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Goodbye,郑州

今天,昨天,昨天的昨天都是心情沉重,苦闷啊,如同火山翻滚着岩浆却又不能喷薄而出,炙热的烈焰在焚烧着我的心。-------我想说点废话。

春天来了,我看到那颓废坍塌的楼的废墟中探出一个小草,是啊,春天真的来了,但是老王走了,但是春天不还是来了吗?我努努鼻子,让春天的气息也点燃我沉寂许久的生命。是时候出发了。

一路向西,寻找阿流,正巧,小四正迎面而来。
“小飞,正要找你呢。我们是不是该出发去南方了?” 小四说。
“我正要找你和阿流呢,也想说这个事情。已经开春了,我们是该出发了。你找阿流了吗?我们明天或后天就出发吧,先去新乡那个货运站,然后想办法混到车上。”
“阿流我已经找过他了,我们也是这么想的。那个货运站我们之前已经踩过点了,混进去不难,但是我们怎么知道哪辆车是到广州的呢?”
“这个你俩不用担心,我还是读过几本书,认识些许字的,‘广州’这两个字我还是认得的。”
“好,那我们就后天早晨出发去新乡吧。我去告诉阿流去。”
“嗯,不过明天我们需要收集一下吃的东西,到广州的车要跑两天的。”
“对的,对的。我这就去找阿流!”小四说完就飞奔离去。
“后天早晨,等超市边上的早餐摊收摊的时候我们在那里集合。”我大声的喊道。
“好

就要离开了,郑州沙门村,这是我流浪生活的第一个落脚点儿,就要离开寻找新的世界了。激动吗?兴奋吗?害怕吗?不舍吗?是的,所有的问题的答案就是肯定的,这似乎是矛盾的,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循着胡同慢慢走着,我来这里虽然不过下半年,但是我已经熟悉这里每一个角落了,我嗅一下路拐角的石头的味道,带有我得气息,我又对着这块石头洒上一片我得气息,这个石头已经没有机会浇灌你了,我们要再见了。我也熟悉里这里的很多的人,比如超市早餐摊的那对夫妇,我们的早餐很多就是他们给的,真是一对儿善良的夫妻啊,又比如菜市场卖鱼的许大叔,三四百米我都能嗅到他那满身的鱼腥味儿,还有卖肉的“郑屠户”,虽然他只卖肉并不杀猪,但我们都称他为“屠户”,每次都拿着刀吓唬我们,就怕我们偷的肉似的,真可恶啊,但现在看他一点儿也不可恶了,每次看他的小孙子放学回来都会喜笑颜开。嗯,现在我看到他那胖胖的身材竟有一种萌萌的喜感。离别真是神奇啊,能改变很多很多固有的看法。“孤蓬万里程”前的亲切感的涌现吧,以后大家再也难以相见,都是脑海中的画像了。

刚如春的晨风还是有些凉的。路上的人渐渐地少了,我听到“嘚嘚嘚”高跟鞋急促的奔跑声,这个长发的女士你是要上班迟到了吗?祝你好运!超市的早餐小摊儿已经收拾了,我这里等着他们两个。我到前天我曾看到的那颗小草,没想到隔一天不见你都又长高了两寸了,春天空气中到处都是催化剂吗?你怎么长这么快!不到一刻钟,阿流与小四并排而来。
“出发吧!”小四高兴地说。
“可爱的小草,再见了,老王我们走了,郑州再见了。”我心中默默地说着。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带着我的行囊北上新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