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

今天下了很大的雨,还打雷,很响。每次碰到下雨天,什么都不想干,就在家待着,恰巧今天周六。

朋友说,我也是。

明天还有雨,还可以睡个懒觉,躺床上听外面雷雨轰轰。

但小时候,我是怕雨的。很小的时候,我们家还是土房子,一到下雨天就会漏雨 每次漏雨我都担心房顶会不会塌掉。每次下雨的时候,爸妈又都不在家,就感觉好孤独,好害怕。怕打雷,怕雨水倒灌进屋子里面,怕雨把房顶淋塌。

也有的时候下雨,爸妈都在,即便漏雨,也不会那么害怕,因为天是由他们撑着的。后来,房子换成了砖瓦房,再后来盖了两层的房子。下雨也不再害怕,我们也都长大,爸妈渐渐地变老。

读大学的一年暑假,我和姥姥在家,妈妈下地干活了,因为离家有三四公里,骑车蛮远,就带着饭中午不准备回去的。快到中午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雨很大,雷也很大,风也很大。

但我们吃过午饭了,还不见妈妈回来,就开始担心了。那段时间,我们那一片正流传偷人内脏的说法,在偏的路上被人挖去内脏,然后还挂上点滴,发现及时还能保住性命,发现迟了人就没了。大概一点多的时候,实在坐不住了,我跟姥姥说,我去接我妈。

于是,自己穿了雨衣又多拿了件雨衣,骑着自行车就去了。路上风很大,雨也很大,雨衣根本就不管用,还没走到半道,全身都已经打湿了。

那是一片很偏远的地,方圆几公里都是地,离村很远,下雨天还打着雷去都有点慎人,下的雨还有点大,天空迷迷茫茫的。到了我家的田那里,也不见我妈。我就喊,娘,娘…雨声很大,地也很大,喊了半天也没人应。那是一片棉花地,棉花都长到腰那么高了,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一个人。

快走到地头的时候,妈妈应声了,从棉花行里站了起来,在雨中是那么瘦小。

我心里既有喜悦又很心疼,鼻子一酸,泪水随着雨水顺着脸往下流。

我说,娘,下那么大雨你怎么也不回家啊!

妈笑了下,我以为就下一会呢。

我说,娘,咱回家吧。

我把一件雨衣递给了妈,这个时候妈已经被淋透了,雨衣也就只能起到保暖作用了。

我也在想,雨那么大,雷那么大,风那么大,妈妈是不是在那个时候也害怕了,希望有个人来接她。

我们就骑着车往家走,我在后面跟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时不时地,雷在附近几公里远的地方放闪电,响彻云天,就像在耳边一样。但回去的路上就没那么害怕,想想妈也不会再害怕。

后来雨一直下,一直到第二天,天气放晴。附近一个蚕丝被厂的砖墙在大雨中被风吹倒了。还有国道两边的杨树,刚刚见了茁壮一点的样子也倒了不少。

后来每次下雨的时候,没有更害怕的时候了,只是每每都会想起那一幕,在雨中也有点害怕的妈妈。

我们都已长大,现在我都大学毕业了近10年,虽然家里的条件有了很大的提升,但还没有达到预期,以后的希望就是带着爸妈能多转几个地方玩一玩,让没有见过太多世面的他们去走一走看一看这美丽的花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