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高山流水韵依依(14)

17.14
摆摊需要什么设施完全没谱,但只要在各地小吃市场多看看,就不是什么难事。看多了附近城市的小吃摊,所用设施普遍是因陋就简,一点都不复杂。

有一个迹象引起庶盶的注意:各地市场几乎都有不少人在经营麻辣烫、小火锅,呈现出一种不当之势。尽管这汤汤水水的自己是没有多大兴趣,但作为具有市场潜力的种类,却也不可不察。

本来所有医生都叮嘱过,要庶盶别粘辣椒等辛辣食物。但面对麻辣烫、小火锅,却也顾不得这许多,反正自己药没少吃,再多一点也无妨。通过对色香味参差不齐的品尝,庶盶认为,将火锅风味移形换位到不同场合已经成为现实。

经二姐哥四处托人说情,将摊位落实在邮局宿舍大门口,比邻农贸市场,虽说不是人流最集中的档口,最起码算是人流相对集中的闹市口。拥有一个如此市场平台,尽管只是一个小小县城,估计一年一个万元户将是轻而易举的事。

考虑到二姐一家守在县城的庙门口,然二姐哥却长期以强体力劳动为主,虽说相对收入不错,但与做买卖的收入悬殊是巨大的。筹备米饼设施与摊位,二姐哥是花了大力气的,便提议:如果经营米饼可行的话,不如稍后考虑从经营米饼入手,逐步走上做买卖的路子,相对轻松一些,收入也会更高一些。二姐一家深以为然,逐决定合伙经营米饼。

米饼开张面市,迅速轰动小小县城,常常是一连数小时不得丝毫松闲,就连油炸饼都一直被窝在那不敢动弹。限量准备材料,卖完收档,可谓劳逸结合。一两天后众多客人都询问“你们是不是只卖上午不卖下午”等,见中午不到就几乎完结,次日只好又增加些许材料,再怎么说也得支撑到午后吧。与刚开张几日有所不同的是,为他人捎带的数量大增。眼见连米饼锅不够用了,只得赶紧再增加几口。

每当午后收摊时,总有不少经营其它小吃者围过来,普遍以羡慕的口吻夸赞米饼生意的火爆,一连几天都听到诸如“满城都是米饼的包装纸”。抬头远近随处可见米饼的包装纸片,趁着收档的空闲,庶盶沿着大街小巷转过一圈,米饼包装纸几乎成为这小县城的特殊标志了。一股风起,大街小巷的包装纸一同闻风而动,满城起舞。这满城的包装纸,实实在在就是米饼的活广告、活招牌!

在庶盶的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一副景象:在一两百年前的工业发达国家中,密集的烟囱里,滚滚黑烟直冲云霄,天空中弥漫着黑压压的雾霾。这种现象,曾经一度被人类赞誉为工业文明的象征,然实则是破坏环境的一损俱损。不行,这满城飞舞的包装纸,得设法加以控制。否则,久必引起环卫人员的不满并影响消费者的生活环境。

想来思去,米饼的包装问题还真棘手。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大概只能不厌其烦的诚恳请求大家,都尽可能避免乱丢包装纸而影响我们的生活环境。

尝鲜的人潮高峰明显过去,日均纯利润回落并稳定四五十元之间,一个人完全能够应付。鉴于每天记账算账——分配合伙经营的利润费时费工,大家觉得各自分别单独经营几天为限,周而复始,将省去记账算账的麻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