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些抑郁症的探讨

几月前写了一篇关于《缓解抑郁的方式》结尾中探讨到的抑郁症可能引起些许阅读偏差,所以想多说两句。

缓解抑郁的方式

今天收到一个愤怒的评论,她似乎有些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说话有些冲,我表示理解,思索少顷想给她回复,但似乎被她拉黑了。

好吧,有些郁闷打了那么多字,却无法回复,所以只好另起文章说两句了。

我说的这些话,并非针对所有抑郁症患者,特别是成年人,这种情况会更少,我说这些言论主要是想探讨青春期,叛逆期的抑郁症。

在青春期,叛逆期这个年纪,思想并不健全,他们真的能分辨抑郁情绪和抑郁症吗?

而区分抑郁情绪和抑郁症的方式,是短暂性和长期性的区别。如果真心想要如此,做起来并不难,不断在心理暗示自己是抑郁症,会伤心很长时间会割腕,会想自杀。

也许我的言论依旧不当,但我仍然想说,我并非不懂抑郁症的苦,我也写了很长的文章写重度抑郁重度焦虑的堂妹,如果大家想骂我,请看完《抑郁症的她们》三篇,我对于抑郁症没有偏见,只是作为抑郁症的家人,感到很无力,很无奈。

最后我想起《被讨厌的勇气》里的话,大意是:人是目的性强的生物,就像讨厌一个人,不是先有讨厌的理由才会讨厌一个人,而是想要讨厌一个人才会去找理由。同理,一个人抑郁了,不是先有理由再抑郁,而是想要通过抑郁逃避某些事而选择抑郁。

当初我看书时也被这样犀利的文字伤到,但只有血淋淋的揭开了伤口,伤口才能好,所以不要逃避责任,勇敢的去面对。

你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变得更好不是吗?不愿踏出这一步,只因习惯,只因舒适。

当下的问题不会因逃避而解决,终有一日是要面对的。

————

以下言论可能有些不当,酌情观看:

我很同情《房思琪的乐园》作者林奕含的遭遇,她最终因抑郁而自杀有多少人为她惋惜,我也同情小说《穆然》的主角穆然,他受过太多的苦,我为他流过太多的泪,我至今还会久久翻出来看看,我同样同情社会上活的千千万痛苦的抑郁症患者,他们如此痛苦,却仍然要背负压抑,努力工作。

我说那么多,是想说,人是自私的,我只会同情艰难的把自己日子过好了的,负责任的人,林奕含得了抑郁症但仍然考上了大学,写了《房思琪的乐园》,孤儿的穆然,爱而不得,这辈子对他好的只有傻傻的哑巴妈妈,最后哑巴妈妈也死了,他去跳湖自杀,被救回抑郁性木僵,清醒后他在哑巴妈妈坟前说:我会好好活着。

我不同情,在别人生日当天选择自杀,家人在客厅坐着睡到天亮,宛如定时炸弹的人,我也不同情凌晨在宿舍教学楼把整栋宿舍都吵醒闹着要跳楼的人,我更加不同情掏心掏肺苦口婆心说了一大堆自顾自玩手机的人。我只会同情我自己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