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尖子生凌晨惨死寝室,凶手竟是同班同学!

3月3日凌晨,住在濮阳一高3号楼334寝室的彭程(化名)被一声尖叫惊醒。他看了眼表,3点50分。

一个黑影站在门口,借着楼道里照进来的灯光,彭程认出他是同寝室的李松。李松扭头朝彭程的方向看了一眼,跑了出去,锁上了门。

寝室8位同学,当晚都在。同学们举着手电筒下床查看,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睡在靠近门口下铺的卢天川满床是血,卢天川闭着眼,双唇颤抖,发不出声音。

叫声来自于睡在卢天川上铺的杜宇飞。他的颈部和左臂各被划了一道口子。他告诉同学,一醒来就看到李松站在他面前,倚着梯子,手里举着一把刀。他吓得惊叫起来。

说这话时,他一直在发抖。彭程说,杜宇飞当时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白的。

之后,锁住的门被隔壁寝室同学用哑铃砸开。彭程出门等救护车时,踢飞了一把刀,通体绿色,刀刃“约四分之三手掌长”,上面沾着血。

濮阳市人民医院的120登记本显示,当天凌晨4时2分,急诊室接到市一高来电,称有人被刀砍伤。

参与抢救的刘兴涛医生回忆,他进宿舍后,一名学生“右卧在床,颈部一个大创口”,生命体征已经消失。另一名学生颈部有伤,站着和警察说话,声音嘶哑。

案发宿舍门口。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这一天凌晨1点多,卢天川的母亲邱丽(化名)醒了。她向来睡眠很好,可那天很奇怪,醒来以后再也睡不着,“心里边不知咋了”。

4点半,邱丽的手机响起。儿子的班主任李海旺告诉她,“卢天川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当夫妻俩到达学校时,宿舍楼已被封锁带围了起来,楼下有警车、殡仪馆的车。

直到上午8点警车离开,邱丽冲到儿子的寝室,门被锁住,从玻璃窗里一眼看到儿子的床。儿子开学换的新床单,邱丽挑的“显干净的”浅蓝色方块图案,被染上了大片红色。

之后,公安局正式通知他们,去法医门诊看孩子的遗体。

3月3日中午,濮阳市公安局卫都分局发布了一份情况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李某(系同宿舍学生)已被抓获”。通报中未透露抓获地点,但事后在社交网络上,有知情人称抓获地点为宿舍楼顶层。

"尖子班”外悬挂的学生誓词。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在同学的眼中,李松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一位初中、高中均和他同班的学生表示,李松性格特别内向,不爱交朋友,在家和父母也“聊不来”,但平时并未和同学吵过架。而卢天川性格开朗,两人并没有发生过矛盾。

在彭程的印象中,李松没发过脾气。有一次,李松后面的同学往前推桌子,把他挤得受不了了,他也只是站起来质问了两句,瞪了一眼,就又坐回去写作业了。

彭程说,李松平常喜欢一个人待着,下课也不出去玩,坐在教室里学习。无论考试进步还是退步,都不怎么和别人交流。

有几次放完假,从家里回校后,李松向彭程抱怨家人给自己施压太大了。

李松说,自己以前成绩好时干啥都行,现在成绩下来了,“回家一开电视,立马叫我学习”。李松一边说话一边上下甩着手,神情有些烦躁。

彭程还曾在寝室与李松母亲有过一次短暂的交谈。李松的母亲问他,李松学习上不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彭程说李松学习很认真,下课都不出去玩。母亲自言自语,那成绩怎么还是上不去?

一位室友回忆,李松的英语口语很好,喜欢唱英文歌,但可能是怕打扰别人,总是在厕所里小声唱。他还喜欢踢足球,以前每天下午放学都去踢球,到了球场上,李松明显开心多了,“笑容特别灿烂”,一进球,会兴奋地大喊,“太好了,又进一个!”

