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我身骑白马啊,走过你心中

华子第一眼看到这个姑娘的时候,是在丽江的酒吧。

酒吧里的人渐渐走尽了。台上的歌手收拾好琴谱背着吉他离开。

华子看着坐在角落的那个女人心下了然,在朋友一脸会意的笑容中告别,向吧台要了杯酒端到她的桌前。

女人染着红色指甲的手摩挲着杯壁,低声说了句谢谢。

灯光模模糊糊的照在她的脸上,隐约可以见到两条泪痕。

华子顺势坐到了她的对面,

“反正来丽江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你愿意,可以讲给我听”

两个人顺理成章的躺进了丽江的一家客栈里。

房间很妙,头顶着黑蓝色的天空,稀疏的星星忽闪在他们的眼睛里。

女人重重吸了口烟,呛的眼泪掉下来,目送华子穿好衣服离开。

华子在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嘴里吐着烟圈,我试图拿过烟盒,被他夺过来:你还小,别学这些。

我问华子,她没有挽留你吗?

华子笑了笑,既然是一夜情,就不要拖泥带水了。

华子第二次看见她的时候,是在厦门,人言嘈杂的曾垵厝里,人群中华子一眼看到了那个举着鸡翅包饭的苏鱼。

她果然还记得他,冲他招招手,粲然一笑:我叫苏鱼。

在hollys coffee里,苏鱼单手撑着下巴眼带笑意的看着华子,华子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你变了好多啊。

苏鱼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是呀。

阳光照在泛白的海水上荡起一层层波澜,华子觉得眼前的女孩子像个从彼岸走过来的仙子,蒙着淡淡水雾,是露珠的味道。

“我们出去走走吧"苏鱼站起身向外走去。

华子双手插兜跟在她身后,那个时候他不知道,那一走就是三个月。

他们从厦门一路到新疆,在西湖边散步,在华山顶上看朝阳喷薄而出。

华子至今还记得,她端着粥走到他床前,用手轻轻捏住他鼻子叫他起床的早上。在长江大桥上她痴痴地看着带着锈迹的同心锁,最后却拉着他离开的那个午后。

直到在第三个月的最后一天,苏鱼坐躺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从天窗上向外看着,草原上的风吹过来,带着芳草夹杂着泥土的香气,华子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温柔的。

然后苏鱼开口说:我下个周出国。

华子突然一震,张张口又没有发出声音。

“不出意外的话,不回来了。”

“那个瞬间我像是失聪了一样,周围都是嗡嗡声,脑子一片空白。”

华子这样对我说。

“那么,你挽留她了吗?”

华子轻笑了一声,深深啜了口烟,摇了摇头。

华子收到她的最后一条短信,是她的航班时间。

彼时华子正在家乡的西餐厅里相亲。

相亲对象温柔的看着眼神闪烁的华子。

华子放下手机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停顿好久,开口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一个19岁的女孩子,正青春,和一个男人相爱。毅然决然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他。可是生活的残酷总是让她猝不及防的被打回原形。男人的一次次家暴和出轨让她寒了心。结婚两年,这个女人带着刚一岁的宝宝离了婚。

没有读太多书的她到了传说中的疗伤圣地,在丽江的酒吧里,她遇到了一个愿意听她讲故事的男人。她目送着这个男人在第二天清早踏着晨光离开,决定回家重新开始。

老天眷顾,她考取了不错的托福成绩,选了一个不错的大学。前夫的妈妈以要回孙子为条件资助她出国,她看着刚会叫妈妈的宝宝眼泪落了下来。

故事的最后,在她打算跟世界告别的时候又重新遇见了那个男人,她想,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她忘掉一切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了三个月,然后回到家乡带着宝宝离开。

华子的双手微微颤抖,起身说了声抱歉匆忙的大步离去。

从那以后,华子的朋友圈一如往常的晒狗晒风景,只字不提那段过往。

直到和他的上一通电话,我小心翼翼的问起。

他沉默了一会,告诉我,那天他去了机场。

可是却怎么也没找到她。

过了很久,他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但是希望,她会过得很好吧。

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