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明信片:漂亮女人

手绘:Sister of Svetlana,Ulm

收卡人:王屿(葡·阿尔加维)

寄卡人:Svetlana(德·乌尔姆)

卡片旅程:7天,1958公里

有关明信片:

我一直认为,明信片应保持裸寄传统:右上角贴邮票,右下空白处写地址,寄卡人在左侧写下几行自然的、日常的句子,再投进最顺路的某个邮筒。邮局人员收集卡片,往邮票处重重盖上邮戳。邮戳有简单的,有当地特色的,也有富有纪念的。之后,卡片随第一趟邮车开始旅程。到达收卡人邮箱时,明信片已阅指纹无数,也许遭遇个把折痕,摊满厚厚一层故事。

我收到的卡片大多如此,但也有极个别的例外,比如这张卡片——它是装在信封,穿着“衣服”寄来的。寄卡人貌似想和我玩个什么游戏,还特意往封信口贴了剂英文“鸡汤”:

“Be who you are and say what you feel,because those who mind don't matter and those who matter don't mind. ——Dr. Suess

做你自己,说你所想。在意的人不要紧,要紧的人也不在意。——苏斯博士。”

“说是这么说……” 我对着边上观望的先生嘟哝了一句,“怕只有孩子能做到呢。”

“这位苏斯博士好像是写童话的。” 尼克撇撇嘴儿,“快打开看看是什么。”

里头是一张手绘明信片,用水彩或是丙烯画的。色彩很立体,蓝底衬着红黑色的人物剪影。卡片闻着还有股颜料味儿,看样子是才新画的。寄卡人拿信封寄应该是为了保护卡片的完整性。对此,我很感激。这时,旁边的尼克哈哈一笑:屿,这不是薇薇安和爱德华嘛!我赶紧转过卡片看,背面是这样写的:

“你好呀!

这是来自南德的问候!

认出卡片上这一对儿了吗?是的!他们正是电影《漂亮女人》里的薇薇安和爱德华! 我们也喜欢看电影,也喜欢有关电影的卡片,可这儿几乎买不着电影明信片。所以,我姐们手绘了这张明信片。

我自己也喜欢动手做明信片,材料嘛,用些旧书、旧日历、无纺布和小扣子什么的。

祝十二月愉快呀!再看遍《漂亮女人》吧,总是好有意思的!

Svetlana

2018年12月2日 ”

明信片背面

读完后我很激动。寄卡人用手绘的方式巧妙结合了我在网上透露的“恋人、电影、手工”三类主题的明信片!不过,我并没有提到喜欢的电影类型。真是一场巧妙缘分!

《漂亮女人》是一部1990年的老电影,主演是茱莉娅·罗伯茨和理查德·基尔。电影讲的其实是个很俗套的现代“灰姑娘”的好莱坞爱情故事。女主角薇薇安本是站街女,一晚在街边偶遇迷路的富豪爱德华。薇薇安给爱德华引路去了他所在的酒店,被爱德华雇成“陪伴女郎”。不久后他两人擦出火花,但也都明白只能逢场做戏。薇薇安小时候她做错事被关到阁楼,总是盼望着一位王子能骑着马、爬上屋顶解救她。雇期结束,爱德华尝试挽留时,薇薇安还是离开了。因为她明白,自己的处境并没小时候在阁楼那般简单。毫无意外地,最后爱德华还是手捧鲜花,乘着豪车鸣着喇叭来到薇薇安住处,沿楼梯爬上顶楼表白。解救了“深陷迷途”的女主角。当然,影片的结尾又把观众的美梦拍醒:这样的好事只可能发生在好莱坞!

我喜欢这部电影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女主角茱莉娅罗伯茨。她的大嘴一咧开,仿佛全世界就变得明媚,一丝阴沉都留不下来。当然电影里她不咧嘴时的场景也很出彩:当她在卫生间藏牙线时,被服装店店员赶出时,向酒店大堂经理请教如何使用刀叉时,以及她第一次进剧院看意大利歌剧时(那时她正穿着明信片上画的那套正装),脸上的每个表情转换都能牵动观众的五脏六腑。我更愿意相信,那只是演员孩子般简单的本性出演,为薇薇安那个角色注入了灵魂。我和尼克都很喜欢茱莉娅罗伯茨,她的其他电影例如《诺丁山》、《逃跑新娘》、《蒙娜丽莎的微笑》、《永不言弃》、《饭、祷、爱》等等,我们都会定期温习,尤其是在假期。

“太太,这个假期就重温《漂亮女人》,你觉得怎么样?”  尼克读完卡片,把它递回给我。

“这真是个好主意!” 我接过那张卡片,打开明信片交流网站,给寄卡人发了站内信感谢。接着我查看了对方的个人主页,得知她收藏一切含“女性主题”(包括婴孩)摄影、画作、电影明信片。

今年的十二月格外忙碌。直到圣诞夜前两天,我和尼克才弄好圣诞树,包好给父母和孩子们的礼物。平安夜终于闲下来,两人看了一场老电影。当晚,我给Svetlana回寄了一张卡片。

Svetlana,

你是对的!圣诞假期特别适合再看一遍《漂亮女人》。那么,我借卡片上的小小漂亮女人,祝你和你姐们圣诞快乐!

王屿

2018年12月24日

当然,我坚持不用信封,继续保留“裸寄”传统。让我们祝这张卡片旅程好运!

Lisbon Alfama,1999©2001EDICOES 19 DE ABRIL:19

回寄卡背面以及那剂鸡汤


注释:

1.寄卡人自Postcrossing陌生网友。

2.绘卡人信息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