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个100天】丢丢分享的100首诗(下)

(20190706-20200210)

#数个100天 51/100

《草间弥生作品名字编诗》房方

在安静的早上醒来

天空之上

白色的河水流过

春天来了

蓝色波尔卡圆点儿

降落在花园天堂

在地球内部

落日之山对宇宙大喊

关于爱的一切

于轻柔的哀伤中

鲜红的唇紧闭

我流下的不是眼泪

啊,春天已逝

春 天 已 逝

全宇宙的圣灵正在讲话



#数个100天 52/100

《隐居者》余秀华

连江水都缓慢了,

光阴到了这里就有停泊的愿望。

它允许一个女人在小巷里慢慢走,

允许她慢慢地爱,慢慢老。

“他此刻已经离舟上岸,

他金黄的呼吸被我闻见。”

她惊诧于红透的树冠,

惊诧穿过树冠的晨光,

和拐角处的牵牛花。

“哦,这些永恒的,

我必以消逝证明对它们的悲悯。”

此刻,有门咿呀打开,

问候传来,正式打开一个清晨,

晦涩又明朗的方言里的清晨。

她提着竹篮,而日子在篮底漏不下去,

真的,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她那些小小的欢喜,在裙子里摆来摆去,

一不留神,就过去半生。

“你看看这个秋天,好得更比从前”

她自言自语。

抬头就见云朵往江边飞去……


#数个100天 53/100

《天真的寓言》

威廉·布莱克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双手握无限

刹那是永恒


#数个100天 54/100

《囚徒》普希金

我坐在阴湿牢狱的铁栏后

一只在禁锢中成长的鹰雏

和我郁郁地做伴

它扑着翅膀

在铁窗下啄食着血腥的食物

它啄食着,丢弃着,又望望窗外

像是和我感到同样的烦恼

它用眼神和叫声向我招呼

像要说:“我们飞去吧,是时候了

“我们原是自由的鸟儿,飞去吧——

飞到那乌云后面明媚的山峦,

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角,

只有风在欢舞……

还有我做伴!……”


#​数个100天​ 55/100

《边界》博尔赫斯

这些在西风里深入的街道

必定有一条(不知道哪一条)

今天我是最后一次走过,

漠然无觉,也不加猜测,屈从于

某人,他制定全能的律法

和秘密而又严格的标准

给阴影,梦幻和形体

正是它们拆散又编织着这个生命。

倘若万物都有结局,有节制

有最后和永逝,还有遗忘

谁能告诉我们,在这幢房子里,是谁

己经接受了我们无意中的告别?

透过灰色的玻璃黑夜终止,

在黯淡的桌面上,那堆

被参差的阴影拉长的书籍

必定有某一本,我们绝不会翻阅。

在城南有不止一道破败的大门

门前装饰着粗糙的石瓶

和仙人掌,禁止我的双脚踏入,

仿佛那大门只是一幅版画。

某一扇门你己经永远关上

也有一面镜子在徒劳地把你等待;

十字路口向你敞开了远方,

还有那四张脸的不眠者,雅努。

在你所有的记忆里,有一段

已经失去,已经远不可及;

谁也不会见到你走下那处泉水

无论是朗朗白日还是黄金的圆月

你的嗓音将无法重复波斯人

用他飞鸟与玫瑰的语言讲述的事物,

当你在日落之际,在流散的光前,

渴望说出难以忘怀的事情。

而无穷无尽的罗纳河和湖泊,

如今我俯身其上的全部昨天呢?

它们将无影无踪,就像伽太基

拉丁人已用火与盐将它抹去。

在黎明我仿佛听见了一阵繁忙的

喃喃之声,那是远去的人群;

他们曾经热爱我,又遗忘了我;

此刻空间,时间和博尔赫斯正将我离弃。


#数个100天 56/100

《夏天的太阳》海子

夏天

如果这条街没有鞋匠

我就打赤脚

站到太阳下看太阳

我想到在白天出生的孩子

一定是出于故意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了解她

也要了解太阳

夏天的太阳

太阳

当年基督入世

他也在这阳光下长大


#​数个100天​ 57/100

《no fear in my heart》朴树

你在躲避什么

你在挽留什么

你想取悦谁呢

你曾经下跪

这冷漠的世界

何曾将你善待

所以你厌恶危险

坠入厄运深渊

输掉一切

你两手紧紧抓着

如同身处悬崖

你小心翼翼地

以为你拥有着

貌似人生圆满

能不能 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 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 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 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Just let time go on

