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世间 身负利器

在人群里会发光

16岁的少女敏敏抱着半边西瓜盘腿坐在凉席上,津津有味地盯着电视里正在播的《倚天屠龙记》,赵敏拿着金毛狮王的一缕头发,在张无忌面前迅速一晃,挑衅地问到,张无忌,你跟不跟我走?张无忌面带难色地回头忘了一眼一身红衣脸色刷白的周芷若,又望了望眼前决绝的赵敏,犹豫再三,回头道,芷若,我以后再跟你好好解释…

敏敏看到此处刷的起身,舀西瓜的勺子一挥指着电视,这个张无忌这么优柔寡断,真不是个男人。话没说完后脑勺就“啪”的挨了一下,老夏摇着蒲扇过来,一把顺走了敏敏怀里的西瓜,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个屁男人。

敏敏捂着脑袋想我当然知道,我要爱上一个男人,他一定是在人群里会发光。

看着看着便笑起来

历史课上老师在上面大讲特讲秦始皇一统六国,周磊在底下唾沫横飞地给敏敏讲秦始皇的传闻野史,讲到秦始皇就是个超级宅男,给自己弄一坑的玩偶手办,还全是男的,口味之重,敏敏“噗嗤”笑出声来,被历史老师当场逮住罚站,转头看周磊早已一副认真听课,事不关己的模样,敏敏偷偷伸出脚去,死死踩住周磊一只脚使劲碾,周磊神情悲壮地迅速塞了颗糖到敏敏手里,以示求饶,敏敏偷偷含嘴里,草莓味儿,这才满意的松了脚。

等到闺蜜林媛都跑来问的时候,敏敏这才知道自己和周磊被传绯闻了,在赌咒发誓以示清白之后,敏敏一声长叹,好不容易传次绯闻,怎么就不能传我和班草呢,林媛一记白眼,美得你。也是,周磊横看竖看,都是默默无闻,人群里一抓一大把的那类男生,怎么都不太符合敏敏心中会发光的设定。

玩笑归玩笑,再面对周磊时,敏敏倒有些尴尬了,不知道该不该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抓耳挠腮了一阵,周磊扭头看了看她,了然于胸地道,夏敏敏,你不会蠢到去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吧。敏敏一听放下心来,知道革命的友谊没有破裂,上课该讲的小话还能讲,该抄的小抄还能抄,嬉皮笑脸地回到,放心吧,我是那种俗人吗。隔了会儿又问到,周磊,我有时候觉得你懂的东西比老师都多,可是怎么从不见你好好学习,考个第一名什么的呢。周磊瞥了敏敏一眼,淡淡地回道,成绩排名并不是我认同的价值标准,这世上追名逐利的人很多,但我认为人生还有很多事情更值得去做,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这是我的座右铭。若是十年后的敏敏,会对这套说辞咬牙切齿地说一句,呸,装。但此时怀揣一颗少女心的敏敏,确实被这逼格满满的架势撞得有点心怀荡漾,再看周磊的眼神仿佛镀上一层柔光,他那一头鸟窝似的乱发,沐浴在教室窗户射进来的阳光里,显得毛茸茸、暖洋洋的,敏敏看着看着,便微微笑了起来。

无处可去的灰心

高三毕业才是年轻人真正的成人礼,好像被解除了封印,少男少女们瞬间荷尔蒙爆体一样地扑向了爱情,连林媛也弃敏敏而去,扑向了班长的怀抱。敏敏惊讶地发现自己才是最迟钝的那一个,那些平常道貌岸然取笑她的人,纷纷早已暗度陈仓。忽然心情微酸地想到周磊,毕业前一天,敏敏把自己精心挑选的同学录递给他,上面有许多粉色的爱心,还有一句箴言,感谢夏日的繁星,感谢冬日的雨雪,感谢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事情,感谢让我遇见你。周磊却似乎完全不为所动,递回来只有两个大字,珍重,力透纸背,敏敏忽然心里涌上来一股委屈,忙转过头抠了抠眼角。

录取通知书来了后,敏敏四处拐弯抹角地打听周磊,居然没有人知道,敏敏想周磊的人缘真是差的可以啊,却接到了他的电话。那天敏敏站在街边等了很久,新买的凉鞋上的蝴蝶结像小兔子耳朵一颤一颤的,然后看见周磊从长街那头走过来,长手长脚的,衣服也穿的宽大,有些略长的头发随着步伐在风里飘荡,敏敏觉得他像一只大鸟,随时要飞起来的样子。

周磊是来告别的,他要去英国读书了,听到消息敏敏楞了一下,心底渐渐漫起酸涩,觉得自己真是土的像个烧火丫头啊,从小到大连省都没出过,英国对她来说远的像另一个宇宙,原来周磊跟她根本不在一个平行宇宙,自己那些渺小的心思,面对如此浩瀚无垠的宇宙,竟生出了无处可去的灰心。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吧,敏敏佯装大方地伸出手去,却忽然跌进了一个怀抱,少年青涩单薄的身体,笨拙的拥抱,撞得敏敏鼻子生疼,再见了,夏敏敏。

