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烟火带走老王

时间就如冬日冰层下的水,不经意地悄无声息地流走了,已是除夕了,在郑州打拼的人们都已经回了老家,街道空旷寂寥,这也让我们走街街道上显得有些突兀,不过好在没有人会在意,也不会有太多人看到。今日天气很好,一丝风都没有,空气里也挤满了温度。我们这里的狗狗们又相聚在一起,一起狂欢。

我们众犬一同跨过麦地,穿过树林,跃过公路来到黄河滩。冬日的黄河没什么水,反而黄色的沙子占据了视野的大部分篇幅。这不是正适合我们撒欢儿吗?来吧,奔跑吧!嚎叫吧!撩起追风腿儿,就是狂奔,冲入奔腾的阵营中,当然我们这叫撒欢儿,释放激情,老王和大浩这慢跑一阵就是缅怀青春了。不过我可不陪他们慢跑慢溜达,不然岂不是对不起我这追风的威名。看吧,那黄沙纷飞的一箭就是我。这真是一个欢快的下午。

当太阳变成了西沉的铜镜,我们也要回去了,晚上还有一个大聚餐。收起激情,返回沙门,队伍有些稀稀拉拉,但仍然热闹,在火烧一样的晚幕下一路南行,你能想像得到那画面吗?我独写自走在最后面,西望夕阳,朦胧感觉到天幕中写满了忧伤,这是离别前的狂欢。

回到我的窝,休息片刻,看看这个地方,我的窝儿,很快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俗话说:“金窝儿,银窝儿,不如自己的狗窝儿。”但终究要离开,心中怎么不会阵阵伤感,流浪的日子有要来啦。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流浪的日子不也是自己洒脱江湖的日子吗?况且自己这么年轻,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瓢泊而感到恐惧。我记得王小波曾说“年青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勇气,和他们的远大前程。”  这不是正说的是我们吗?前程不久在远方吗? 是的,就在远方!

我从旁边的雪堆里拔出我前几天收集到的食物,又一个大肉包子,鸡爪三个,半瓶二锅头,双汇两支,鸭脖半袋,也不上啦,这些都是为了今天准备的。不过我最得意的是我找到的这半瓶二锅头,这是我抢过来的,我就厚着脸皮告诉你。这片住着一个酒鬼,本地人,有钱,但是人品不好,人送外号“酒桶刘”,从这名字你大概也能看出来此人有些酒量,但是这家伙每次每次喝酒必须要喝嗨才行,不然就感觉这酒就喝这没意思,每次都是酒步踉跄。前几天我看到酒桶刘路上摇摇晃晃,一头栽到路边的雪堆里,挣扎也起不来。我就很客气地取走了他摔进雪堆里的这瓶二锅头。今天就和大家一块分享这半瓶的二锅头吧。把这些东西放到袋子里,我再次来到河边。

“大家都到齐了,这次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次过年了。过了年,大家就要陆陆续续地各奔东西了,所以这不仅仅是跨年酒,也是是送别酒,更是大家的前程酒。希望大家明年到了新地方都有一个好前程。干!” 

“干!”

“呜~”

我舔了一下杯子中的酒,真她娘的辣啊,不过也真他娘的痛快。“bia~bia~” 我饮尽杯中酒。顿时全身就热了起来,这哪里是冬天,这是分明是春天嘛。月亮如铲,独挂碧空,月亮今晚也不寂寞,和我们在一起呢,一块过年吧。没有流觞曲水,但有觥筹交错,嘿嘿,也不错。

“小飞,你们三个去广州,那可是路途遥远啊,能不能回来还不好说呢?”

“大浩,放心吧,路途遥远也挡不住走,脚不停,路就不会远。”

“哈哈,我还真有些羡慕你,年轻就是自由啊。我要是年轻几岁,我也跑地远远的,看看这千里山河。”

“哈,老婆孩子热炕头儿的小日子等这你呢。”

......

"小飞,给你说件正事儿。"

“什么事儿啊,老王?”

“你,阿流和小四不是要去广州嘛,这郑州和广州差不多有两千公里路呢,怎么去啊?走着估计让你走到中年。我问过陈寨的路半仙儿了,在新乡,有个北货运站,那里看守不严,你们可以溜进去,那里有到广州的火车。你也识文断字,相信你能找到那趟车,三天就到,这不必你们走着过去快多了嘛。"

“可靠吗?”