Your kneeling now stand

With no fear in my heart

God comes into my mind

你也曾经追问

然后沉默

渐渐习惯谎言

并以此为荣

因为没有草原

就忘了你是马

你卑微的人生

从不曾犯错的

无聊的人生

能不能 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 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 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 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那才是我

那才是我

那个发光的

那个会飞的

Yo buddy

那个顶天立地的

那才是我

当我一微笑

所有的苦难

都灰飞烟灭

能不能 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 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 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 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数个100天 58/100

《杰克逊高地 》  木心

五月将近

连日阳光普照

一路一路树荫

呆滞到傍晚

红胸鸟在电线上啭鸣

天色舒齐的暗下来

那是慢慢的,很慢

绿叶藂间的白屋

夕阳照射玻璃

草坪湿透,还在撒

蓝紫鸢尾花一味梦幻

都相约暗下,暗下

清晰,和蔼,委婉

不知原谅什么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数个100天 59/100

《桃花庵歌》唐伯虎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数个100天 60/100

《葬花吟》曹雪芹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未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数个100天 61/100

《花》喬木榮

花,我要你开

我要你野蛮地开

我要细细地等你绽放出最美的姿态

独占你整个生命的芬芳

我要你和我一样面若桃花

一样空空如梦

所以你懂黑夜里的舞步

和黎明前的叹息声

花,我不怕你败

颜色枯黄,尸体零落满地

那时我会抱起你

撒进风里

那不是你的心愿吗?

…飞翔

死亡之后的飞翔


#​数个100天​ 62/100

《我在这里爱你》聂鲁达

  我在这里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解缚了自己。

  月亮像磷光,在漂浮的水面上发光。

  白昼,日复一日,彼此追逐。

  雪以舞动的身姿迎风飘扬。

  一只银色的海鸥从西边滑落。

  有时是一艘船,高高的群星。

  哦,船的黑色十字架,

  孤单的。

  有时我在清晨苏醒,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远远的,海洋鸣响并发出回声。

  这是一个港口,

  我在这里爱你。

  我在这里爱你,而地平线陡然地隐藏你。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我仍然爱你。

  有时我的吻借这些沉重的船只而行,

  穿越海洋永不停息。

  我想我已被人忘却,犹如这些破锚一般,

  黄昏时分停泊。

  这些码头显得格外凄凉。

  我对这种饥寒潦倒的生活已经厌烦。

  我喜欢我没有的,你是那么地遥远。

  我的厌倦与那缓慢的暮色在争辩。

  但是黑夜来临,它开始为我歌唱 。

  月亮转动起它那梦一般的圆轮。

  借助你的眼睛望着我,那些最大的星星。

  因为我爱你,风中的松树。

  愿意歌颂你的名字,借助它们那钢丝针叶。


#​数个100天​ 63/100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伤的情诗》聂鲁达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行。

可以写出:比如:“夜繁星满布,

天蓝色,星星们,在远处,颤抖着。”

