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煮一壶生死悲欢,祭我心中永远的少年郎——陈情令

文:莲公子  揽风拾玉  2019—12—16

十六年前,云深不知处。

听学的世家少年郎,白衣蹁跹,三五结伴,恣意潇洒。

笑闹着抓鱼捉鸟,喧嚣着搅乱了姑苏的一池春水。但命运等待他们的是看不清的迷局,是一波接一波的绝望。十六年后,陈情再现,忘机琴出。历经生死之后,他们能做的是寻找、是弥补、是守护,是放下。


陈情令说的不仅是江湖事,它几乎在诉说我们每一个人。

命运迫使我们朝前走,经年之后,或殊途同归,或穷途末路,或执掌一方,但终究每个人都在失去,都再也回不去那明亮的少年时光了。


前半生随便,后半生陈情——最浓墨重彩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云梦莲花坞

十五六岁的少年,佩剑随便,红带束发,明媚开朗。

因其天资过人,年少时便在江湖中极富盛名。

虽幼年失去父母,但师傅看重,师姐疼爱,未来继承人江澄拿他当兄弟。在云梦淳朴的民风下,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无忧无虑的长成自信开朗、放荡不羁又充满正义感的少年郎。

世人提起云梦的魏无羡,皆谓之丰神俊朗的美男子,六艺俱全的风雅之士,品貌在世家公子里排名第四。

而这一切在血洗莲花坞之后都变了。面对温晁的来势汹汹,虞夫人的紫电一鞭一鞭的抽在他身上,在莲花坞和他之间,虞夫人舍弃了他。最终把他和江澄送出去了,却让他誓死保护自己的亲生儿子江澄。

那时的魏无羡家破人亡,后有追兵,他竭力顾着病弱的师姐,和重伤不醒的江澄。但魏无羡心底是介意的吧。所以后来面对仙门百家对魏无羡的围剿,江澄说:“你若执意要保他们,我就保不住你”,魏无羡一脸平静的说:“保不住,就弃了吧。弃了吧。”

一声比一声低的弃了吧,何尝不是一种感伤。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劝解吧,弃了吧,弃了吧,告诉全天下我魏无羡叛逃,从此和你们云梦江氏无关。


师姐一遍一遍的跟他说:“阿羡,我们姐弟三人要永远在一起。”

这几乎是魏无羡的信仰。师姐在,他还有家。

当江澄不能接受失去金丹的自己,魏无羡遍寻医书,偷偷剖了自己的金丹给了他。温情阻止的时候,魏无羡说:“如果是温宁,我相信你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这是魏无羡对江澄的爱,江澄是他的兄弟,是他以命相护的家人。

没了金丹,从此无缘剑道,被扔进乱葬岗,百鬼侵噬。

当失踪了三个月的少年,挟裹着一身阴气从乱葬岗走出来的时候,面对师姐、江澄和昔日旧友蓝湛的询问,满腹委屈,却只能淡淡的说,没什么。

少年再也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年了,他失去的何止是剑。

射日之征,大仇得报。

姐弟三人重建了莲花坞,他们像当初年少时说的那样,江澄做了宗主,魏无羡辅佐他。可终究他们回不到过去了。

在那场大战中,以一敌五千,惊艳江湖的魏无羡再也不会被世人小觑。做了宗主的江澄再也无法忍受世人的眼光屈居于魏无羡之下。而心怀鬼胎的各家,也不会眼看着两位少年建起一个雄霸一方对自己有威胁的云梦。兄弟反目,是云梦双杰必然的收场。


十六七岁的魏无羡说“愿我魏无羡,一生惩奸除恶,无愧于心!”。

所以面对温情姐弟的遭遇,他决然站了出来。穷奇道的雨夜,魏无羡哭了。他知道这一次要站到世人的对立面。从此舍弃一切,人人喊打。

魏无羡对拦在他面前的蓝忘机说:“如果我和他们之间必有一战,我宁愿和你决一生死,要死,至少死在你含光君手上,也不冤了。”他对所谓的正义之士是不齿的。

穷奇道的雨夜,魏无羡走了,他带着温家的老弱妇孺,却像是孤身一人。


少年时的魏无羡怼江澄:“世上熙熙攘攘阳关道,我为何要走独木桥?”。

如今,守着温氏遗孤,在乱葬岗活命的魏无羡说:“世上熙熙攘攘阳关道,我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这是魏无羡对心中正义的坚持,“我心我主,我自有数”。


