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悲痛:时代并非不容文学,文学正在日渐边缘化

这些年,匆匆忙忙间写了很多字。

当然,距离心中的目标还是有点距离的,不仅是字数上的距离,更是水平,内容,以及价值。

这些年要靠文学,靠文字吃上饭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不仅是我,一些大作家也深有同感。

小到蒋方舟口中的“文学边缘化”,以及最近在看的一本《张先生说》的作者张五毛也有提及,更大的人物偶尔也能通过媒体,通过一些综艺,有所了解。

至于我,更多的是亲身经历。

想写自己的东西,可是,写着写着又底气不足了。没人看,自己也不甚满意,不敢辞职自己创作,兼职也很难养活,找个文字的工作,要求的也是市场价值,讲究的也是“短、平、快”。

所以,显然商业才能够养活我。

有时候觉得挺悲催的。

喜欢的东西,只能独自享受,给别人的,却是自己打心眼里觉得不是特别好的东西。

当然,也有人说,你可以把自己觉得好的结合时代需求去做呀。

轻飘飘的一句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了。

“时代在变,文学已经边缘化。无论个体如何努力,读者远离文学阅读的现状都无法改变,至少在短时间内,看不到改变的希望。”

这是张五毛先生在书中的一段话,深以为然。

就拿身边的人来说,还有几个愿意花钱买文学书呢?就连工具书都鲜有几个人愿意花钱去买,花时间去读就更假了。

当然,时代也在更新同步着,这不,现在不用你用眼睛看了,可以直接下载个APP听,听书总相对来说轻松多了吧?

可即使这样,又有几个人愿意听文学呢?

现在的人手机里装满了各种诱惑你打开的APP,完全可以让你不用思考,不用费心,尽情享受快乐,享受着这世间的美景。

从另一个方面说,这何尝不是反映了文学的边缘化,以及时代的需求,人们的需求呢?

一方面是缺什么,另一方面是需要什么。

可是,这两方面都鲜有对文学的关注。

甚至,你随便问一个人,文学是什么?他们多半会觉得是老古董了吧。

再说说现在的孩子,别说文学了,就是故事书都还得挑着来,再加上网络小说的流行,市场的刻意营销,各种APP的诱惑,谁愿意去触碰真实,谁愿意去思考?

但是,写作,终归是要给人看的,终归是要与读者完成共鸣,才有意义。

孤芳自赏,或者自我满足,就没必要成书了,毕竟自娱自乐的方式,谁又能说非得让别人跟着自己一块儿呢?

于是,就可以轻易地发现,现在的公众号,杂志,各大媒体,发布的内容大都是大家喜见乐闻的资讯,文笔,文风,或者是内容,真实感,这些都不重要。至于文学,文学是啥?

或者说,去哪找文学,谁还去找文学?

所以,能说啥呢?

与其说这是文学写作者的损失,倒不如说这是文学的悲痛。

时代并非不容文学,只是文学正在被这个时代所遗忘,边缘化。


易谬

2019年05月于厦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