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剽悍老铁记】“幸福觉醒力:我不再是那个没人疼没人爱的二女儿。”

文 | 江湖姐姐

在《请回答1988》里,德善作为家里的二女儿,经常受到一些“不公平”对待:上要将就姐姐,下要让着弟弟,喜欢的煎蛋让给姐姐,喜欢吃的炸鸡让给弟弟。

终于有一次,德善哭着爆发了,她质问父母自己为什么没有荷包蛋,为什么没有鸡腿……她总结自己是没人爱没人疼的二女儿。

有时候,在小孩子的眼里,吃喝穿玩就是父母之爱的显示器。剽悍行动营老铁兰兰就是这样认为的。

一直以来,她觉得自己就是没人爱没人疼的二女儿,她压抑自己的真实需求,她听话、她顺从、她按照父母的意愿去活,她感觉自己活成了一人的孤岛……该如何救赎?

1

我的生命,只值两个番薯

小时候的兰兰,最羡慕的是姐姐,最想活成的也是姐姐的生活状态。

从小,姐姐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活,而她得按照母亲的意愿活;姐姐可以叛逆,她得顺从;姐姐可以反抗妈妈,她得迎合;姐姐想哭就哭,她得压抑自己。

“学会消化这种落差”成为兰兰整个童年最大的课题。

大部分时候,她都在默默地承受与消化这种落差,所以她看起来温顺、很“乖”、很“听话”,但毫无自己的思想主见。

她把童年里最深情的顺从,最沉默的爱献给了自己的家庭。

这深情的源头来自于送养事件。因为兰兰是广东传统家庭里的第二个女孩,再加上生出来时特别瘦小,家里又很穷,她的奶奶担心养不活,就琢磨着把兰兰送走。

“ 听说啊,当时只要两个番薯,就能领走我了!因我妈的坚持,我才有幸留存在这个家。”

“我的生命,只值两个番薯。”她总结道。

她感激妈妈,在复杂的家庭关系里,从小就把自我收得极小,努力察言观色,活得如履薄冰——

害怕妈妈离得远,害怕门口有陌生人来,害怕妈妈烦她,所以常会搬个小板凳,乖乖坐在妈妈身边自己静静地玩。

父母离开农村,到城里做小生意谋生,她被寄养在外婆家时,依旧十分乖巧到即使出去玩也从不坐地上,不到处乱跑,因为怕衣服脏了,让外婆洗得辛苦。

有时候,面具戴久了,就真长成面具的模样。这个十多年来低眉顺眼、温顺乖巧的女儿,谁说不是真实的呢?但她内心却始终有不开心在,因为总觉得父母家人对她的爱是有条件的,或者说她是被嫌弃的那个。

羡慕姐姐的她说:“最有恃无恐的爱是什么样的,地位最低的我要怎么表现才是对的,又是谁决定我的未来……每每回顾童年,在模糊里,有种心痛的感觉。”

但事情总有两面性,这个温顺听话的女儿,父母让她“好好读书,好出人头地”,她接受了这样简单直接的表达,从学前班开始就特别认真地对待功课:

提前半小时到校,守着开门;

上课专心致志,丝毫不敢说话开小差;

写不完作业,拒绝吃饭;

不用督促按时睡觉和起床;

……

她成为了家长圈里“别人家的学霸小孩”,到后来她也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是家里人念念叨叨的骄傲。

有些人的聪明会让人心生警惕,甚至是不舒服,但是兰兰的聪明让人松懈,因为她从不傲娇,而是始终谦卑,以至于家人认为她有点傻愣傻愣的。

在父母眼里,她是柔弱的,是需要被人保护的,但她却总是想着要保护家人。在她看来,她放低自己,压抑自己,牺牲自己,取悦家人,就是对他们的保护。

自我总要有出口,所以在大学时她去学跆拳道,她尝试接近文学,希望自己能习得“文武双全”,在生活里做到刚柔并济、一张一弛。

但内心与家人隔阂的真正融冰,始于一次家长会。

因为考试总得第一名,作为家长代表,她爸被临时邀请到家长会发言。那天,她爸站到讲台分享时的那种自豪模样,让她一直都铭记在心!

考上重点高中和大学,她妈虽然不当面夸她,私下对左邻右舍却将这个二女儿夸上了天……

大概就是在这些时候,她才转身发现,自己其实是家人的骄傲。

但敏感的她也会想:倘若自己成绩不好、自己不优秀,那么,在父母心里是不是更加可有可无呢?因为成绩好才被夸,这依旧不是有恃无恐的爱。

2

任何人想要扬帆万里,首先需要行动

在兰兰看来,除了从妈妈的生命里诞生,人生还有两次重生机会,一次是找工作,另一次是谈恋爱。

初入职场,兰兰有着初生牛犊的无畏,又有着经济独立的兴奋,她在工作中肯出力,对学生们的状态时刻关心,再调皮的学生她也搞得掂。

在这个有点偏僻的学校里,她几乎把所有精力都花在工作上,单枪匹马战斗,虽然有时很彷徨,但在工作中的主导权,却让她看到了自己能做成事的能量。

找工作让她全盘认知自己,谈恋爱也是如此。

第一次谈恋爱,她发现自己和恋人的相处模式,不知不觉代入了她与家人的相处模式:始终放低自己,始终迁就对方,始终不能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来展现自我。