然而不知何故,从上学期开始,李松放学后不再踢球了,只是坐在教室里学习。

死者卢天川和行凶者李松同在高二18班,18班是6个“尖子班”之一。几年前,濮阳一高开始组建培优班,将优质生源集中到一起。本届高二一共54个班超过3000名学生,其中6个培优班即“尖子班”,共有约300名学生。

2015年全市中考录取分数线显示,能进入濮阳一高“尖子班”就读的,都是全市范围内分数较高的学生。该校普通生统招分数线为576分,比排名第二的濮阳外国语高中高出将近80分。

一位学生家长说,以前濮阳一高只面向市区招生,后来为了垄断优质生源,又放开向下辖县级学校招生,把县里分数最高的学生也招了进来。

从上学期开始,“尖子班”的学生每晚需要多上一节晚自习,熄灯时间延长至10:50。可能是因为此,上个学期末,学校调整了一次宿舍,将“尖子班”学生集中搬进一栋宿舍楼。

卢天川和李松是在这次调整之后成为334寝室的室友的。卢天川睡在进门右边的下铺,李松睡左边下铺,俩人隔着一个过道。

334寝室8个人,7个都在尖子班。他们每天早晨5:45起床,1节早自习,上午5节课,下午4节课,再加4节晚自习,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10点40分左右了。

一位高二学生向记者抱怨,下晚自习太晚,距离熄灯时间太短,“洗澡不行,洗个脚还行”。

卢天川的母亲邱丽说,教育局一位领导告诉她,事情可能与最近的考试有关,卢天川考了600多分,李松考了500多分。

北大是卢天川梦寐以求的大学。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学生们的成绩会被通知父母。18班教室门口张贴着考试成绩单,学生按成绩排名,还附有最高分、最低分、平均分、优秀率等指标。

18班的黑板上方,悬挂着“我自信,我拼搏,我坚持,我一定成功”的红底条幅,黑板旁边贴着一份“班规”,详细规定了考试成绩的奖惩措施,如单科成绩排名年级1-5名,奖励5-1分,考试排名进步奖励进步名次乘以0.1分,而不交作业、上课睡觉、交头接耳等多种行为会被扣分。

扣分达到一定程度者,要接受警告、后墙听课、停课反省甚至劝退等处分。

“习惯了”、“适应了”,是濮阳一高同学说的最多的话。不论是彭程,还是李松的另一位同班同学,他们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一切。

作为同班同学,卢天川和李松一部分的生活轨迹是重合的。每天上午和下午上课前,他俩都要和同学们一起,齐声背诵本班口号:“三部十八,意气风发,舍我其谁,逐鹿天下!”每个班都有自己的口号。

18班每两周开一次班会。班主任时常拿另一个“尖子班”举例子,说“你们看看,人家班上的学生早上特别早就来了,早读声音特别大,你们还是不够努力。”

他们看到的,是教学楼里挂着大幅“头悬梁、锥刺股”宣传画、多家名牌大学近年录取分数线、教师寄语、学生“一言九鼎”誓词墙。教学楼外张贴着2016年高考一本上线光荣榜;楼梯间的拐角处印着诸如“今日披星戴月,明朝轻舞飞扬”等口号。

自2015年搬迁至新校区后,濮阳一高采取了封闭式寄宿管理,两周放假一次。学生们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周日晚自习前返校。成绩排在年级前30名的学生需要更早返校,周日下午集中补课。

卢天川就是因为排名靠前而在周日提前返校的。李松成绩没有进入前30名,则不需要。

作为河南省“清华北大优质生源基地”,濮阳一高的高考成绩可圈可点。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河南省普通本科上线率为44.7%,而濮阳一高的本科上线率超过90%。每年都有多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

卢天川的部分奖状。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摄

受伤的杜宇飞即将返回学校。他的母亲说,孩子这些日子睡得很不安稳,一晚要醒好多次,她要在床边抓着儿子的手。

同寝室的另一名同学则坚决不再住校,由父亲每天接送上下学。他的父亲对记者说,孩子不愿多说当天的事,“一问就烦”,他们也不敢多问。他感到孩子受了惊吓,早晨去儿子房间喊他起床,刚一进门,儿子就很惊恐地坐了起来。