魏无羡天纵英才,注定是要灿如骄阳的活着。

当他只能屈居于乱葬岗守着温氏老弱妇孺的时候是无奈、不甘的。被迫和江澄决裂,叛出云梦。昔日的知己偷偷的来看他,他竭力做出一副开心无所谓的样子也遮掩不住各种穷困的尴尬。直到连师姐的婚礼都无法参加,魏无羡才体会到铺天盖地的失落和离殇。

自以为心若顽石,终究是人非草木。

从此世上只有人见人怕的夷陵老祖,再无那轻掷枇杷的少年公子了。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一场围绕阴虎符的阴谋就此展开。

穷奇道温宁失控误杀了金子轩,温情姐弟和无辜的温氏老弱妇孺被挫骨扬灰。金子轩的死断了魏无羡所有,从此之后,再无回头路。

不夜天面对仙门百家的围剿,百口莫辩、悲愤无奈的魏无羡红着眼眶说:“你说你仰慕我,那为什么在你仰慕我的时候,我没有见过你。而我一人人喊打,你就跳出来摇旗呐喊。你的仰慕也太廉价了吧。你说你和我势不两立,你的势不两立,不共戴天,对我有什么影响吗?你的憎恶与仰慕,都如此的廉价,怎么也好意思拿出来叫嚣!”

师姐的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绝望的魏无羡一怒之下大开杀戒,血洗了不夜天。

一曲陈情,十万冤魂。这世上再也没有了让他活下来的人和爱。

命运从来不会让聪明的人活得太过痛快。

天赋秉异的魏无羡失去金丹,却能在乱葬岗修出诡道。然而即便陈情一出万鬼伏的实力,却还是步步血泪步步失去。像不像大学毕业初入社会的我们?有实力但心智单纯,根本不懂大人的世界里怎么博弈。所以魏无羡只能在一个又一个的阴谋里载浮载沉,万劫不复。


十六年后,重新醒来的魏无羡更多的是放下。再也不去想前世的那些悲欢离合。

昨日种种,彷如一梦。天大地大,一人一骑,一曲陈情走天下。

经受过大伤害、大诋毁和沉重的失去,还能初心不改,依旧赤子之心,这需要大格局才做得到吧。

就如魏无羡“曲尽陈情”里唱的那样:

丹心何须言在口

横笛闲吹落星斗

是我徒有身后名

不如及时一杯酒

前世的岁月年华没有成全少年的赤诚,所幸,历遍千山万水、生死经年,回首时,陈情未绝,忘机琴在。所有付于笛声的心事,都有一抹清绝霜华的身影在听。

前半生随便,后半生陈情——致这个夏天最好的魏无羡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泽世含光蓝忘机

姑苏蓝氏有双壁。

宗主蓝曦臣,还有被称为泽世明珠的含光君蓝忘机。

蓝湛,字忘机,素衣若雪,美如冠玉,长发抹额,端方雅正。

云深不知处的蓝忘机,严于律己,正直内敛,武艺超群。十四岁就被各大世家长辈当做教育自家子弟的楷模,在世家公子榜上有第二的美名,仅略屈居于兄长蓝曦臣。

持避尘剑,弹忘机琴,诛邪除祟。气质风华,如霜如月。

清冷谪仙一般的蓝忘机,在那个满月的晚上,碰上了最潇洒不羁、不按常理出牌的魏无羡。少年人冰与火价值观的碰撞就是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一场架,两心意外,原来这世上还有人能和我打个平手。

魏无羡潇洒不羁率性飞扬,撒娇耍帅明媚鲜活,跑过花满楼笑醉一坛酒,在滚烫的红尘里活成最浓烈的少年郎。而蓝忘机含蓄内敛,端方雅正,清冷的眸子淡若琉璃。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没有一丝不妥帖的失仪之处。这是一个用三千条家规培养出来,有自己稳定且正统的价值观的少年郎。缄默,端庄,禁欲,有规矩。

