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剪去的青丝

岁月减去了我的青丝,也减去了她的青丝。

                                            ——题记

                        (一)

那年他七岁,上午一家刚刚搬来,下午,父亲带着他去理发,见一楼有一家,便就近敲了门,开门的是一个体型微胖的女人,她很年轻,也很漂亮,说话也很轻,见了他们有些诧异,随后说了一句,进来吧。

她的家里很安静,也整洁的很,进入一个小小的房间,才找到,那是她理发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桌子上整齐的放着理发的工具,他没有在地上发现一丝头发,他与父亲都很惊讶,不由得心中怀疑这里是理发的地方吗。他坐在了那个巨大的椅子上,她把椅子调高。

“理个毛寸吧”,父亲说。

那个女人说,哦。

随后便夸了一句,小孩长得真俊俏啊!

他心里暗暗的高兴。

“你们是新搬来的?”她说。

他嗯了一声。

她说,我说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父亲问,看你挺年轻,怎么干起了理发……

随后,她惭愧的说,以前不好好读书,逃学,早恋,高中毕业后,没几年,便和学校里的对象结了婚。进入社会,才发现,什么也干不成,便学了一门手艺谋生。

想来那个女人不过也二十几岁。

父亲问,那丈夫呢?

她说,唉,这几年还好,向家里借了些钱来和另一个人租出租车。我一个人没事干,便在家里开了个理发店。也能赚一点小钱。

他装成大人的模样,长长的“哦”了一声。

那个姐姐笑着对坐在椅子上的他说,以后,做了邻居,还请多多照顾啊。

他说,嗯,一定一定。

理完发出来,风一吹,只觉得,瞬间精神了许多。

就那样,大抵每一次都去她那里理发,是邻居,也是老顾客。

                      (二)

他十岁那年,她生了孩子,但她停业了几个月又开张了,他去理发,一进门,她便拉着他的手走进了卧室。

他问,姐姐,她是……

她炫耀的说,可爱吧!这是你的小妹妹。

他说,哦,你也有女儿了。

她说,你看,她冲着你笑呢。

……

走到椅子前,她说,还理毛寸?

他说了一声,嗯。脑袋里幻想着妹妹长大后的样子。

                        (三)

那年,他十四岁,已然是初一了,在上楼时,让她拉进了屋里。

他忙说,姐姐,我头发不长。

她说,啾啾有些题不会,快教教她。

他说,姐姐不是说上过高中吗,怎么来幼儿园的题也不会了。

她尴尬的笑着说,这不是忘了吗。

他在一边教着啾啾做题。

她在旁边默默想着,还有一年啾啾也上小学来吧。

想着想着,她一拍他的肩膀,说,呀,你已经搬过来七年了吧。

他想了想,哦,好像是。

                    (四)

那年,他上了初三,寒冷的雪花就这样漫天起舞,天还未亮,便骑车去往了学校,一条没有路灯的道,便只能靠着微弱的月光前行,那般刺骨的冬风一直刮着,刺穿了他的身体,却没有刺穿了他的困意,有时一眨眼便向着哪棵路边的树飞去,大抵他从小骨头硬,但自行车却快要散架了,她见了,非要把她老公的自行车给他,说,放着也是放着,他也不骑了,还不如给你骑了。

他随她慢慢的走向了地下室,打开铁门,看到了那个展新的自行车。令他奇怪的是,上面竟然没有一点灰尘,大概,她老公经常擦拭它吧。款式有点老,却依旧掩盖不了那散发的光芒,她说这车虽然老了,却结实的很,高中时老公一直骑着这个来接她上学放学,那时老公还很年轻……

他骑上了这辆自行车,也放慢了速度。他知道,她给他送来的,不只是自行车,还有安全。

在人山人海的校园里,他的自行车与他人的格格不入,但他心中却格外神气。

                      (五)

踏入高中,他住了校,半个月才回一次家,但还是去她那里理发。刚上楼梯,就被啾啾拉进了家里,说,哥,你看你头发都成什么样了,长的都炸毛了。

他说,我兜里没有钱了。

啾啾说,不怕不怕,赊着。

其实,他不想理头发,他模仿哪个男明星的发型。

他刚坐在椅子上说,姐姐,咱能不理毛寸吗?

她说,那理啥?

他说,理个……的发型。

她说,他呀,你也喜欢他?

他说,我只是喜欢他的发型。

她说,他都不是学生了,等你不上学,想理啥都行。

他不说话了。

许久,她说,这么要好,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

他脸红的忙说,没有,没有。

她笑着说,哎呀,脸红什么,谁还没有青春啊!快!说说,那个女孩好看吗?有我年轻时候好看吗?

她这么一说,他更加脸红了……

                    (六)

高考后的那个夏天,他落榜了,一个人默默的在楼下的台阶上发呆,正巧赶上了啾啾上楼梯,哥,咋不上楼?

他说,我想坐会儿。

啾啾上了楼,不一会,她走了过来,咋了,闷闷不乐的。

他说,我没考上。

她说,没考上,明年再考,这有啥伤心的。

他说,可是,我不想念了。

她着急的说,可不敢放弃啊,我当年就是年少,放弃了,没复读,你看,现在只能给别人剪头发……

他说,剪头发,不好吗?你收我为徒,我以后跟你……

她说,唉,能坐车,谁又想在雨天骑自行车,能住自己的房子,谁又想租那冬不防寒,夏不避暑的房子……

他回到了家,第二天又回到了那所学校……

                        (七)

大抵因为长年在外地,很久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了,二十六岁的他觉得,虽然混的不好,也该穿的体面些,回家给父母买一点东西,那个冬天,大雪纷飞,人们赶着回家的火车票,他也跻身于人海,千辛万苦脱朋友的关系买上了票,坐上了回家的列车,望向窗外纸一般纯洁的世界,手里攥紧了买的年货……

回到楼下,手变的颤抖,心跳的飞快,让一下,一个女孩说。

哦,他挪了挪位置。

你不觉得,你长得特别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哥哥,那个女孩瞅着他说。

啊!叶雨哥哥,那个女孩喊道。

“你是,哦,啾啾啊!”他惊讶的没有认出来。“呀,都长成大人样了,上高几了?”

啾啾说,你看看你,几年不回来了,我都上大学了。

他说,哦,都上大学了,考上哪所学校了……

啾啾说,叔叔阿姨不在家,先来我们家剪个头发吧,你看看你,什么发型了,流里流气的,来让我妈给你重新剪个帅气的。

进了门,他赶到了前所谓的温暖,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啾啾喊道,妈,你看我带回来谁。

话音刚落,她转过了身,他有些不敢相信,她瘦了很多,头发也白了许多。

“姐姐。”他小声喊道。

“小叶。”她放下了手中的剪刀。

他说,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

她问,这次剪个什么发型。哦,我知道,是哪个明星的来着?

他不好意思的说,还是理个毛寸吧!

她说,你看看也长出白头发了。这几年,在外面没少吃苦吧!

他说,哦,你也头发白了许多。

她笑着说,不知道晚上好像一夜之间就白了。

过了许久,她说,唉,再过几年都当奶奶的人了,头发能不白吗?

他问了一句,我在这儿剪了多少年头发了?

她停下来手中的剪刀,二十来年了吧……

他看了看她脸上的皱纹,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是她还年轻……

                      (八)

岁月如一把剪刀,青丝一根根落下,白发一根根附上。走了一圈,终究还是回到了原点,却还是不免想起我们年轻时的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