夜风在空中旋转并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行。

我爱过她,有时她也爱过我。

在那些如今夜一般的夜里我拥过她入怀。

在无尽的天空下我吻过她那么多遍。

她爱过我,有时我也爱过她。

怎会不爱上她直勾勾的大眼睛。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行。

可以想到不是正拥着她。可以感到失去了她。

听到浩渺的夜,没有她更加浩渺。

而诗句落向灵魂如同向着牧草露水落下。

我的爱没能留住她又有什么关系。

夜繁星满布而她没和我一起。

这便是一切。远处有人在歌唱。在远处。

我的灵魂不甘于失去了她。

如同为了靠近她我的目光搜寻着她。

我的心搜寻着她,而她没和我一起。

把那些同样的树涂白的同样的夜。

而我们,那时的我们,现在不再是同样的了。

我不再爱她,肯定是,可我多么深地爱过她。

我的声音曾一直搜寻风去触她的耳。

属于别人。要属于别人了。就像之前属于我的吻。

她的声音,她明亮的身体。她无尽的眼睛。

我不再爱她,肯定是,可也许我仍爱着她。

爱情太短,而遗忘太过漫长。

因为在那些如今夜一般的夜里我拥过她入怀,

我的灵魂不甘于失去了她。

虽然这是她带给我的最后的痛苦,

而这些是我正为她写出的最后的诗行。


#数个100天 64/100

《色彩》闻一多

生命 是张 没价值的 白纸

自从绿 给了我 发展

红 给了我 热情

黄 教我以 忠义

蓝 教我以 高洁

粉红 赐我以 希望

灰白 赠我以 悲哀

黑 还要加我 以死

从此以后

我便溺爱于 我的生命

因为我 爱他的 色彩


#数个100天 65/100

《加德满都的平安夜》笑飞

街上都是人

路上都是圣诞树

赌场的人一掷千金

流浪汉和狗睡在在关门的商铺

到处的人都会向你兜售大麻

很多穿着厚厚的人蹲在街角上卖香烟

车夫躺在三轮车上睡着了

垃圾堆里聚满了各种狗,他们的背都有三十

公分的宽

月亮躲在树后面

酒吧的中国人吸着水烟

星星也不睡觉

直播代购的人还没有下班

小孩子搂着路人的大腿还在乞讨

加德满都的风铃不说话

因为它没有和风约好

而你的心早已出发


#​数个100天​ 66/100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华兹华斯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

忽然间我看见一群

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

在树荫下,在湖水边

迎着微风起舞翩翩

连绵不绝,如繁星灿烂

在银河里闪闪发光

它们沿着湖湾的边缘

延伸成无穷无尽的一行

我一眼看见了一万朵

在欢舞之中起伏颠簸

粼粼波光也在跳着舞

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

与这样快活的伴侣为伍

诗人怎能不满心欢乐

我久久凝望,却想象不到

这奇景赋予我多少财宝

每当我躺在床上不眠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

它们常在心灵中闪现

那是孤独之中的福祉

于是我的心便涨满幸福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数个100天 67/100

《池塘》玛丽·奥利弗

又是夏天八月,我又一次

啜饮日光

荷花再一次铺满水面

我知道它们要的是相互轻触

已经多年未到此处

这期间我继续过我的日子。

像苍鹭,多想歌唱,但只会嘎嘎地叫,

我也希望会歌唱。

哪怕喉咙发出一点点的感谢也好。

事情一向如此,也将继续如此:

一生之中我能感受到幸福,

但那些不开心的事,

我也都记得。

我们每个人都披着阴影。

但是现在又到了夏天

我看着荷花互相躬身,

然后乘着风顺着愿望,

一步步地互相靠拢,

很快地,我将转身回家,

谁知道,或许我也将歌唱。


#​数个100天​ 68/100

《九月》海子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

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鸣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数个100天​ 69/100

《走吧,走吧 ,走吧》李小七

在黑暗中有个温暖舒适的地方

那是我的家

安全,温暖却黑暗,束缚

我总是看童话书

那里面有森林,城堡和迷人的风景

我想出去看看

去森林里探险,去城堡里游览,踏遍迷人的风景

森林里有狼撕裂了我的身体

城堡中有恶毒的皇后,她的诡诈让我难以招架

而迷人的风景,却也遍布着陷阱

我想回家,但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虽然身体残破,但我也经不住远方的诱惑

我想一直向前,没腿就用手一直向前

虽然前方艰险可怖

但我也想历险

我是个冒险者

没有挑战就会感觉了无生趣

我想去更远的远方,去莽荒之地

但有时我还是想家,那个温暖的地方

可是我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我把自己丢掉了

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知是在哪,前方一片黑,也许有点微光?

我睁开眼原来还在荒野里继续前行

走吧,走吧 ,走吧


#​数个100天​ 70/100

《不会说话的爱情》周云蓬

绣花绣的累了吧

牛羊也下山了

我们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 生起火来

解开你的红肚带 洒一床雪花白

普天下所有的水 全部在你眼中荡开

没有窗亮着灯 没有人在途中

我们的木床唱起歌儿 讲幸福它走掉了

我最亲爱的阿姐呀 我最亲爱的妹子呀

我最可怜的皇后 我屋旁的小白菜

日子快到头了 果子也熟透了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 从此仇深似海

你去你的未来 我去我的未来

我们只能在彼此的梦境里 虚幻的徘徊

徘徊在你的未来 徘徊在我的未来

徘徊在水里火里汤里 冒着热气期待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我们的灵魂附体 重新转来