除水祟,寻阴铁,暮溪山屠戮玄武。这样一位天人之姿的少年,在经历种种之后,开始欣赏魏无羡的正直赤诚和放荡不羁下的心思缜密,引以为知己。

命运让蓝湛在魏无羡的世界里总是慢了一步。

分别时还是明眸善睐扯着袖子撒娇的少年,再见就是乱葬岗归来眼神阴冷的夷陵老祖。


蓝忘机一遍遍的劝诫:修诡道,损身亦损心性。

每一次“魏婴,凝神!”都带着沉重和压制在心底的惊慌。因为爱,更惧怕失去。

穷奇道雨夜,蓝忘机的放手,带着一种绝望。我认同支持你的正义,却要失去你。

顺风顺水的蓝二公子,第一次开始思考这世界何为正义,何为奸邪。

假装自己路过,实则是特意去看魏无羡在乱葬岗的生活。

尽管一身布衣,和温氏的老弱妇孺在乱葬岗种萝卜种土豆,但魏婴还是那个心怀大义,善良正直的魏婴,蓝湛是欣慰而不舍的离开的。

成人世界里的阴谋和贪婪,那时的蓝湛不懂。

清冷正直的蓝湛在魏无羡的世界里总是慢了又慢。他不知道那场是非交错颠倒黑白的不夜天混战是怎么开始的。他急匆匆而来,一遍遍阻止:“魏婴,快停下来”、“魏婴,停下来吧”。

速来平静无波的脸上充满了焦灼,眼神里藏着担心,藏着软弱,藏着祈求。


那时的蓝湛不懂魏婴的停不下来。

魏无羡的委屈怨恨,魏无羡的万般皆不可诉,那时的蓝湛都不懂。

师姐死了,整个不夜天宛如修罗地狱。漫天的鲜血与阴风交汇,煞气和怨灵肆虐着复仇,活着的人面目狰狞,几近癫狂的叫嚣:杀死夷陵老祖.....


“魏婴,吹笛!”混战中蓝湛这一句呼喊是全局最转折的一句对白。

素来以天下为重的蓝湛第一次违背自己根深蒂固的教养,提醒一个世人眼中的邪魔歪道去杀人。魏无羡横笛而走,蓝忘机就仗剑挡在他的身后。放眼不夜天,三千人都要你死,而我只想要你平安。


蓝忘机说:“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蓝忘机说:“愿我蓝忘机,一生惩奸除恶,无愧于心”

世人眼中伤天害理罪大恶极的夷陵老祖死了。可这三千世界,存万万善万万恶,又如何去分辨,又凭谁来定夺?


后来的蓝忘机,跪在漫天的飞雪中,生生承受了三十三道戒鞭。口吐鲜血却掷地有声的反问:“敢问叔父,孰正孰邪,孰黑孰白”。

蓝忘机问:“兄长,世上之事,是否都有定规定法?”

蓝曦臣说:“我曾以为,尽毕生之力,阅尽蓝氏之藏书,便可通晓世间之大道。但后来才发觉,即使博览天下全书,世间也有太多的事情,我辈无法通达。事无定法,是非曲直原也不是黑白分明的。”

蓝忘机问:“若不能以黑白断是非定标准,那要如何才能定一人之心?”

蓝曦臣说:“人之为人,其在于本身,非是非黑白四字能断。若视一人,也非以是非黑白可以断之,而是在于心之所向。”字字珠玑。在这里不禁要感慨下,泽芜君蓝曦臣不愧是世家公子第一名,如他的朔月剑,如他的裂冰箫,通透。

