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走过这似水流年

青春摇曳,如枝头的花事,瞬间便没入林海。时光,如涓涓细流,漫上流年,一去不复返。谁以默然,轻叹日月周转。谁以微笑,淡了这似水流年。

                                        ——题记

记忆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掩映着时光的风景变换。岁月的剪影中,有些人,曾在我们内心轻轻停靠;有些情,会在回忆中起起伏伏。相知的诗笺上还泛着暖意,却无法赶上时光的匆忙,四季花事,终被岁月轻盈的脚步搁浅,留下的是擦肩而过的蹉跎。如今的你可能像我一样,可能已经成家立业,娶妻生子。虽然走过的时间不能用沧桑、凄苦之类的词语来形容,但是也总算经历了一些挫折、失落与迷惘。按照常理来说,站在二十多岁的角度,未来会远一些,但是,那些逝去的青春最美的年华,对我们来说,似乎是更加遥远了。

不仅仅是时光阻碍和流逝着那些天真烂漫的年华,生活和距离也阻碍着它们,所以然越来越远。三年高中,四年大学,以及后来的毕业工作生涯,都将这些蹉跎改变了太多。

这四五年里,不仅时光在增加,地点在不断变换,人心也像是换个地方重新生长了一个又一个。尤其是活在人群里,活在远方,记忆里的那些美好而灿烂的日子,终被这拥挤而忙碌的洗劫一空。

走在城市的夕阳下,我们抬头看见道路两旁的枝丫缝隙时恍然想起那如昔往日。它们如同被树枝阻拦的杂乱的光芒一样,虽曲折遥远,但依然如此明媚。

单纯的年纪里,已经不像如今这样去分清你我。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也不会再理你。

那个时候,也没有无知与博学的概念。不会因为无知而遭受嘲笑,也不会因为博学而自负。

那个时候,对喜欢而言美和丑之分。喜欢便是就好,不喜欢便是最不好的。

那个时候,也不在乎晴天还是雨天,只要开心,心情永远与晴雨无关。

还回想起童年那时候,在夏日炎热的中午,我们拿着自制的扑蝉网,穿过一条条林子去捕蝉,大多时候,我们都是光着脚。我们没有夏日午后的睡意,也没有害怕被晒黑蜕皮的意识。我们光着脚走在暖暖的马路上,在吱吱的蝉声中,捂住一只又一只蝉,直到日落西山。

寒冷的冬天里,我们也未曾像现今这样感受到严寒就惧怕出门或者远行。那个时候,我们到河里去滑冰,到雪地里去打雪仗,在家门口堆雪人,在屋檐下砸冰棍棍。

我们没有忧伤孤寂的秋。秋天的萧瑟,都还不属于我们感知的范围。而初夏里,我们窝在家里用手柄打着游戏,用在柳树上折断柳条编织草帽,跑到山顶去采摘野花、果实。

你其实也不知道,那时候的日子,竟能如此丰盈、充实和快乐。

记得我们翻滚在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地里,全身沾满了花粉,白色短袖被染成了花色。我们同油菜花一样金灿灿的,香喷喷的。我们翻滚在一块又一块的麦田里,我至今还记得小麦的麦香,那种天然的的味道、那扎人的麦尖,让人沉醉、欢喜、刺激。

我们骑着还够不着脚踏版的大弯梁(自行车),或者是用脚勾着,或者是把腿伸进大杠底下,或者是站起来……骑得飞快。一路陪伴着的,是那欢声笑语,是那云淡风轻。

那时候,日子是飞快得如同弓弦上发出去的箭。我们经常不知道日升与日落。天好像突然黑了,然后突然又亮起来。

我们有着做不完的事情,不管是在学校,在家里,还是在回家的路上。

虽然现在我们并未老去,但是念及那些烂漫的时光,总像是老了。好似我们成长了很久很久,总是想要回头看一看那从前的时光,而不是以后。

也许是年岁增长了,回想自己已然逝去的青春,最近就会回想起“一起走过的日子”这个旋律,回想起我们在朦胧睡眼里看寝室窗外,期盼下雨,下雨不用出操,可以接着睡,“如何面对”的,不是“曾一起走过的日子”,而是披星戴月或者寒风凛冽中怎样勇敢起床去做操跑步!

我很喜欢我的记忆,我发现它总在不知不觉中淡化了一切悲伤难受和苦楚,我翻着脑海里的纪念册,记录的多是可乐可笑可爱可感的过去,我觉得自己是多么心大心宽的一人,怎么能回想往事时,从不记起自己的碌碌无为无所事事,总能想起过往岁月中琐碎到极致哪怕芝麻绿豆大的可爱的事!

我也担心我的记忆,不想老了之后翻看却全是空白,拼劲全力也想不起来,那我要失去多少次会心一笑或者哈哈大笑,我记载下来,为了我自己。想到什么写什么,把之前在日志上的一些随笔也挪进来,看看我的记忆到底有多丰富!

或许经历的太多,生命便在不知不觉中,开出了一朵有着记忆气息的花,浮生若梦,便只想用一朵花开的时间,去守候这人生中的似水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