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这个世界,是不是你喜欢的模样

在大城市里,很少有机会可以看见朝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夕阳从西边的地平线上落下。

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的,都是望不尽的高楼大厦。

阳光透过一层又一层的玻璃,从这里折射到那里,映照到眼眸深处,不经意间便搅起了一场波翻浪涌。

小时候呀,就喜欢背着书包,走在不宽不窄的马路上,经过一条又一条街巷,眺望远方,就能看见橘红色的朝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

我在心里默数着步数,为自己的每一步打着节拍,有一个调皮的姑娘从内心深处跑了出来,站在我的脑门边,冲着朝阳大声呼唤:太阳公公,你好哇!

太阳公公一定给了小姑娘温暖的拥抱,用他炙热的大手轻抚小姑娘的头,拍拍她的肩膀,笑容慈祥:小姑娘,你好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哟!

得到太阳公公回应的小姑娘羞红了脸,轻扯衣襟,冲着太阳公公羞赧一笑,就匆匆忙忙地躲回了小小的心里。然后,拍拍自己的胸脯,长舒一口气,“嘿嘿,太阳公公真好!”

这是小姑娘的童真世界,是过去的不再重来的纯真记忆。

那年,有只叫小白的狗喜欢跟在小姑娘的身后,左跑跑右跑跑,屁颠屁颠地跟着她一起去学校。

小姑娘心里可紧张了。学校规定不能让狗子进去的哦,所以作为乖孩子好学生的小姑娘,每次出门前,都会小心翼翼地左看看又瞅瞅,探清小白是否在附近徘徊。

当看见小白在后院摇头摆尾时,小姑娘激动不已,立马冲出大门,反手把门关上,一溜烟地冲到了街头。

有的时候呢,小白不在家,小姑娘在上学的路上瞅见它了,还得绕道走。

不然呐,被小白发现的话,一定会以闪电般的速度奔向小姑娘的面前,然后,像只小尾巴似的跟在后面。

每当这时,小姑娘都会停下来,水汪汪地眼睛看着小白,可怜巴巴哀求道:“你回家嘛,不要跟着我了,我要上学去。你不能去的!”

理所当然,聪明的小白即使再聪明,也不过是一只聪明的小狗。

它离小姑娘几步远,同样眼泪汪汪眼巴巴地看着小姑娘,尾巴一甩一甩,就是不肯调头回家。

小姑娘让小白走到跟前,小手轻轻抚摸小白,揉啊揉啊,揉到小白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小姑娘的眼睛闪烁着灵动的光芒,一只手收紧了书包带,嘴里嘟囔着:“小白乖哦,小白待会儿记得回家哦!”

然后,在小白仍然徜徉在舒服的抚摸当中时,迅速站起来,然后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直接本着学校冲去。

反应过来的小白跳起身来,想要去追时,小姑娘早就偷偷摸摸地找了一个地方躲起来了。

无精打采的小白四处转悠,意识到自己真的找不到小姑娘的时候,垂着头,蔫巴巴地离开了。

小姑娘用手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悄悄地与小白背道而驰。

小姑娘当然也有被小白粘糊到学校的经历呀。

那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都无法甩开的牛皮糖小白啊。

小白现身于偌大的校园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小学生,小姑娘的背影淹没在人群中,鼻间熟悉的味道,还是小姑娘身上浅浅的牛奶香味。

算啦,就让小姑娘好好上学吧。

小白这么想。

于是小白在众多小学生的注目中,高傲地转身,再小心翼翼地夹起尾巴,冲出了校园。

小姑娘巴望在教室的窗前,看着小白逐渐消失。心里想着:你不要乱跑呀,等我放学回家了,我们就能见面啦!

其实,这个故事很长。

长到某一天,小姑娘带着小妹妹上山,眼睛红红的小姑娘怀里抱着装着小白的盒子,小妹妹拿着铁锹。

在太阳即将下山的黄昏,两个女孩子将一只叫“小白”的狗悄悄埋葬,斜阳将她们的影子拉得格外长。小妹妹看着小姑娘通红的脸颊,静悄悄地,不声不语。

小姑娘鼻间酸涩,眼睛里盛着数不尽的汪泉。山上的风,吹在身上,可真冷啊。天空逐渐黑沉,好像,要下雨了啊。

这是一个世界,当时,黑暗且寒冷。

另外一个世界,也许光明而温暖。

纵使时光流逝,小姑娘仰望天空,看见最亮的那一颗星星,也会想着,小白也许一直都在。

无论,曾经,还是未来。

无论,她是小姑娘,还是后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