“放心,路半仙儿可不是他自封的,这都是靠攒出来的名号,错不了。再说我再这待了快十年了,他也快十年了,我还是很了解他的,你们放心去,一定可以找到的。”

“好的,我给小四和阿流说。我们这一走就很难再见了,不是开封,新乡这么近。王哥,碰一个。”

“小飞,不要伤感。万里山河任你游,大把年华凭你撒,前程远大着呢,我在这你完全不用担心啊,这不是他们都离的很近的嘛,来,干!”

“干!”

月亮已经越过树梢,变成了白玉盘。今天天气真好,月亮星星都出来了,是不是要看看这大地上的万家灯火的喜气腾腾?

“咚~咚~咚~”,哦,天空中燃起了烟火,似菊似玫,如伞如盘。“嗷~”我们也随着烟火此起彼伏。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

多么痛快的一个夜晚!夜半终散场,大家都喝了不少,步履蹒跚。是时候回去了,三三两两相继离去。老王,大浩和我,我们三犬结伴,飘摇而行,这酒确实有意思,嘿!“老王,清醒清醒,你喝多了吧,路都走不好了,走路都是左脚踩右脚。”

“老王确实喝多了,酒量不行啊。”大浩笑着。

“大浩,我怎么感觉有两个黑影从前面窜了过去,你看到了吗?”

“哪里有?你也喝多了。这都晚上两点了,哪还有谁在这里逛?你小子酒量也不行。”

“大概是吧,今天确实喝了不少。”

“弄死他们!”突然前边巷子离跑出十条狗,吼叫着就冲我们过来了,我定神一看,我操!那不是前段时间被我们打跑的那两只吗?这是过来报仇来了?他大爷的!

“大浩,快叫兄弟们,仇家来了!”

“我靠,还真是。嗷~呜~嗷~”大浩吼道。这真是突如其来啊,大过年的过来找麻烦!现在只有我们三个,老王现在也清醒了许多。转眼之间他们已经到了眼前,没办法了,拼了。五只直接冲到老王那里,看来就是来寻仇的,老王喝了不少酒,反应稍微迟钝了一些,就被冲到眼前的两只高大的黄色狗咬住了脖子,另一只在前腿上也狠狠地咬了一口。老王这一下子就清醒了,“嗷!”一爪子就扣到咬脖子的脸上,那家伙也顶不住痛,闪到一边。这时五只狗已经把老王围了起来。大浩与另外三只纠缠着,我对付着两外两只。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知道我的实力最弱。一前一后伺机而动,身后的那只冲上来,我转头相向,却不想又被另一只咬到,他妈的!我忍着痛扭头就咬大到他的脖子上,不管另一只的疯狂,死死咬着这只,终于他持不住,疯狂摇摆着躲到一边。

我看老王那里,老王情形比较危险,虽然老王身经百战,但毕竟敌人人员众多,且年青力壮,老王脖子上渗出的血已染红了脖子上的皮毛,后退也在滴血,但敌方也老王咬伤了两只,这两只已退后在后面骚扰这老王。这样下去老王怎撑得住?我飞身跳起,跳到旁边的木箱子上,又跳到老王身边,“老王,还撑的住吗?” ''放心,死不了,这酒真是好东西啊,被咬也感觉不到痛。"老王说。此时,大浩也跳到我们身边。“嘿嘿,打完这一波,我们接着喝。”大浩说道。

对方现在把我们包围了起来,龇牙裂嘴。路边上的雪堆里已经被染红了。

“上!” 对方大吼一声,六只黑影又窜了上来。

“在那里!” 冲过来的正是我们这边的弟兄们。现在数量是反过来了,我们是十二只,对方十条,严重负伤四条。对方一看情势不对就冲到另一个方向逃跑了。老王脖子上的红色印记越来越大,大浩无不担忧地看了看说:“这伤口挺严重的,伤口比较大,要想办法止血才行。”

“没事儿,我什么没经历过,这伤还算不得多大会事儿,我睡一觉就没事儿了。我很困了,我先睡会儿。”老王脸色煞白微微说。

“不行!这样很危险的,小花阿宝你们快去找块干净的布去。”大浩命令道。

“不要折腾了,我睡一会儿就好,睡一会儿就好。”说这老王就倒向路边那堆纸箱子上。就这样老王再也没有站起来,我们无不悲伤,走啦,走啦,希望老王再另一个世界不再如此流浪。

“嘭~” 天空中又炸开一个绚烂的烟花,如梦似幻。这是送给老王的吗?一定是的,老王带着这个大烟花走了,这一天是2015年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