魏无羡死去的十六年,蓝忘机念念不忘了十六年。

寒潭洞养了三年的伤,从乱葬岗带回了阿苑,起名蓝愿,字思追;“思君不可追,问君何时归”。养大了魏无羡的兔子,买了魏无羡最爱的天子笑,藏在静室里。

在胸前烙了和魏无羡一样的烙印。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种他种下的思追。

逢乱必出,日日问灵。

我心疼魏无羡,却偏爱蓝忘机。

蓝忘机有多端方雅正,就有多隐忍克制,从孩提到少年。他心怀似酒,也兼济天下,深困于枷锁,却不容许自己沉溺。这样的蓝忘机却爱的执着,爱的炙热深沉。

那句“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是蓝忘机对爱情最直接的表白。

十六年后,魏婴归来。

纵使换了一副面孔,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

十六年前,魏无羡有多委屈含冤。十六年后,蓝湛对魏无羡就有多宠爱,纵容你的一切,有求必应,护你左右。每一次魏婴喊蓝湛,蓝湛都会温柔而坚定的回他“我在”。

自此以后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在。

醉酒后的蓝二公子说出了那句最戳我心的“我有悔”,魏婴问“悔什么?”

蓝湛说“不夜天,没有和你在一起”。


十六年前,蓝湛在魏无羡的世界里慢了又慢。十六年后,蓝湛步步守护在魏婴身边。

十六年前,你因为修诡道而被世人诬陷为邪门歪道。十六年后,我便做那仙督,为你扫平这世界,护你周全。

心之所向,一往情深。蓝湛这一生所求不多,唯一魏无羡罢了。十六年的追悔与找寻,所幸失而复得,得偿所愿。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是这个夏天教会我对爱情最隆重的定义。

王一博说“蓝忘机,超级酷盖,永远坚定,永远执着,感恩选我”

蓝忘机对内有深情,对外心怀天下,有救世之大义。目光坚定,做事执着。“有匪君子,照世如珠,景行含光,逢乱必出”,江湖有蓝忘机,可保百年太平。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云梦莲花坞,一身紫衣,孤身只影——最意难平的云梦江晚吟


世人只知蓝忘机问灵十三载,

却很少有人记得找了魏无羡十六年的还有一个江澄。

江澄和魏无羡从小一起长大,互打互怼,但从不容许外人说一句对方的不是。莲花坞的生活是他们最愉快的时光。他们一起长大,一起打闹,一起练功,一起畅享着成为云梦双杰。

傲娇毒舌自尊心强的性格是江澄悲剧的开始。

父亲对魏无羡的偏爱,让他嫉妒,母亲对魏无羡的打压,又让他怜悯魏无羡。因为姐姐,他对魏无羡又存着爱。江澄是真心拿魏无羡当家人的,年龄更小,却总像个老父亲一样管束着性格不羁的魏无羡,不让他闯祸,不让他贪玩。

长期活在魏无羡的光环下,天资平庸又好强的江澄确实心有不甘。但在江湖巨变中,他却极力的想把魏无羡拉回去。怪罪魏无羡的多管闲事而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可是看到魏无羡遇险,还是独自冒死去引开了温氏追兵。这是江澄对魏无羡的爱。

当世家围剿魏无羡时,他首先想的是试图保住他。他眼里只有魏无羡,外人的生死与他何关?

姐姐因魏无羡死在他的面前,他含着血泪对昔日的兄弟拔出了剑,却最终刺到了石头上。

嘴上怼着魏无羡,心理却默默的关心他。

恨魏无羡恨的喊打喊杀,金光瑶骂魏无羡短命的时候,马上回怼:你才短命!

魏无羡和蓝忘机都是锄强扶弱、心怀天下的人。但江澄的世界里,只有他的父母、姐姐和魏无羡。江湖几经变动,江澄所追求的也只是保住他的家人,保住他莲花坞的家罢了。

江澄对魏无羡也从来都是以命相护的。魏无羡偷偷刨了金丹给江澄,但他不知道江澄是因为保护魏无羡才失去金丹的。这两人分不清谁欠谁多一点。

魏无羡说:“我一直以为蓝湛会是我的对手,江澄才是一直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但事实却相反”。难道江澄不是吗?江澄从来想要的都是魏无羡能够和他一起留在莲花坞,不要离开。