重新转来 重新转来


#​数个100天​ 71/100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玛琳娜·伊万诺夫娜·茨维塔耶娃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馆里——古老时钟敲出的微弱响声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侯,在黄昏,自楼顶某个房间传来笛声吹笛者倚着窗户,而窗口是大簇郁金香。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屋中央,一个彩砖砌的火炉,每一块彩砖上画着一幅画: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而在我们唯一的窗户外,是雪,又一场雪。

你会以我喜欢的样子躺着:慵懒,毫不在意,淡然。一次或两次划燃火柴的刺耳声。

你的烟头闪耀然后转暗,那灰白的烟蒂颤抖着,颤抖着——连灰烬你都懒得去弹落——它自己飞落进火焰中。


#​数个100天​ 72/100

《脉管里注满了阳光》

玛琳娜·伊万诺夫娜·茨维塔耶娃

脉管里注满了阳光,而不是血液,在一只深棕色的手中。我独自一人,对自己的灵魂,满怀着巨大的爱情。

我等待着螽斯,从一数到一百,折断一根草茎,噬咬着......如此强烈、如此普通地感受到生命的短暂,多么地奇异——我的生命。


#​数个100天​ 73/100

《偶然为人》海桑

天地之间

一个人和一个人相遇

这是一件值得珍惜的事

只缘是,岁月悠悠,人生无绪

我们原本是——偶然为人

偶然为人,千年一遇

以后的路还很长

以后很长的路也会戛然而止

所以,我视你为珍爱

让你的笑和泪流在我脸上

在每一次入睡前,捏你的手

说:晚安晚安,梦中见。


#​数个100天​ 74/100

《客栈》鲁米

就像一所客栈,

每个早晨都有新的旅客光临。

“欢愉”“沮丧”“卑鄙”

这些不速之客,随时都有可能会登门,

欢迎,并且礼遇他们!

即使他们是一群惹人厌的家伙

即使他们横扫过你的客栈搬光你的家具

仍然,仍然要善待他们

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有可能为你除旧布新带进新的欢乐。

不管来者是“恶毒”、“羞愧”还是“怨怼”你都当站在门口笑脸相迎

邀他们入内对任何来客都要心存感念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个世界派来指引你的向导


#​数个100天​ 75/100

《 童年之歌》

    彼得 · 汉德克

当孩童仍是孩童,

爱在走路时摆动双臂,

幻想着小溪就是河流,

河流就是大川,

而水坑就是大海。

当孩童仍是孩童,

不知自己还只是孩童。

以为万物皆有灵魂,

所有灵魂都是同一的,

没有高低上下之分的。

当孩童仍是孩童,

尚未有成见,

没有养成习惯;

爱在座椅上交叉双腿,

想到什么就突然跑出去,

头发打着卷儿,

照相时从不特意摆表情。

当孩童仍是孩童,

爱提这些问题:

为什么我是我,不是你?

为什么我在这儿,不在那儿?

时间从何时开始?空间在何处终结?

阳光下的生命,不是一场幻梦吗?

我所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

不是面前这个世界的幻象吗?

鉴于恶与人的事实。

真有恶这回事吗?

为什么,我这个人,

在来到人世前并不存在?

为什么,我这个人,

总有一天不再是我?

当孩童仍是孩童,

嘴里塞满菠菜、青豆、米饼,

还有蒸菜花,难以下咽。

现在,也吃这些,却不再是因为被迫所以去吃。

当孩童仍是孩童,

睡在陌生的床上,也许偶尔会醒来一次;

现在,只会彻夜难眠。

那时,许多人看上去都很美;

现在,美丽的只是少数,全凭运气。

曾经能清晰地看见天堂的样子;

现在,至多只能猜测。

曾经无法想象虚无为何物;

现在,空虚让他害怕。

当孩童仍是孩童,

在玩耍时积极热情。

现在,仍然积极热情,

却是在攸关饭碗时才如此。

当孩童仍是孩童,

对他来说,苹果、面包,就能吃饱。

甚至现在,也是这样。

当孩童仍是孩童,

手里抓满了浆果,并且满足于满手的浆果,

现在,依然如故。

生核桃会把舌头涩痛,

现在,涩痛如故。

站在每一座峰顶,

向往更高的山峰;

置身每一个城市,

向往更大的城市;