卢天川的父母卢振江夫妇已经不想去上班,他们或是沉默地在家中对坐,或是躺在床上,一天都不愿意起来。

这对夫妻的年龄都超过40岁了,卢天川是他们的独生子。

卢振甫说,出事后,他们多次找学校理论,学校承认负有责任,并且已经进行了补偿,金额为100多万。可是,“孩子没了,要钱有啥用?”

一位普通班的学生说,发生了这件事以后,父母“不敢说得太狠了”。

就在血案发生当天上午,濮阳一高的高三全体师生举行了百日誓师大会,一场励志演讲后,校领导激情洋溢地向台下3000多名学生喊话,“在决定人生走向的关键时刻,要惜时如金,全力以赴,用百米冲刺的勇气和毅力去赢得2017年高考的胜利!”

紧接着,学生们举起拳头,进行集体宣誓。誓词是:“我是一高学子,自信潜力无穷。登上巍巍高山,傲视天下群雄。手握三尺宝剑,力斩六月苍龙。”

台下,有学生泪流满面。

在高校工作的精神科医生徐凯文写道:

我做过一个统计,北大一年级的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其中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请注意这是高考战场上,千军万马杀出来的赢家。还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我现在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原因是什么?

因为我们教育的最大成就,似乎就是学生做试卷,有句流行语:提高一分干掉千人。

你知道吗?我做心理咨询最大的挑战,就是怎么把同学这样的价值观扭回来——你周围的同学是你的敌人吗?他是你人生最大的财富啊!我们的课堂是什么样子?不断暗示孩子自杀,为了好的成绩可以不惜生命。

整个国家自杀率在大幅度下降,但是中小学自杀率却在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孩子已经等不及进大学,他们在中小学就开始有自杀和杀人行为了。

我们来看看有些学校应对的措施是什么?所有的走廊和窗户都装了铁栅栏!

我们居然有本事把学校变成了像监狱和精神病院一样,只要看住这些孩子,让他们考上大学,然后让他成为我的来访者。

在今天这个甄别和淘汰功能极强的教育体制下,高考和应试所带来的恶果一直是个沉重和严酷的话题。任何一个孩子经历应试教育的残酷竞争,身心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摧残。

这些东西,其实谁都懂,但是我们似乎已经麻木了。我们在很多时候,冒着牺牲孩子身心健康的巨大风险,只求得一次次的考试成绩,直到高考结束。

更痛心的是,我们也知道,应试教育依然会长久地存在下去。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以分数为核心的教育体制不可能轻易动摇。既然体制无法改变,我们能改变的就只有教育手段了。

教给孩子记住:

学习和考试,不是人生的全部。健康的心理、良好的人际关系、正直的品性,以及抱有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明确他们在家庭和社会中的位置,以避免他们一出家庭、学校的温室就变得弱不禁风。我们有必要让孩子从小要多吃吃苦,多受受气。只有小时候多受点挫折,把一颗心锻炼强大了,培养了坚强的意志,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会始终满怀希望地生活。

我们有必要在生命教育中,引导学生了解死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让学生明白生命只有一次,一旦失去永无挽回的可能。不仅如此,死亡也会给亲人和家庭带来巨大的悲伤。

我们要给他们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分数,不是金钱,是爱,是智慧,是创造和幸福,请许给他们一个美好的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当首富三五天! 自打有了市值这个概念后,首富的宝座就越来越城头变幻大王旗了。 8月7日,腾讯(0...
    热点拆解社阅读 274评论 0 0
  • 昨天,阅读完这本书,让我体会到,不要任务,要结果,使我认到自己在工作上犯的错误,理解了领导为什么对我不满意。也对自...
    莲花舒梓慧阅读 1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