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厕所文化”

      看到题目,许多人一定会觉的很倒胃口,没事后面还有更恶心的。厕所,百度解释的很“文明”:由人类建造专供人类进行生理排泄和放置排泄物的地方。厕所的别名很多,从古至今不同,从东西南北来讲也有差异。我就在这里过多地叙述。

早在三千多年前,《周礼》就有记载我国就开始在道路旁建造厕所。《晋书·王敦传》云:“石崇以奢系于物,厕上常有十余婢侍列,皆有容色,置甲煎粉沉香汁。有如厕者,皆易新衣而出。”石崇估计建造了古代 有史以来最“壕”的厕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了清朝,据传盛怀宣为讨好慈禧,特意命人建造了一个奢华的马桶,取名“如意桶”。由此可见,“厕所”文化自古以来就有,并且随着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今天主要聊的是大家经常去的公共场所,而非那些“壕厕”,山西临汾的公厕据说相当气派,奢华,被网友戏称为“五星级厕所”,这属于特例,也不属于今天所聊的话题范畴。其实我这里所说的“厕所文化”并不是指厕所本身,而是那些通过公共场所,方便之际留下来的各种“痕迹”。我不知道国外的公共厕所有没有类似的现象,就暂且不聊他们了。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一书的开头便提到了这种文化现象,主人公王二所在的豆腐厂的厕所墙上,有一个用炭条勾勒的裸体女人,而随着这个女人被画了生殖器官和厂里的女领导的名字,故事也开始得以展开。对于我来说神奇的事情是我也在我大学宿舍的公共厕所里的墙上也看见了有人勾勒的一个裸体女人的线条。我不知道画那个裸体的男生是不是也看了王小波的这部小说,但是觉得可能性不大,相反,我在小说和现实里看到了同样的场景,总觉得是冥冥中的安排。一旦谈到这种命运弄人的话题,总觉得在我的身上有大事发生,过了这么多年,这件“大事”还没降临到我的头上。

有人常说在他们方便的时候常常会冒出来一些“灵感”,我没有看过这种行为、现象是否具有科学依据。群众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有人展示他们的绘画天赋,就有人展示他们写诗的才华,或是热情。有时有些人喜欢写一句,过一段时间,你就会看到其他人补充的下半句(通常看字体不同,来判定并非出自一人之手),并且对仗公整、押韵,不失幽默。这种切磋技艺,吟诗作对的风雅之事在这屎尿之间流转,让我一度认为公共厕所一定程度上是获取灵感,比拼文采,学习文化的好去处,比学校的教室更加神圣。

我上面只提到了在厕所中,群众无比强大的创作天赋,接下来我来谈谈公共厕所也可以让人大彻大悟。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电影《猜火车》里面伊万·麦格雷戈在肮脏不堪的酒吧厕所里方便的时候,不小心将毒品掉到马桶里面。然后,这部电影最经典的一幕出现了,伊万开始将手伸进马桶里牢,最后整个身体进入马桶,然后又游到下水道了。接着出来以后,突然参悟人生,领悟的生命的真谛,开始了另一段新的生活。我打包票这一段一定会成为世界电影史上最经典的厕所片段。也是因为这段让我意识到这是一部充满灵感、智慧、和力量的电影。主人公通过污秽的厕所而开启新的人生历程,而我国古代的大哲学家庄子也会说“道在屎溺”。

由此可见,虽然大家时常强调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但是也有一些文化是世界人民所共有的,比如这里的“厕所文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