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54 - 需求展店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同样的运作模式,只是内容物不同,生意要做起来不是太难的事情。生活馆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达到了童书店七年长期耕耘的营业额,靠的就是童书店建立起来的强大铁粉阵容。

很多时候,童书店和生活馆引进新项目,都是由会员提出需求,我们有目的地找寻同类型物品中的优质产品。像新鲜水果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我们店铺的面积和形态来说,是不允许生鲜食物进店的。我在规划和寻找货源时,就采用了一个相对安全折衷的做法。

“真真,太可怕了,我没想到订购水果的会员那么多。上午我看到司机搬货进来就给吓到了,以为他送错货。幸好今天有两位配送人员帮忙,不然一个人可能会送不完。”

“我是看水果的订单,提前安排好配送人员,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先自己负责水果的订单业务。等我理清流程,再交给你或美华,你们两个的工作,要边做边调整,所以有问题要随时提出来。”

诗诗点点头,不再说话,彷佛被水果礼盒山吓到尚未回魂。也是,全职上班才没几天,货物堆成小山丘的情形还不适应。

“真真姐,这些水果都包装得那么好,一点都没有弄脏我们的地板。是不是以后每个星期进来的水果,都是这样包装得好好的?嘻嘻,难怪你会答应做水果,我还在想,以你对书的洁癖,是不可能让我们的书店充满水果味的。”

美华显得很雀跃,不知道是被水果山刺激到,还是觉得有将问题看出来而高兴。

“对,直到我们找好店面,将童书店独立出去,我才会让这间店充满水果香气。目前我们的生活馆一周只订一次水果,都是跟台湾当地果农合作,由他们分别包装好才会运过来,暂时不做进口水果和散装水果,所以订单都是以盒或袋为单位。”

其实,还有三分之一订单她们没有看到,是小娴公司的订单,我安排果农直接寄货给她。第一次开放会员订购水果,订单就多成这样,我不敢想像在各大公司开团的景象,不知道会是今天总量的多少倍?

“现在离下班还有点时间,趁我们三个都有空,有些事情要先跟你们沟通,至少让你们有心理准备。今天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会员对新鲜水果的需求很大,即使要整盒购买还是有这样的量。假如我们有地方可以分装,相信销售量会大幅增加。一旦童书店有地方搬家,散装水果和进口水果的业务都会加进来,接着就是蔬菜和肉品,生鲜蔬果店也就形成了,这会是未来我们的第三间店。今天这个势头,新店可能会比我预期来得快很多。”

“你是打算每间店都独立开来?还是童书店和生活馆会在一起?”

“诗诗,这两间店的业务我想你多兼顾,未来可能会交由你负责,当然也要看你的意愿。如果可以,最好能找到一间三至四层楼的透天厝,一楼童书店,二楼生活馆,三楼以上做办公室。”

诗诗脸带喜色,一个劲地点头,同时不忘偷偷看一眼美华。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样的安排,只是也担心美华不开心,必竟是她先来我童书店的。我是不会失策到忽略美华的存在,这样的安排当然是我事先沟通过的结果。

“美华跟我那么久,很熟悉我的个性和做事方式,适合跟我一起开创新的业务。我这样安排也是根据你们的特质和需求来定的,不过,一切只是大致规划,也要看情况随时调整。我手上已经有第四间店的雏形,你们两个独立得快,我们的店就能开得更快。”

“第四间店?真真姐,你已经确定好第四间要开什么店了?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美华显得一脸错愕,没错,她应该是最先嗅到我下一步动作的人。

“我们展店的方向是以会员需求为导向的。大家有我的个人信箱,跟我互动频繁的会员不在少数。我根据他们的需求去评估展店的可能性,严格来说,还有另外两个类型的店也在我的考虑中。第四间店的品项,在半年内会先出现在生活馆,暂时不透露是什么,以免你和诗诗想太多。”

美华和诗诗对望一眼,然后两人开始轮流猜会是什么店。我捂嘴笑,坚持不透露半点口风,她们是不可能猜出来的。就连我自己,常常做事情也不是百分之百确定,更何况是别人,怎么可能随口猜中。

现在就是店铺难找,展店速度也要看店铺寻找是否顺利。下个月,孩子开始放暑假,我决定放自己半个月假,陪小孩回香港探亲,顺便去上海苏州一带走走。

做了快十年小生意,虽说自己做老板时间自由,这种自由其实是随时就位随时工作换来的。我似乎没有放过真正意义上的假期,我必须得在第三间店到来前,好好休息两星期。

这两个星期不推任何专案和团购,我需要休息,美华和书店也要休息,甚至是我们的会员也是要休息的。店铺主要由诗诗看着,美华也会请假几天回乡下老家。

“我已经订了下个月回香港的机票,打算和孩子回去两星期。我想你要上班,应该不会想跟着回去,就没订你的机票了。”

“回去两星期,你的店怎么办?不是也要跟着休息?怎么不像我们上次去日本一样,只去五天,你还可以遥控店务,我也可以请假一起去玩。”

“那样不叫休息,只是换了个地方工作,边玩边工作其实更累。我是真的真的非常想放假,我觉得自己太累了,需要休息。”

“可以十点才去上班的人,还会叫累喔?那我每天八点准时上班的人,不是要累死?你这样去两星期,摆明是不想我跟着去。”

不想他跟着去吗?坦白说,是真的不想,但我放两星期是真的想放假。我也不想跟他争辩,我十点钟上班是因为我都要工作到凌晨三、四点,书讯和专案文宣都是半夜完成的,跟英美两国采购童书也有时差,有时候谈价格要用电话沟通。

跟一个眼中只有自己的人对话,想要试图解释我这样做的理由,比在沙漠中找水喝还困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