魏无羡失踪了三个月,他带着他的佩剑带了三个月。

魏无羡死去的十六年,他藏着他的陈情寻找了十六年。

莲花坞祠堂,江澄对蓝湛的敌意,是一种醋意的转移,他气魏无羡十六年后归来,不回莲花坞,不找他这个兄弟,却和外人蓝湛混在一起。

观音庙,他的质问,其实是他心底最真实的渴望,你明明答应过我的,等我做了家主,你就辅佐我,你答应过我的。你回来吧,和我一起做云梦双杰,我们还是家人。

魏无羡说:“对不起,我食言了”。


随着结局落幕,舅舅是我堵在心口的意难平。

江澄人生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守住他的家人,一个是和魏无羡一起做云梦双杰。如今两个都因为魏无羡而不可能了。带着一腔恨寻找了十六年,到头来恨也一场空,爱也爱不得,埋在心底的秘密,不可诉。养大的金陵是金家的,活回来的魏无羡是蓝忘机的。


从此,承载江澄最幸福的莲花坞,江澄最在意最想守住的五口之家,终究只剩下他孤身一人。十六年前是家人,是兄弟。十六年后,你在,我在。却只能江湖陌路了。

作者说:“江澄其人,书中出场三十余次,台词共九百一十一句,话中带刺一百九十七句,苦有四回,笑二十七次,真正意义上的笑只三次,金丹两颗,戒鞭痕一道,任家主十七岁,挚交始终皆由“对不起”一声,曾佩随便候三月,执陈情寻十三年。独持一家,刻骨三毒,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这人世间,有多少兄弟姐妹都是魏无羡和江澄。年少时我们亲密无间,打打闹闹,是彼此最重要的人。长大后,被打磨过,误解过,妥协过。我们认清了这世界。彼此还是对方最重要的人,但再也无法轻松的在一起了。挣扎,别扭,犹豫。却只能心照不宣的放过彼此,放过才能成全。


我本不识人间事,后来一问三不知——聂怀桑


清河聂怀桑,世家纨绔子弟的典范。

长得唇红齿白,棱角分明。活泼好动,不求上进,画扇逗鸟,不务正业。在一众争先恐后修仙的玄门百家里,唯独他摇着扇子悠哉哉的说:“我天资差的就像在娘胎里被狗啃过一样”。

翩翩小公子,未染尘世埃。

聂小公子前半生都在大哥的保护下,做一名吃喝玩乐逗鸟捉狗的纨绔少年。

聂明玦武艺高强,杀伐果断,嫉恶如仇。对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寄予厚望。但这弟弟终日不着调。虽恨铁不成钢,成日逼他练剑逼他上进。却处处保护,让他活的无忧无虑。


突然有一天,大哥被人谋害,死状惨烈。

整个不净世只剩下灵力低微的聂怀桑,风雨飘摇。一个世人嘲笑的废物,摇摇欲坠的坐在清河家主的位子上。一问三不知,成了他的保护色。

背负血海深仇的聂怀桑,隐忍。

十几年一问三不知,一口一个三哥的叫,利用仇人的权势稳住了大哥留下的清河。

聂怀桑工于心计,看似懦弱无能天真懵懂,却巧设迷局,运筹帷幄,不费一兵一卒,将仙门百家和修真界的高手一步步引入棋局,为其所用。

在这一场拉锯了十六年的复仇中,生死,强弱,对错,亲疏,都是一场又一场的骗局。聂怀桑在这些骗局里,足够智慧足够清醒足够隐忍才赢得了他的胜利。


聂怀桑,一个家里有权有势有矿的小公子,追求风雅,品味不俗。

原本是可以活成一名不知人间疾苦,赏山川风物四时美景的风流雅士,安享他平安顺遂的一生。但命运的洪流推着你朝前走,逼迫着你长大。

聂怀桑,这位魏无羡的标准狐朋狗友,蓝氏三年毕不了业的纨绔少年,在谁都没有注意的某一天,打开折扇,成了为兄报仇、搅动江湖的聂氏家主。


聂怀桑是最有争议的一个人物。他为了复仇将仙门百家,无数人命陷入危险之中。他又足够高明,留下零线索,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这位“一问三不知”的家主。聪明如蓝湛和魏婴,都只能靠猜测断定

但在我心里,聂怀桑依旧是那个聪慧善良闲散的少年。

最后的最后,聂怀桑说:“这山川风物四时美景,真是无论看多久都不会觉得厌。我呢,是个识趣的人,该我做的我不会假手他人,可如果不该我做的,我也做不来。”