倦鸟没有归巢

后来敏敏时常觉得是不是那个拥抱的荷尔蒙气息太强烈,让自己怀念了一年两年三年,偶尔跟周磊视频,一个白天一个半夜,周磊说那边冬天下起雪来特别无聊,像个大农村,周磊说他的韩国室友的特长就是喝酒和泡妞,说这话时他的室友正穿着裤衩在他身后走来走去,周磊说这边食物好难吃,但是悲剧的是他还胖了,周磊说异乡孤独的夜真是难熬啊,孤独得人好像要生病,能跟你说说话真好啊敏敏。第四年敏敏说周磊你是不是不回来了,周磊说,嗯,准备继续读下去。

大学毕业敏敏在家乡找了份的工作,抛弃了专业,可是离家近又稳靠,是份家长满意的好工作,刚刚参加工作的新鲜,和体面的工作环境,让敏敏免去了初入社会职场的颠沛流离,一时竟觉得有些岁月安好。

那年圣诞节的时候,敏敏又见到了周磊,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已经满满是一副高大的成年人体格。他们沿着街边慢慢走着,玻璃橱窗透出温暖的光,映衬得两人并排挨着的轮廓也格外美好,如果他们只是这个小城市里的一对普通情侣,此刻应该讨论些今晚是买菜回去做饭还是去外面吃,这类充满烟火气息的话题吧,敏敏有些沉醉在自己的想象里,忽然天就下起雪来,大朵大朵地雪花飘下来,周磊轻轻拂去敏敏眉毛上的一片雪花,两人互相看了会儿,周磊笑着说,也许我留在这里不去外面也很好呢。敏敏看着这个男人,穿着长长的风衣,没有戴围巾露着冷清的脖子,觉得他像只倦鸟,只是飞累了,而自己却不是他的归巢,圣诞快乐,周磊,敏敏笑着说。

渐渐变得透明

敏敏跟陈凡是相亲认识的,敏敏曾经排斥鄙夷过,最终还是在各路亲戚长辈的关怀中败下阵来,在见识过各种赤裸直白的相亲方式后,陈凡像股清风一样出现了,他骑着自行车带敏敏去兜风,找各种特色小吃店带敏敏去吃,他锲而不舍地问,敏敏,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敏敏咯咯笑着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只是在陈凡精心挑选的场地,酝酿了很久的氛围,在满天星光下吻下来时,敏敏会微微走神,那个人的怀抱应该会有些不一样吧。

恋爱很容易让一个人快乐,他们半夜开着车去山上露营,没选好位置,上半夜山风狂舞,差点把他们连人带帐篷掀下山去,下半夜云开雾散,黑夜里的银河美得像一个传说;他们去游乐场,连坐三遍过山车,敏敏说你敢不敢跟我去蹦极,陈凡说,you jump I jump,两人疯狂大笑。然而若是烧的太热烈,必然很短暂,一旦喜悦褪去,欲望就逐渐爬上来。

敏敏觉得陈凡给她撒了一张很大的网,现在却开始越收越紧,两人玩起了你进我退的游戏,陈凡开始旁敲侧击地试探敏敏,我妈问起我你是个什么样子的女孩,下个月我哥结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你喜欢房子装修成什么风格。敏敏一面退却,一面心怀不忍,陈凡步步紧逼,姿态越来越僵硬,像个溺水的人,只想抓住点什么,抓住点什么。

敏敏觉得自己像是犯了众怒,所有人都在问,你到底想要什么,眼前岁月平淡、衣食无忧,你还想要什么。敏敏回顾自己二十六年来的人生,恐慌地发现她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仿佛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危机,在看起来最安稳的时刻,整个人就这么飘上去了,置身在空白的意识里,渐渐变得透明。

丢了武器的逃兵

周磊出现在这个时候,像是天神降临。他已回国发展,回家的机会多了很多,再见到敏敏时,带着饱满的朝气,他说,敏敏,跟我走吧,来我的世界,他的吻,满是希望的喜悦,让敏敏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他们很是过了一段快活的日子,周磊给敏敏讲述各种在外的经历,讲他曾经在亚利桑那州的一个印第安人部落生活了一段时间,那里的人们给了他一个部落的身份,他白天跟他们打猎耕作,晚上在旷野里栖息,敏敏,我要带你去看看那里的生活,他说。他们抓住一切空闲的时间四处去游玩,他们驱车很远去大理的洱海边发呆,周磊躺在面朝洱海的阳台上看书,敏敏蹲在一旁逗店主养的猫,玩累了便走过去,拿掉周磊的书,两人接起一个绵长的吻。