现在,向往如故。

够到最高枝条上的树果,兴奋异常;

现在,兴奋如故。

面对生人,羞赧怯懦;

现在,羞怯如故。

一直期待第一场雪,

现在,期待如故。

当孩童仍是孩童,

把大树当作敌人,拿木棍当标枪,投向大树。

现在,它还插在那里,振颤不已。


#​数个100天​ 76/100

《记住》乔伊·哈乔

记住你诞生时的天空,

了解星星的每一个传说。

记住月亮,认识她是谁。

记住日出时的黎明,那是

最旺盛的时间。记住日落

它让位与夜晚。

记住你的出生,母亲如何奋力

造你成型给你气息。你是

她,她母亲,母亲的母亲生命的佐证。

记住你的父亲,他也是你的生命。

记住大地,你皮肤的颜色:

红土地,黑土地,黄土地,白土地

棕色土地,我们是土地。

记住植物,树木,动物的生命

她们都有自己的部落,家庭,历史。

与她们说话,倾听她们。她们是活的诗歌。

记住风。记住她的声音。她知道

宇宙的起源。

记住你就是所有的人所有的人

都是你。

记住你就是这宇宙而这

宇宙就是你。

记住一切都在运动,在生长,一切是你。

记住语言来自于此。

记住语言是舞蹈,生命也是。

记住。


#​数个100天​ 77/100

《春逝》拜伦

若我会见到你

事隔经年

我如何和你招呼

以眼泪

以沉默


#​数个100天​ 78/100

《有时候会掉过头去》海桑

有时候会掉过头去,不再理你,甚至忘了你

并不意味着我不再爱你,不再需要你

而是因为你太过幽暗、深邃,让我无法捉摸

我无能为力且毫无希望,看着你摘走我的心

可你知道我,从来我只想做一个清澈见底的人

让人一看就懂,或者说让人一看就似乎懂

孩子一样简单,没什么思想,却距离天堂最近

但你为何仍然如此吸引着我,让我心神不定

我原以为你我并非一条路上的人

难道我们去往的仍是同一个地方

只是各有其命,各行其是。

等时候到了

就会有人说,说你我本是同一手掌

这一面是我,反过来是你


#数个100天 79/100

《曾经的生活》车前子

当我面对着

一张白纸的时候

我曾经的生活

便在纸的另一面

悄无声息

当我

写下了这一行字

他们已经死去

他们总是

与这世界隔了一张白纸

无论我怎样用力

却穿不过这

薄薄的一张白纸

和他们

握手言欢


#数个100天 80/100

《从你那里过来的这些雨》

昨天晚上还下在你那里的这些雨

今天就来到了这个城市

像是紧走慢走赶了一夜

一大早就敲开了我的房门

在看见它们的那一瞬

我有些吃惊

提速以后的火车也没有这么快啊

两个翅膀的飞机也没有这么快啊

它们是坐着什么来的呢

它们一下子,

就从高山、河流几千里之外的地方

跨了过来

一下子就来到了我的眼前

它们过来,

摸摸我的脸、我的耳朵

我的裙子、我裸露在空气里凉凉的小腿和手臂

它们说着它们的情话

不停地告诉我,

它们都是一路从你那里下过来的


数个100天 81/100

《沙漠》周将

这里荒芜寸草不生,

后来你来这走了一遭,

奇迹般万物生长,

这里是我的心。


数个100天 82/100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作者:维摩禅—伽南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整个宇宙成了你的万有

