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续写(若曦十四篇)01 赐婚

01  赐婚


不知不觉间,来到这里已经许多年,在这深宫之中,我始终步步小心,如履薄冰。八爷也好,四爷也好,我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于他们而言,江山远比美人重要,而我,则随时都能被舍弃。


想到此处,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股悲凉,最是无情帝王家,而我竟忘记了这一层,忘记了帝王之心,竟妄想在这吃人不见骨头的紫禁城中,寻求愿得一心人的安稳,到底是我痴了。


我和八爷曾在草原上驰骋,在月光下许下了永不分离的誓言,我们相互依偎,抛却了凡尘俗世,眼中只剩下彼此。八爷的深情给了我一种错觉,我以为他便是我要寻觅的良人,我以为他能在这风急雨骤的宫墙之内,护我一世安稳,可惜的是,我的一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那个时候我问他,愿不愿意舍弃皇位和我过与世无争的日子,他说不愿意。他怎么会愿意?我又凭什么认为这短短几日的情爱与时光,比得上他辛苦经营半生想要争夺的那个位子?他生在帝王家,这不是他的错,可我又该怪谁?我知道每一个人的结局,我是爱他,但我做不到抛下一切。


至于四爷,我到现在也不甚清楚,我到底是真的倾心于他,还是因为了解历史,知道最后他一定能夺得那个至尊的位置,所以才事事留心,才从始至终都待他与众不同。


此刻我跪在地上,感受着从地下传来的清凉,膝盖隐隐有些痛,头上还插着四爷送的木兰花簪子,我不敢抬头,不敢面对万岁爷那锐利且带着审视的目光,君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我到底应该如何选择,我能承受得起帝王之怒吗?我阿玛怎么办,姐姐怎么办,族人怎么办?我能做到为了一己私欲置他们的安危于不顾吗?


[若曦!万岁爷问你话呢?傻愣着干什么?]


李公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知道,这一刻我必须做决定了,有些事不是我想怎样就可以的,也许这便是我的结局,是我迟迟未看破的天命,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在做无谓挣扎呢?皇权巍巍,我还自以为有选择的余地,万般皆是命,真真是半点不由人。


[奴才,奴才愿……]


[嗯?什么]


我刚刚抬起头打算回话,万岁爷那犀利的目光果然直直地向我射来,仿佛一眼将我所有的心事全都看穿了。这便是帝王之威,我吓得赶紧趴在地上,重重地磕下头去。


[谢万岁爷,奴才愿意。]


[哈哈哈,好,好了,快起来吧!你伺候朕多年,可谓是尽心尽力,在朕的心中早已把你当成了朕的女儿,你的婚事朕之前也颇为踌躇,好在如今总算是有了好归宿,朕的十四阿哥是骁勇男儿,与你又自小青梅竹马,这门婚事,朕甚是满意。]


[奴才谢过万岁爷体恤,那奴才先告退。]


我缓缓地退出了养心殿,尽力保持着平静,不敢表露出丝毫的不满,我一直以来为此揪心的事情总算是尘埃落定了,我本该欢喜,可此时心中却五味杂陈。


紫禁城的深秋没了繁花似锦,树木都无精打采的耷拉着,随处可见的落叶更显寂寥,我慢悠悠地走着,脑海中却在不断地回荡着万岁爷刚才的话,不停地盘算着自己如今的处境。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可我以为会是四爷,我以为万岁爷会成全我们的心思,或者是其他随便谁都好,,没有爱,至少可以无牵无挂地过一生。可偏偏是十四爷,他对我并非全无心思,一片坦荡,我对他也始终没办法全心全意地去信任,我一直看不透他,到底对这帝位有没有动过心思。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事到如今只能风往哪里吹,我便往哪里走,想到十四爷的结局,我心中又多了一份惆怅,但好在十四爷从无性命之忧,这倒也不算一个坏去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