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以为,等我穿过山河,一定有我心之所向,只是那个动心的人,一声不吭,去了另一个远方。

一是个孤单的字,它静静地横在中间,不敢靠近任何一个人。它不知道如何摆脱孤独的困境,生活就像它自己一样没有波折,没有惊喜,没有意外,生活中的激情都与它无关。

有段话一直让他念念不忘:“爱不可能毫无所得,你有一身疲惫不堪之前必有一场英勇无畏。你开始懂静水流深才是长远,之前必曾跟人相照肝胆。若知长路有跌绊,我倒希望因为你。我曾天真无畏,也曾赤诚爱你。我所得的无论如何,都是馈赠。”

世界上有很多种爱情,有的修成正果,有的无疾而终。本来就有很多事情是徒劳无功的,有没有意义不是事物它本身,而是做了以后,才赋予它某些意义。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

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

但你的引力仍在。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纵使再不能相见,

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