你会听见下雪的声音

会听见草叶的低语和夜的叹息

你会触摸到无形

以你神奇的觉知

测探心灵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落日才会停得更久

你经常走的路

会突然间笼罩着金色

发现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你每天视而不见的水杯也变得神圣

你会以包容的心慈爱一切生命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河水流淌得更缓慢了

原野中的雏菊开得更加茂盛

窗外的雨声就像天人的絮语

草上的露珠

直到黄昏

还依旧晶莹剔透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时间已停止

你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会发现整个宇宙的奥妙

你不邀明月,明月自上心头

不引清风,清风缓缓吹过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你可以生活在宇宙的任何一处

一个庭院、一间陋室、一杯淡淡的清茶

你会以淡泊的心享受生活的全部

你不用去找伴侣

你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你会喜欢独处

你会享受寂静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你的脚步是如此轻盈

就像蒲公英在空中婀娜

生活变得这样美好

你会发自心底地恭敬万有

你会变得更加安详、自在

心里无有一丝的挂碍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点一盏油灯,

听着天籁之音

对面的花不知不觉中

已经绽然开放

一切是如此的美妙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你的慈悲和智慧油然而生

你的爱就像饱满的稻穗

你只想给予

你的喜悦

就像腾飞的鸽子

溢满虚空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宁静是你最美的享受

寂寞是你最好的朋友

四季变得模糊

你可以在风雨中随意漫步

天地与你同体

万物与你同生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亲爱的朋友

你就会知道

你未曾生 也不会死

你就是宇宙

那一切的源头.....


数个100天 83/100

《在这个世界相遇​》田晓鹏

星月相掩于大海上

微风摇曳

细雨也彷徨

流霞飞舞

群青深处

你我曾相遇的地方

你是否已化作风雨

穿越时光

来到这里

秋去春来

海棠花开

你在梦里

我不愿醒来

每条大鱼

都会相遇

每个人

都会重聚

生命旅程

往复不息

每个梦都会有你

你是否已化作风雨

穿越时光

来到这里

秋去春来

海棠花开

你在梦里

我不愿醒来

每条大鱼

都会相遇

每个人

都会重聚

生命旅程

往复不息

每个梦

都会有你

每条大鱼

都会相遇

每一个人

都会重聚

生命旅程

往复不息

每一个梦

都会有你


数个100天 84/100

▍清澈的诗篇

野马会返回黑夜

人类会返回尘埃

海的巨浪会返回云的悠闲

参天的古树会返回鸟嘴里的种子

细碎的喊声

爱与恨会返回陌路

消失的会返回永恒

春天的丰饶会返回夏夜的风

深秋的朗月会返回寒冬的寂静

天地把沉默的美返回了

每一年,每个月,每一天以及它的每一瞬

如同宇宙会返回神灵的一个梦

浊世加诸于你的苦酒

终究会返回一首清澈的诗篇


#​数个100天​ 85/100

《像这样细细的听》 茨维塔耶娃

像这样细细地听,如河口

凝神倾听自己的源头。

像这样深深的嗅,嗅一朵

小花,直到知觉化为乌有。

像这样,在蔚蓝的空气里

溶进了无底的渴望。

像这样,在床单的蔚蓝里

孩子遥望记忆的远方。

像这样 ,莲花般的少年

默默体验血的温泉。

……就像这样,与爱情相恋,

就像这样,落入深渊。

#数个100天86/108

《当我置身树丛当中》玛丽·奥利弗

当我置身树丛当中,

尤其是柳树还有皂荚树,

山毛榉,橡树还有松木,

它们透露出欣然的讯号。

几乎可以说,每一天,它们都拯救我。

我离希望如此遥远,

心存善意,目光炯炯,

从来不匆忙于世

反而行得缓慢,时常俯身。

在我周遭,树木晃动着叶子

呼喊着:“请静候片刻吧。”

阳光透过枝桠的缝隙倾泻。

它们又呼喊了起来:

“这很容易,”它们说,

“你到访这个世界也可以

这样行事,放轻松,任由阳光

盈满你,然后闪亮。”


#数个100天 87/100

《山中信札》(节选)路也

我要用这山涧积雪的清冽作为笔调

写封信给你

寄往整个冬天都未下雪的城里

我决定称呼你“亲爱的”

这三个汉字

像三块烤红薯

我要细数山中岁月天空的光辉,

泥土的深情

沟壑里草树盘根错节成疯人院

晨曦捅破一层窗纸,

飞机翅膀拨开暮色

世间万物都安装了马达

我在山中行走每次走到末路穷途,

都想直冲悬崖继续前行

我已经为人生绘制了等高线

我有地图的表情……

我想说,那些气喘吁吁的问题,

我都弄明白了

并打定主意向季节学习

抽芽萌长、凋零、萧瑟,

向星辰学习闪烁和隐匿

向地球学习公转自转

最重要的是,

我要告诉你经过了这样一个冬天我依然爱你

在信的结尾

我要用一粒去年的橡树果当句号

落款署名小鼹鼠

我要趁着这山涧积雪尚未融化

快快地把这封信写好

让南风

捎给你


88/100

《我的目光清澈》费尔南多·佩索阿

看的时候,我的目光清澈如向日葵。

我习惯于走在路上

左顾右盼

有时还向身后看看…

每一刻我看到的东西

都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

我善于留心事物…

我能够保持一贯的惊奇

如果一个婴儿能真正目睹

自己的诞生,他将会感到惊奇…

每一刻我都感到自己刚刚出生

出生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上…

我信任这个世界就像信任一朵雏菊,

因为我看见了它。而不是想到了它,

因为思考就意味着不理解…

这个世界的诞生并非为了让我们思考

(思考意味着视力不好)

