那么到底什么是真实?

下面幻想一个真实的场景。走在城市森林里,我享受地闻着清新的空气,欣赏着漂亮的花朵,和荫荫的绿树。我体验着、感受着、享受着。可是,我突然意识到,这些美好感受的真相是什么?

“闻”,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我们想象出来的结果。真实情况是,我们的呼吸系统控制空气流通,鼻腔中的感受器,接触到空气中的负氧离子和花粉,再通过神经传导到大脑,大脑产生出幻象,让我们“感到”空气清新。

“看”,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我们想象出来的结果。真实情况是,所有的物体都是没有颜色的。但是不同的物体能反射不同波长的光。光照射到物体上,物体反射相应的光到人眼,经过大脑加工,我们产生了幻象,觉得物体是那种颜色的。

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也不是一个整体。因为人眼能“看”的范围是有限的,我们所“看到”的整体,都是被大脑拼接的结果。

上面城市森林的场景,我是真实经历过的。那么其实它算是回忆了。回忆与真实,很多时候是不完全一致的。记忆不可能记录当时场景的全部信息,它记录的只是拼凑起来的一个个片段。有时时间久了,大脑连某个片段都找不到了,就用别的积木再搭建一个,把这个片段补上。我们还以为它是真实发生过的。所以记忆很多时候也是幻象。

很多人在逆境时,都想到过人生意义。他们对自己和人生起了疑心,这一切的忙碌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个行为看似是在追求真相,而其实它还是在幻想里。因为人生意义不是真相,不是真实的存在,它只是你想象的结果。你想为自己找一个努力方向,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解释。就算你找到了人生意义,它也只是你最想做的事而已。它不在过去,不在当下,而在未来。它只是一个希望,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人生意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事。但是它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事,甚至和它同等重要的事还有很多。就像我这一系列文章中所写的,我们人生中有太多重要的事。

我看到的人,他们是真实的吗?他们的颜色、气味,我对他们的感觉、记忆,从真实的角度讲,都不过是幻想和幻象。可是,即使如此,当我不这么较真的时候,不这么追求真相的时候。那些我亲近的人,是我的温柔、温暖和精神的寄托。他们对我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可见人是需要幻想和幻象的。人是需要不真实的。

我的一个亲人信奉佛教净土宗,向往西方极乐世界。不管有没有这个地方,她心中所追求的都是一种幻想,她心中所想象的,和佛经中所描述的,都是一种幻象。

我想到了黑客帝国,人们的身体被当作机器人的电池,而人们的精神却活在机器人创造的虚拟世界中。最夸张的是,人们认为他们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换种角度思考,我们现在也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么它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呢?

我又想到了缸中之脑。它只是一种假设,一种幻想。可是幻想何尝又不能是真实呢?

《百度百科》:“缸中之脑”是希拉里·普特南1981年在他的《理性、真理与历史》一书中,阐述的假想。

“一个人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有关这个假想的最基本的问题是:“你如何担保你自己不是在这种困境之中?”2021年,科学家制造出了类似于缸中之脑的样品,可姑且译为“盘中之脑”。

当我沉浸在影视剧、小说、游戏中时,为什么我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无法感知到外界?无法调用主观意识?我是一会儿活在虚幻之中,一会儿又活在现实之中吗?对了,我们刚才谈到,有真正的现实吗?

时常认识到世界和人生的真相,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识破幻想和幻象,才让我觉得自己更真实。意识到我们总处于幻想和幻象之中,可以时常审视我们的行为。这样我才能时常分辨,哪些对我来说是真正重要的,而哪些是我以为很重要,其实却是不重要的。从而,我才能更清晰地认识到,我为了什么而活着,活着是为了什么,我要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说了这么多,我们可以认识到,虚幻不是全都没有意义,真实不是全都有意义。总是能认清,何时是虚幻,何时是真实,以及如何与它们相处,才是更重要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