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赵李】守株待兔08

01

赵瑞龙在林城隔壁的F城打拼,F城离林城不过一个小时多一些的车程,他却一次都没再去过。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怕了?也许吧。至于怕什么,他理不清,也不大想理清楚。他想自己总有一天能再堂堂正正地站在李达康面前,只是不知道这个总有一天,是哪一天。

不过幸好惠龙高科才刚刚起步,公司的事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和经历,再加上各类的应酬缠身,他倒也没那么多的心思去瞎想。第一次不拿父亲的名头说事,规规矩矩地创业,赵瑞龙试图单方面地守住一个并没有得到认可的承诺。

吕州的美食城已然动工,他听到消息,觉得像和他隔了一个世纪。

一次应酬上,赵瑞龙喝多了,学霸杨把他往车里塞,他扒着车门不肯合作,要喝可乐。学霸杨只得去买,他便在车旁边蹲着等。迷迷糊糊间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时候,瞧见模模糊糊朝这边走来的人影,就变得很委屈:“哥哥,我等了你好久!”

学霸杨听得并不分明:“赵总,你说你要等谁?”

“赵总,你说谁啊?”那天晚上高小琴的声音冷不丁飘进已然混沌的意识里。

他一个激灵,慌张地瞧了瞧四周,酒便醒了。

那次的教训他记了许久。在官场上商场上,有些事只该烂在肚子里,让人知晓了就是把柄。你喜欢谁,讨厌谁,瞧不起谁,又对谁永远提不起防备,都是秘密,只该自己知道。

02

他在等李佳佳的电话,也许他真的被他哥不近人情的样子打击到了,所以分外想念他认识的那个李哥,在家人面前的那个李达康。

可是李佳佳那丫头再没有打来。

03

李佳佳再联系赵瑞龙时已经是年关将近,那时候赵瑞龙正在和小杨还有另外几个合伙人开会,一串陌生的号码就打了进来。

李佳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小叔,我害怕。”

04

发现不大对劲是在一个星期前,李佳佳回家的路上想起忘带了英语练习本,一个人骑回去拿,和行到拐角处的男人撞个正着。

甚至那时,她都没觉得什么,直到那天晚上从噩梦中惊醒,这才想起自己是见过那个人的。她今天见到的,之前差点撞到的行人,打电话给赵瑞龙表示感谢从电话亭出来时对她招手的人,都是同一个。再想想,多少次视线的边角处的都是他,平淡无奇的脸,眉骨上鼓鼓的,像是藏了一道疤。

可不是吗?他现在就透过卧房的窗玻璃里盯着她。

李佳佳用被子蒙住那声惊叫,到白天就好了,她安慰自己。

可是,白天更加糟糕。

她总是忍不住地回头寻找。

没看到那个人时疑神疑鬼,看到了又分不清他是真的跟着自己还是自己自我意识过剩,说不定那个人只是恰好和她同路呢?

不是没想过告诉父母,但是父母最近都格外的忙碌,李达康自是不必说,塌陷区人工湖的项目刚刚启动,他恨不得一天到晚都盯在现场,欧阳菁那边也忙了起来。李佳佳已经连着几天自己解决晚饭了。她实在不想让父母为了自己不知是真是假的小猜疑分了心。再说,她安慰自己,上下学的路大半的路程都有同学结伴,即使真的有人跟在自己后面,也不应该会出什么事。

只是这一次事情有些麻烦,她作为英语课代表要留下来帮老师整卷子,选择题的部分便直接代为批改。小伙伴问她要不要留下来等她,她犹豫了下,还是让她先走了。

但小伙伴走后她又一阵后悔,冬天天黑的早,明明才六点多一些,天就已经全黑了,这时候她想起来了赵瑞龙。虽然上次求他帮忙赵瑞龙本人没来,但是究竟是他安了自己的神,让事情得到了解决。所以这次她也本能地想到他。

05

赵瑞龙想十一岁的小女孩正是敏感的年纪,身体刚刚开始发育,确实要注意些才好,便让她干脆留在学校等一下,自己过去接她。他和小杨他们打了招呼,拉着司机小王匆匆混进了下班的车流。

英语老师走的时候问佳佳是否有人接送,需不需要她骑车把她直接载回去,佳佳知道老师还有自己的孩子要接,便说她小叔会来接她。老师听到放了心,把办公室的钥匙交给她,嘱咐她一会儿记得把灯也关掉。李佳佳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在卷子上批下一个又一个小红叉,外面光秃秃的杨树枝拨拉着玻璃,一下又一下。

李佳佳左等右等也等不来赵瑞龙,于是又开始在心里犯嘀咕,她想着赵瑞龙不会又跟上次一样,要赶来结果来不了吧?

她想她就是去电话亭那儿再给他打一个,这么近的距离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她冲看校门的大爷招招手:“爷爷,我去打个电话,要是等会儿有个脸圆嘟嘟的大小伙儿来找李佳佳,你就跟他说我去找电话亭打电话了。”

电话亭在学校过了拐角在过去一些的小胡同里,挨着学校的院墙。墙那边是学校新修的一百米的塑胶跑道,隔着墙,新鲜塑料的味儿都能飘过来。

李佳佳从书包里摸出硬币,对于记住的第一个电话号码居然是赵瑞龙的手机号这件事,她也有几分惊奇。

06

一只冰凉凉的手从背后伸进小女孩儿的脖颈里,她的第一反应是有人想抢她挂在脖子上的钥匙。

07

赵瑞龙让司机小王去找个地儿停车,他走到校门口的传达室笑嘻嘻地:

“大爷,让我进去下呗,我找李佳佳。”

大爷打量了下灯光下的赵瑞龙,脸的确是圆嘟嘟的:

“李佳佳去电话亭那儿打电话了,让你来了直接去那儿找她。”