而是让我们观看并认同…

我没有哲学,我只有感觉…

如果我谈到了自然,并非因为我懂它

而是因为我爱它,至于爱的理由,

就像在爱情中,你根本不明白你爱的是什么

或者为什么爱,以及爱是什么…

爱就是永恒的纯真,

而唯一的纯真就是不思考…


#数个100天# 89/100

《爱过之后 》杰克·吉尔伯特

他凝神于音乐,眼睛闭着。

倾听钢琴像一个人穿行

在林间,思想依随于感觉。

乐队在树林上方,而心在树下,

一级接一级。音乐有时变得急促,

但总是归于平静,像那个人

回忆着,期待着。这是我们自身之一物,

却常常被忽略。莫名地,有一种快乐

在丧失中。在渴望中。痛苦

正这样或那样地离去。永不再来。

永不再次凝聚成形。又一次永不。

缓慢。并非不充分。几乎离去。

寂静里一种蜂鸣之美。

那曾经存在的。曾经拥有的。还有那个人

他知道他的一切都即将结束。


#数个100天# 90/100

《便  条》

维斯瓦娃·辛波丝卡

惟有活着

才能枝叶覆顶,

才能呼吸于沙滩,

才能展翅飞翔;

才能做条狗,

或抚摸它温暖的皮毛;

才能区分什么是痛,

什么不是;

才能深入事理,

闲看风景,

尽量少犯错误。

才能难得地

想起

某次灯熄后的

谈话。

才能被石头绊倒

(仅有的一次),

偶尔淋成落汤鸡;

才能将钥匙落在草丛,

凝眸于风中的火花;

才能依旧昧于

所谓的“要事”。


#数个100天# 91/100

《叽叽喳喳的寂静》顾城

雪,用纯洁拒绝人们到来

远处,灌木丛里

一小群鸟雀叽叽喳喳

她们在讲自己的事

讲贮存谷粒的方法

讲妈妈讲月芽怎么变成了金黄的气球

我走向许多地方

都不能离开那片叽叽喳喳的寂静

也许在我心里也有一个冬天

一片绝无人迹的雪地

在那里许多小灌木缩成一团

围护着喜欢发言的鸟雀


#数个100天# 92/100

《春潭》罗伯特·弗罗斯特

这些水潭虽然深藏在树林中,

依然映出整个天空一碧无限。

它好像潭边花朵,轻颤哆嗦,

也会像潭边花朵,转眼飘逝,

不是顺流而下,沿着小溪大河,

而是缘根而上,带来满树绿荫。

那些树木,枝头紧闭的芽蕾,

将使大地色浓、变成深树茂林。

让树木三思吧,然后使出力量,

把这如水的花,这如花的水

从昨天刚刚融化的雪面上,

全抹掉,全饮干,一扫而尽。


#数个100天# 93/100

《种子的梦想》顾城

种子在冻土里梦想春天。

它梦见——

龙钟的冬神下葬了,

彩色的地平线上走来少年;

它梦见——

自己舒展着颤动的腰身,

长睫旁闪耀着露滴的银钻;

它梦见——

伴娘蝴蝶轻轻地吻它,

蚕姐姐张开了新房的金幔;

它梦见——

无数儿女睁开了稚气的眼睛,

就像月亮身边的万千星点……

种子呵,在冻土里梦想春天,

它的头顶覆盖着一块巨大的石板。


#数个100天# 93/100

《种子的梦想》顾城

种子在冻土里梦想春天。

它梦见——

龙钟的冬神下葬了,

彩色的地平线上走来少年;

它梦见——

自己舒展着颤动的腰身,

长睫旁闪耀着露滴的银钻;

它梦见——

伴娘蝴蝶轻轻地吻它,

蚕姐姐张开了新房的金幔;