更多的时候都是敏敏在等待,等周磊什么时候回来,等周磊什么时候有空联系她,敏敏也试图发觉自己的兴趣,但没有什么比跟周磊在一起更有趣了,这感受让她觉得危险,却欲罢不能,像个上瘾的人,渐渐沉溺在欲望和克制的挣扎里。

任何感情都经不起过分索取,天平一旦失衡,就会愈演愈烈。

周磊渐渐开始越来越忙,两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敏敏越来越不满,两人的气氛越来越僵,渐渐演变成无休止的冷战,等待着最终无法忍受的人说NO。

敏敏觉得自己在这场恋爱里丢盔弃甲,像个落魄的逃兵。

失恋的人喜欢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恋爱这个战场,向来有胜有负,如果你总是输得难看,那是你丢了自己的武器。

宛如一次重生

敏敏像只冬眠的刺猬,一边舔舐伤口,一边深刻地反省自己,墨菲定律说,那些你所担心的事情,终将会发生,就像此刻敏敏桌上躺着前男友的婚礼请柬,身边是爱人离去的冷清,电话里是各种亲朋好友的关心和打探,还有长辈以示同情迅速安排的相亲,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他们说。据说事情坏到一定程度就不可能再坏了,敏敏决定辞职。

做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决定有多难呢,事实上,如果你动作够快地迈出了第一步,那些人的吃惊,也仅仅是吃惊而已,毕竟事不关己,唯一的阻力,只是关心你的家人而已。敏敏迅速收拾行装去了上海,借助在好友林媛家里,重拾丢掉已久的专业,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跟着前辈后头去跑采访,只能做些跑腿打杂的工作,每天编辑到深夜的稿件第二天又被毙掉,刚开始的时候还要在电话里跟爸妈据理力争,我不是一时意气用事,我会让你们看到的,从小到大我都是按照你们的要求在生活,可是我真的不开心,我知道现在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再累我也认了。他,我是还喜欢他,可是我到这里来并不是因为他,我们现在没有见面了,可是我不会回去的,爸,就算你不认我这个女儿,我也不会回去的,我真的回不去那样的生活了。

挂掉电话自己默默地哭一场,继续去熬夜赶稿,有时候写着写着就会又突然崩溃大哭,哭完跑去阳台看看这个城市的夜色。大城市自有她的精彩和冷漠,小城市也有她的乏味和温情,可是如果你心里住了一个不肯安息的兽类,就注定无法忍受贫乏的温情,敏敏就是这样攒着一股劲,第一次发现自己身上具有某种力量,这力量让她熬过无数个夜晚,熬过无数场失意,翻腾着,宛如一次重生。

怀揣最锋利的武器

敏敏知道周磊也在这座城市里,可是再没有见过他,敏敏想起那时他们在一起,周磊讲很多事,她便默默倾听,他所说的世界,她向往,却从未经历,带着一颗卑微的心挣扎在自己的困境里,最终失去爱情。她后来决绝的出走,也许只为在这世上获得爱人的能力。

第一次拿到最佳稿件,敏敏跟林媛好好庆祝了一番,两人哭哭笑笑,回忆着翻出很多久远的旧事,这些年一路蜿蜒曲折,敏敏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终于真正有了落足之地,好像武林高手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股真气充盈体内,那种完全感受到自我的存在,让敏敏真切有了活着的感觉,从此不畏过去将来。

敏敏自己租了房子,决定从林媛家搬出去,搬家那天,意外遇见周磊,原来他住的地方,离自己不过两条街。两人像久别重逢的老友,眼里充满了惊喜,但开口只是淡淡的,好久不见。

爱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呢,是你心中有一团坚定的光芒,让你无所谓艰难,无所谓得失,像怀揣着最锋利的武器,少女敏敏闯入江湖,排开一众高手,向心目中的少年走过去,说,张无忌,跟我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惊魂六计之一--笔仙 文章整理:诸一大笑 一、笔仙 爸、妈: 你们好! 出国一年有余,一直没有给你们写过信。你们发...
    可乐薄荷丶阅读 4,308评论 4 6
  • 下午六点半,因为牙痛实在难以忍受,我不得不和女友到桐花路济协医院看牙医。 负么,脸霎时变得惨白,冰凉的手紧紧挽住我...
    尹叶子阅读 126评论 0 0
  • 昨天参加了新励成为期2天1夜的演说成交高手培训,收获满满。 主讲老师谭凯文,是新励成高级讲师,富有激情活力和现场气...
    心理咨询师余煜明阅读 971评论 0 2
  • 我想用最简练的话概括我的故事:孩子爸爸出轨最终离婚,其要求复婚阶段又出轨被我发现打了我。 我觉得,从小我就喜欢被人...
    帅猫猫阅读 95评论 0 0
  • 第二个十天有些不在状态,从迟到的总结就能够看出来了。万幸每天保持的打卡还能拉我一把不至于完全堕落。考后给自己放了个...
    悠里悠哉阅读 15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