聂怀桑无意仙督之位,所做一切只是为了大哥而已。

聂怀桑足够聪明,才能迅速看懂局势,布下棋局;聂怀桑足够善良,才没有在最后走上金光瑶一样的路。聂怀桑从小被大哥当做聂氏未来家主来培养,但烂泥扶不上墙。十几年后,灵力平平的的聂怀桑用强大的谋略带领着聂氏稳居江湖,聂怀桑没有辜负大哥的培养。


清河不净世的篇章,最感动我的就是聂氏的兄弟情。

还记得若干年前,哥哥看着那个柔弱懵懂的少年,无奈的叹气,这孩子何时才能长大。突然有一天,弟弟长大了,可是哥哥不见了。清河诀别成为他一生的痛苦。阴阳殊途,连梦里也难以相见,再也不能做你身边那个无忧无虑不谙世事的少年了。

而赤峰尊死后多年,身手异处。灵识依然记挂着他的弟弟,在危险关头,连留下的刀也要护你周全。

“看似冷若刀锋的责言,护尽折扇翩翩的少年,岁寒浓尽热血同脉相连,真心温暖如焰辉映在你我之间。不净世、深情界、几生相牵,不绝天、兄弟缘、何时再见?”--清河诀

陈情令给我们诉说了一个众生皆悲,众恶皆有因的故事。

充当恶势力打手,做尽坏事的温逐流说:“知遇之恩,不能不报”。

明月清风晓星尘,怀有一颗救世之心,却无奈世道险恶。

薛洋十恶不赦,只是因为受尽屈辱也求而不得的那颗糖。

金光瑶做尽坏事,只是想得到父亲的认可,得到世人的正眼相待。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友独独没有想过要害蓝涣的瑶妹,终究死在蓝涣的手中。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蓝涣,主云深不知处的蓝曦臣,居世家公子榜首的泽芜君,却一直活在欺骗中,谎言揭穿,又在谎言中手刃所爱,从此,越发清冷,闭关少言。

金子轩少年玉面,人间富贵公子,本是娇妻爱子,最该安享一生的世家公子,却无辜惨死。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终是红颜薄命,从此世间再无莲藕排骨汤。“意难平,斑驳从前,如何归,紫衫加身时年,云梦水天。”

人人惧怕鬼将军,无人识得温琼林。

陈情令有悲也有暖。金陵终其一生也喝不到的莲藕排骨汤,蓝思追替他喝过了。四千条家规也管不住的姑苏嘴炮蓝景仪,让我们又看到了当年的魏无羡。含光君亲自教导长大的蓝思追,温尔文雅,让魏无羡当年的选择和委屈都有所值。还有口嫌体直的金如兰,率真正直的欧阳子真...下一代的江湖,下一代的少年,应该会多一些善少一些恶,多一些温暖少一些离别吧。

结局落幕,曲终人散。是谁走不出陈情令,走不出那一群心怀热血的少年。

云深不知处,风华绝代的少年郎说:“愿我魏无羡,一生惩奸除恶,无愧于心。愿我蓝忘机,一生惩奸除恶,无愧于心”。誓言回荡,犹在耳边。

蓝忘机说:“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蓝忘机说:“一条独木桥走到黑的感觉,还不错”


江澄说:“咱们顾自己都顾不上了,哪还有空去管别人的闲事?”

魏无羡说:“第一,这不是闲事。第二,这些事,总得有人要管的!”


聂明玦说:“男子汉大丈夫,行得正站得直,不必在意那些闲人的流言蜚语。这些人越在你背后大放厥词,你越要让他们都无话可说。”


蓝曦臣说:“如若他真有异心,我绝不姑息”


魏无羡说:“人这一辈子呢,有两句肉麻的话是非说不可的。”

金陵问:“哪两句?”

魏无羡:“‘谢谢你’和‘对不起’”。


温情说:“谢谢你”

温情说:“对不起”


江氏家训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有所不为,方有可为。”

蓝氏家训说:“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


魏无羡说:“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魏无羡说:“蓝湛,你不愧是含光君。”蓝忘机说:“你也不愧是魏婴”

这个夏天,肖战和王一博做到了,这一群陈情令少年朗都做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