这样的爱情当然维持不了长久,她渴望爱,渴望被爱,在原生家庭她是默默付出的那个,在爱情里她希望改变,她渴望平等,唯有挣脱。

她身上有很强烈的觉醒意识,会不时去审视自己的生活、工作以及爱情,这让她没那么惊慌,总能慢慢找到与自己和谐的相处方式。

比如,知道爱情中两人不匹配,在没能力调配两人关系时,她选择中断;

比如,知道自己不想局限于一眼望到底的职业和工作环境,她开始寻求突破口。

“可是,我要去哪儿?我要做些什么?进退维谷中,我茫然无措,耗费一天又一天。”

人越长大,危机感越强,自我总想破壳而出,人便会喃喃告诫自己:不可以再拖,再拖下去,所有想要的美好终成泡影。

“在反复的挣扎中,我开始拾起各种阅读,开始学习整理课程,开始接触外界的新事物,开始浏览一些公众号文章。无意之中,我看到了“剽悍一只猫”,开始时常阅读相关的文章,也慢慢地了解读书营和行动营,终于在今年3月勇敢地挑战行动营。”

行动是万能的良药,一切彷徨破局的源头在行动。

与其说是剽悍行动营拓宽了她的眼界,升华了她的人生维度,不如说是行动让她打开了人生的突破口。

任何人想要扬帆万里,首先需要行动。

3

春风一过天地宽,天长地久在眼前

加入剽悍行动营之后,兰兰身上发生了可以觉知的人生变化。

这个过程不是单一的某件事,而是一系列的尝试与突破自我。跟随着行动营的步伐,她开启了自我挑战:

坚持每日一问,逐渐敞开心扉,敢于真实展示自己的抑郁与无助;

在开营仪式唱歌,这是一大突破;

坚持每日打卡,获得勋章,并带动班级取得最早打卡勋章;

获得了行动营plus三大主题营的三次行动之王和积分冠军。

她有很强烈的觉醒意识,有足够的耐心,而信心也在一次次地敢于自我尝试里得到加强。

“我此刻是在缓慢升级的状态,不断地给自己新的挑战,力争看到新的风景。这是我最近的常态,具体而言,主要包括三项:

01 我挑战每天纸质阅读,时常会迸发小灵感,随时都会拿纸笔去记录,这个过程是我从小到大的爱,现在也更加确定和执着了;

02 我挑战情绪的自我调整,开始真切、细致地观察自己,和自己相处,在学习爱自己、挖掘自己的潜能;

03 我培养立即行动的魄力养成,一旦觉察到自己在无畏地消耗能量,没有真正地在干活,就会踹自己一脚,推自己一把。”

她并没有丰富的人生经验,也没有社群经验,但她有强大的适应能力,在生活的小水洼里她是小鱼,遇到了剽悍前行的大江大河,她成长为大鱼。她在行动营像海绵般吸收各类新思潮时,像大鱼畅游见识海底,她的眼界自然得到打开。

加入行动营,这是我2018年,乃至我活着的二十多年来最大的事件!我忐忑地走出之前自己给自己设的困局,也开始明白:一人的孤岛,悬高的幻想,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踏踏实实地活在当下,和频率相合的伙伴一起采取行动,才能找到自己,发现自己与他人意想不到的美好!”

其实生活还是那个生活,只是借助这系列事件,她对事情的观看维度有了不同,她目光着陆点有了更新。

她对父母之爱有了新的“看法”。以前,在她眼中,妈妈就像独裁者,威严而霸道,以至于她害怕去跟她沟通,从而藏起真实的自己。

但现在,兰兰终于有胆子直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会跟父母表达自己的想法。

她形容过去的自己为“自我心智未开化”,现在的她认为:直接的情绪表达其实更有效率,比如像她的姐姐,想哭就哭,想发脾气就发脾气。自己不倒,别人推都推不倒;自己不委屈自己,就没有谁能让自己受得了委屈。

所谓春风一过天地宽,自己成长了,站在更高的维度,对于与父母的关系,与原生家庭的关系,便有了云淡风轻的释怀。她逐渐意识到:

就是自己太懂事,也太想当然,虽然甘愿牺牲自己成全他人,但又期盼被感谢,而他人可能以为我是真正乐意这样去做的,因为我并未真实表达过自己的需求。

我想一个人有过这样的开悟过程,很难变成一个不充满大爱的人。

以前的她是安静的、简单的、传统的、保守的,现在的她依然如此,更添了豁达与懂得,懂得那个时候父母的无奈之爱,也懂得当下父母的期盼之爱,更懂得姐姐对她的霸道之爱。

这个世界,也许没有天长地久之爱,但当我们把懂得融入每一个活着的片刻,当下便是唯一的天长地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选择排序是一种灵巧的算法,但是它的速度不是很快。
    Amica阅读 115评论 0 0
  • 年度关键词:定位、健康、学习、打开 一、习惯 一个习惯要养成,靠毅力并非长久之计。无论多强悍的人意志力都是有限的,...
    跳跳爸读书阅读 1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