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读《闲情偶寄》(2)

词曲部上,结构第一

1.作者撰写词曲部之缘由

以我论之:

文章者,天下之公器,非我所能私;

是非者,千古之定评,岂人之所能倒?

不若出我所有,公之于人,

收天下后世之名贤悉为同调。

胜我者我师之,仍不失为起予之高足;

类我者我友之,亦不愧为攻玉之他山。

持此为心,遂不觉以生平底里,和盘托出。

并前人已传之书,亦为取长弃短,别出瑕瑜,

使人知所从违,而不为朗读所误。

知我,罪我,怜我,杀我,悉听世人,

不复能顾其后矣。

但恐我所言者,自以为是而未必果是;

人所趋者,我以为非而未必尽非。

但矢一字之公,可谢千秋之罚。

2.文章结构的重要性

至于结构二字,

则在引商刻羽之先,拈(nian)韵抽毫之始。

工师之建宅亦然。

基址初平,间架未立,先筹何处建厅,

何方开户,栋需何木,梁用何材,

必俟(si)成局了然,始可挥斤运斧。

倘造成一架而后再筹一架,

而便于前者,不便于后,势必改而就之,

未成先毁,犹之筑舍道旁,

兼数宅之匠资,不足供一厅一堂之用矣。

故作传奇者,不宜卒急拈毫,

袖手于前,始能疾书于后。

有奇事,方有奇文,未有命题不佳,

而能出其锦心,扬为绣口者也。

尝读时髦所撰,惜其惨淡经营,用心良苦,

而不得被管弦、副优孟者,

非审音协律之难,而结构全部规模之未善也。


我所理解的这两段话的大概意思:

1.

作者以坦诚之心著文章,功过是非留于后人评定。

2.

写传奇(剧本、戏曲创作)就像工匠建造房子,必先设计好图纸,哪里建厅,哪里开门窗,必须在动工之前想周全,不能建好一屋,发现影响后面的布局,又把建好的拆毁,这样费时费力又费钱。

写小说亦如此,动笔之前应列好提纲,人物,事件要考虑清楚再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