它梦见——

无数儿女睁开了稚气的眼睛,

就像月亮身边的万千星点……

种子呵,在冻土里梦想春天,

它的头顶覆盖着一块巨大的石板。


#数个100天# 94/100

回 答

/北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95/100

《在漫长的旅途中​》于 坚 

在漫长的旅途中

我常常看见灯光

在山岗或荒野出现

有时它们一闪而过

有时老跟着我们

像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

穿过树林跳过水塘

蓦然间 又出现在山岗那边

这些黄的小星

使黑夜的大地

显得温暖而亲切

我真想叫车子停下

朝着它们奔去

我相信任何一盏灯光

都会改变我的命运

此后我的人生

就是另外一种风景

但我只是望着这些灯光

望着它们在黑暗的大地上

一闪而过 一闪而过

沉默不语 我们的汽车飞驰

黑洞洞的车厢中

有人在我身旁熟睡


96/365

《每日你与宇宙的光》聂鲁达

每日你与宇宙的光

每日你与宇宙的光一同游戏。

神秘的访客,你来到花中、水中。

你不止是这颗每日被我当成一束花

紧握在手中的白色的头。

没有人能与你相比,从我爱你的那一刻开始。

容我将你伸展于黄色的花环中。

是谁,用烟的字母,把你的名字写在南方的群星当中?

哦,容我记起未存在之前的你。

风突然大叫,拍打着我紧闭的窗。

天空是一张大网,拥塞着幽暗的鱼。

所有的风在这里先后释放,所有的风。

雨脱掉她身上的衣服。

鸟惊慌而逃。

风啊。风啊。

我只能抗拒人类的力量。

风暴卷起黑叶,

捣散所有昨夜仍然停泊在天空的船只。

你在这里。啊,你并没有逃开。

你将回答我的呼喊直到最后

你依偎在我的怀里仿佛受了惊。

即便如此,仍然有一道奇怪的阴影掠过你的眼睛。

如今,小人儿,你也带给我忍冬。

连你的乳房也散发着它的芳香。

而当悲伤的风开始屠杀蝴蝶,

我爱你,我的快乐咬着你李子般的唇。

适应我不知叫你吃了多少苦头,

我那野蛮、孤寂的灵魂,我那令他们纷纷逃窜的名字。

无数次我们看过晨星燃烧,亲吻我们的眼睛,

在我们头上霞光展开如旋转的扇子。

我的话语落在你的身上,抚摸你。

有多么久啊,我爱你珍珠母般光亮的身体。

我甚至相信你拥有整个宇宙。

我要从山上带给你快乐的花朵,风铃草,黑榛子,和一篮篮泥土气的吻。

我要

和你做春天和樱桃树所做的。


97/100

《梦到画中去开锁》商禽

看潘丽红“九七阻绝系列”展

关在门后面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而且都上了锁,

不同的锁锁着不同的门,

门的后面锁着的究竟是什么。

打不开。

那是画中的门画中的锁。

画中的门后究竞锁着些什么。

串成项链的笑声,揩过眼泪的布娃娃?从未拆阅的情书?月光做的果冻?

就连画家本人也想知道。

她每晚作一个梦,

到自己不同的画幅中去开锁而每次都忘了或者拿错钥匙,

等到发觉时闹钟就响了。

门后面锁着的是什么永远没有人会知道。


98/100

《在一个地铁车站》

文 | 埃兹拉·庞德

图/丢丢

这些脸在人潮中明灭

朵朵花瓣落在

湿润的

黑粗树枝上

In a Station of the Metro

——Ezra Pound

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Petals on a wet, black bough.


99/100

《https://wx.zsxq.com/mweb/views/weread/search.html?keyword=我爱你》又夏

周三,下午

很多个夜晚

在人群远离时

我关上所有的门

小心翼翼地猛烈地去拔掉疯长起来的草

它在不适宜的时刻铺盖我

去找你,爱你

这是不能做的事

终于全部清掉这些欲望

就昏睡在自己的安慰里

在清晨草会重新长出来

而我

在无数个夜晚里用尽力气

2017.01.31


【藏诗第100首】

100/100

有一片田野

它位于

是非对错的界域之外

我在那里等你。

当灵魂躺卧在那片青草地上时,

世界的丰盛,远超出语言的范围。

观念、言语,甚至像“你我”这样的语句,

都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鲁米

(20190318-20200210)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