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6

当我再次感慨一个人变了的时候,或许是该静下来想一想,我所认识的他,是真实的他的几分之几。

有可能,变的不是那个人,而是我眼中看到的模样不同了。在我的视角里窥见的,永远不会是完整,是注定残缺的。哪有什么上帝视角?只有后知后觉或幡然醒悟。

我何曾真的看清过这个世界呢?所谓的真相,真真假假随着时间流逝,哪里还能分得清了?

我自诩看得透彻,却总在自己这犯糊涂,在自己这关栽跟头。哪怕能将别人分析地清晰,却始终看不懂、看不清我自己。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虽然不会像之前那样颓废,生活也能照常,一切都井然有序。但大部分时间,我都面无表情,毫无波澜。我观看感人的电影不会哭,我听到情话不会动心,我好像很难共情共鸣。喜怒哀乐都只建立在自己身上,即使偶尔也会莫名烦躁和厌恶。更多时候,我像一个冷漠的上帝,放任人间烟火。

我处在怎样的位置?我也会琢磨,我想要的我追逐的究竟是什么?自我意识或自我价值。

我渐渐喜欢上教师这个职业,我要努力做一个好老师,我想拯救从前的我。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一个女儿,可我惊觉这些想法的背后都是我的自私。我妄图通过改变他人,拯救过去的自己,想要培养出另一个我,活成我想要的样子。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去,就想着去改变别人的未来。

我也想过,现在的我回到过去,阻止她幼稚的行为,告诉她应该如何决定。可转念一想,她一定不会听我的。她没有错,她只是做了当时觉得正确的决定。她不是没有考虑过未来的苦楚,她只是更舍不得当下的快乐。她也不想一直待在深渊,她只是当时找不到出口。

放下吧,解开你的自我禁锢囚笼,解除你的自我保护机制。这是第无数次对自己说,放下吧。但,放不下吧,总是差一点就成功。没关系,最后一步,总有一天会迈过去的。

到那一天,等待你的或许不是光明,但也不会让你失望的。是这世上,和光明同等珍贵的,你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