女孩儿的尖叫声在这时候从拐角处里传出来,赵瑞龙认出了那声音,也顾不得那地方又黑又暗,拔腿就朝胡同那儿奔过去。

08

拐卖儿童的案子终于结了,赵东来难得一次八点之前出警局的门。他想起来前几个月蹲点的那家小学,门口儿有家的馄饨尝着不错。个儿大馅儿足,汤里洒了胡椒粉,这大冷天的一口下去从喉咙暖进胃里,一碗下去别提多舒坦了。于是就寻思着路上绕个弯儿,端几碗回去讨好下女朋友。刚拐到那卖馄饨的地儿,赵东来就瞅见一小姑娘慌慌张张地朝这边跑过来。他瞧着那姑娘面善,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与此同时,小姑娘也瞧见了他。本来是朝学校门口跑的,就临时改了方向,也不看路,风风火火地横穿了马路,冲过来一把就揪住了他袖子:“叔叔,有人打我叔叔。”

赵东来跟她到了地儿,就瞧见两个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准确地说是一个人坐在另一个身上单方面地揍他。

别看赵瑞龙平常瞧着神奇的很,逞起能来跟混hei社会的似的,其实全是嘴把式。他爸是省长,所以从小到大见到的人都让着他,他就压根儿没正儿八经地跟谁干过架。更何况这黑灯瞎火的,他连拳头从哪个方向过来的都瞧不清明。

可是他一心想着不能让他哥的闺女被人占了便宜,也顾不上还手就是死抓着人衣服不肯放。所以,等到被警察同志解救出来的时候,俩眼圈黑黢黢的,别提有多惨了。

09

李达康听说自家闺女出了事,一溜烟似的从开发区往市内赶,也没顾上跟电话里的人计较自己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个弟弟。

到了派出所,李达康把他家小祖宗拉过来左瞧瞧右看看了,还好没受什么伤,可小祖宗显见着受惊不轻,李达康就越瞧越心疼,越瞧越愧疚,越后怕。

竟然因为自己做家长的疏忽,让女儿遇到了这样的事。

一个还没上初中的小姑娘,他怎么就能同意让她一人儿骑车上下学呢?居然在学校附近就遇到了跟踪狂,幸好这次没真出事,可下次呢?他怎么可能允许有下次。

小姑娘拉了拉李达康的袖子,声音小小地提醒他:“爸爸,小叔受伤了。”

李达康这才注意到了角落里的赵瑞龙。他早就忘了电话里说的被人打了的他的弟弟,更没想到这个弟弟竟然是赵瑞龙。

李达康把佳佳递到欧阳菁怀里,自己坐到了赵瑞龙身边儿去。

赵瑞龙从小到大除了被家里人揪过耳朵揍过屁股,哪里挨过这种收拾,到了派出所就惨兮兮地赖在板凳上嗷嗷,直到李达康坐到他旁边。

换做以前他瞧见李达康,肯定嗷得更欢。可现下李达康来了,也瞧见他了,他反倒不嗷了,捂着俩黑眼圈,直往后缩。

丑死了。不想让他瞧见。

李达康想他本该追问一下赵瑞龙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为什么会赶来。

心里也确实闪过了疑惑的声音:他到底图什么?他图我什么?

可他此时并顾不上去理会这些,他只想着佳佳出事的时候他不在,赵瑞龙在这儿,这是他唯一能确定的事。

他把赵瑞龙捂着脸的手扒开,瞧着他黑黑的眼圈,想着这身上不知道还有多少伤。

赵瑞龙还不愿意让他瞧,头低着,涩涩的。

李达康想他并不习惯赵瑞龙现在的样子,他万事张扬,有了伤口也从不会藏着掖着,一定要让他李哥瞧见。所以,他如今这副认生的模样,李达康怎么瞧怎么不习惯。

最终,李达康谢了警察同志,和欧阳菁把这一大一小两个人都领回了家。

赵瑞龙初时还推脱说自己带了司机出来,公司那边还有事,要连夜赶回F城才好。他想着他想要堂堂正正地回到他身边,并不是以现在这样狼狈的姿态。

可李达康就牵住了他的手:

“这儿路黑,你跟牢点儿。”

赵瑞龙听了这话便挣扎不下去了,他永远都学不会主动放开这个人的手。

于是,小王便被打发了回去。

而赵瑞龙就这样——认命似的——跟着他,暗搓搓地担忧着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再丢出去。

10

冰箱冷冻室里收集来的冰块儿,装在塑料袋里敷在眼睛上,赵瑞龙忍不住地“嘶”了声。

李达康拍他的手:“忍着点儿。”

李达康帮他把上衣褪下来,肋骨旁边一大片的淤青,被踹的。他拿着红花油给他揉,赵瑞龙疼得蜷缩成个虾米,便也没那么多心思去害臊。

李达康就想:从小到大他就是横着走的,谁敢对他这样?

也罢了,自己还能要求他怎样。

于是,突然就发声:“再加一条——”

赵瑞龙迷茫地瞧着李达康,疑惑于他没头没尾的话语。

“约法三章里,再加上一条。瑞龙,你既然选了经商这条路,那么老书记那边,关于我,关于任何人,从今往后,不听不说。做得到吗?”

赵瑞龙脑袋里轰隆隆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半天才有了反应,也顾不上浑身的伤,上衣都没穿就扑进了李达康的怀里:“好!好!做得到,做得到……”一两句话反反复复地重复着,眼泪冲进眼眶里,又被他很爱面子地噎回去。

李达康满手的油,被他弄得动弹不得,很是无奈:“怎么了这是!多大人了。”

“哥你就让我抱一会儿怎么了,我想你了嘛!”他终究是没抑制住喉咙里的哭腔。

tb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